香蕉與德國的不解之緣

Posted on Updated on

眾所周知,德國人最能喝啤酒,還嗜食土豆和豬手。然而實際上,比利時人的人均年耗啤酒量比德國人多30公升,俄羅斯人的人均年耗土豆量比德國人多20%,至於對豬手的熱情,中國人也遠遠高過德國人。鮮為人知的倒是:人均年耗香蕉量,德國人在世界上首屈一指!

德國人不僅愛吃香蕉,而且還獨一無二地將其視為“繁榮昌盛”的吉祥物。沒錯,不少國家把本國的名山大川、異花奇草、珍鳥怪獸作為民族的象徵而引以為榮,但本土根本不長香蕉樹的德國如此看重香蕉讓人多少感到不可思議。

說到德國人鍾愛香蕉之因,也許可追溯至上一世紀。原來,當英國、法國、西班牙、葡萄牙、荷蘭、比利時等歐洲國家相繼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盛產香蕉的熱帶地區擁有殖民地時,德國人作為“遲到的殖民者”還不曾擁有一塊“熱帶殖民地”。於是在英、法、西等國從自家的殖民地掠來香蕉美美地享受之時,香蕉 對德國人來說仍是可望不可及的“夢中美味”。直到西元1884年德國也開始擁有一塊出香蕉的“熱帶殖民地”後,德國人的夢想才變成了現實。據悉當年,一家人圍坐在火爐邊啃吃這種“黃金般的尤物”,就被德國人看作“家庭富裕”的標誌。

然而好景不長,德國人有幸大吃香蕉的歷史僅僅維持了幾十年便匆匆結束了。據說,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另一個起因是德國被控掠奪了其他殖民國家的“香蕉資 源”。由於一戰最後以德國落敗告終,香蕉在德國又一次成了珍品。在此後的幾十年裏,不論在魏瑪共和國還是在納粹德國時期,香蕉與平民百姓無緣,而往往只是達官貴人家中的奢侈品。不難想像,在德國人心目中,香蕉在很長一段時期裏簡直成了“富貴”乃至“特權”的代名詞。第一任聯邦總理阿登納甚至把香蕉形容為 “經濟繁榮的晴雨錶”,其地位還高於馳名世界的大眾汽車。

而在東、西德把德國分為兩半的漫長歲月裏,較為富裕的西德人大吃香蕉常常使得較為貧窮的東德人眼饞得不行。誰也弄不清楚每年過耶誕節前,從西德地區寄往東德地區的包裹中夾帶了多少萬噸的香蕉。在1989年柏林牆終於被推倒之後,東柏林市郊通往奧德河畔的法蘭克福的大道旁,以香蕉此吉祥物為名的旅社、 酒吧、商店比比皆是,而且門前都矗立著用黃銅鑄成的香蕉模型……

另一個故事:

而1989年11月9日周四晚,柏林圍牆倒下,但由於當年資訊不發達,很多西德人到翌日仍不知道,只見大批東德人駕車駛進來,搶購他們甚少吃到的香蕉。

圍牆倒下前一晚,東德政府宣布放寬簽證限制,但由於是深夜時分,電視台未能及時報道。住在距東德邊界僅50公里的漢堡居民上床睡覺,想著明天上班和周末的事,絕少人知道,翌日會是一個不平凡的周五。

翌日,漢堡和東德邊境附近的西德城巿居民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大班衣著破爛的東德人,開著破爛的汽車,穿街過巷搜尋香蕉,嚇呆了不少人。

為慶祝車德解放,有西德人甚至買香蕉免費分給東德人,香蕉成為東西德人的見面禮。

東西德的統一曾經給德國經濟帶來一定的波動,但不論在上升期還是蕭條期,香蕉的消耗量一直在與年俱增。這是因為,對德國人來說,香蕉的含義不僅僅是一種水果,而且還是一種意味著“招財進寶”的“福物”呢!

繼續閱讀: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內部編)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外部編)

廣告

2 thoughts on “香蕉與德國的不解之緣

    […]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內部編)香蕉與德國的不解之緣 Share this:TwitterFacebookLike this:LikeBe the first to like this post. […]

    […] 首頁虛幻的青鳥相冊文件庫影畫廊 «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外部編) 香蕉與德國的不解之緣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