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補習風氣到教育意義

Posted on Updated on

在香港,學生補習幾乎成為了一種必然,無論中學生、小學生,甚至是幼稚園學生都要補習,最近連大學都有補習服務了。補習名師利潤豐厚,一年收上上百萬計,個別甚至上千萬,就算只是小有名氣,收入也十分可觀,足見學店發展的蓬勃。就為什麼補習成風?或是說為什麼要補習?我想這與港人的習性與有重大關系,教育制度亦是一個關鍵。

從前日本人認為要達到成功,個人修為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學習知識和技術,在社會上各施其職,流水式生產就是,國家繁榮就是個人光榮,故日本的教育就是不停地灌輸知識,學習不同的技藝,教學偏重填鴨式教育。因此,日本有一種補習模式,就是街知巷聞的「公文式」。學生不用完全理解一門學術背後的意義,教育工作者會將它設計成形形式式的題目,教他們如何拆解,只要學生逐級逐級把題目做熟,自然就可以無意識地把問題解決,達到所謂的理解和運用,故學習進度異常地快,尤其適用於考試上,可說是一種無腦但高效的教學。

回到香港,成功的定義是完成所有課程,得到學位,升到大學,認為這樣就鐵定得到比一般人好的待遇,進而較輕鬆地得到更美好物質生活。要達到這樣,唯一方法是通過考試。不過,學校的辦學宗旨不只是讓你通過考試,而是全人發展,並不保證你所得到的所有知識都能應用在考場上,是否有用全憑自己的分辯。要在考場中脫穎而出,破解考試法則成為了港人心目中的最佳方法。通過補習,學生得到了最實用的技巧,最精簡的知識,足以應付公開考試。學店的教育模式,往往能讓學生以最輕鬆的途徑知道他們在應考時所需要知道的。

問題是,補習真的是必要的嗎?其實它某程度上是一種「促進性條件」,使你更易掌握知識,根本和老師的存在一樣,最終能否吸收到,全看你的悟性。事實上,只要你有恆心讀書,配以香港豐富的資源,根本可以無須補習而取得一切知識。可是,很多香港人真的不願學習,沒有興趣學習,補習對他們來說是逃避教育制度的方法,得過且過而不至於考得太難看。此外,香港人是很被動的,平日幾乎沒有任何動力促使他們自發地學習,但試不得不考,肥佬更是影響終身,所以要靠補習來強迫自己學習。很多香港人更是對學習有一種惰性,也很恐懼,他們不希望花時間深究制度上不要求的東西,更害怕自己走在錯誤或多餘的道路上,而補習提供了最短和方向正確的學習道路,所謂正確的道路,就是不偏離考試的方向。

我並不是完全否定補習的功用,正如一開始所說,它能促進學習,因為你可以利用補習優化自己的學習效率,解決一些學科上的問題,提醒你一些以為自己已掌握但實際不是的概念,亦有機會激發自己的學習動機。我們要考慮的是值不值得花錢來得到這一項「幫助」——有時「免費」的學校教師也能解決你的問題,過多的幫助也可能會成為一種依賴,又變成「無腦學習」。

現在學生鋒湧去補習,是無可厚非的,這也和教育制度有關,原因很明顯,因為現行的教育令競爭激烈,一場公開考試足以決定整個人生,當中亦帶有一些社會因素。香港是一個講制度、講機制、講效率的地方,信奉功利主義、效益主義和拜金主義,希望一切是流水式的、可控制的,加上殖民時代的管治模式,一個嚴格規範的教育制度應運而生。課程範圍是鎖定的,好處是確保人人都接觸過一定程度的知識,缺點是彈性不足,無法依從學生實際需要。有人對學習感到沒趣,有人跟不上課程,靠補習救命。制度又著重分辯人才,精英經層層篩選而出,要上大學必先打倒一個又一個的敵人,勝則平步青雲,敗則一無所有,補習猶如一種秘技,付出更少,收獲更多。密集的課程和公開考試控制了一切,自己的努力是必須的,但未必違致成功,補習則提供了額外的彈藥。教育,似乎已經外判給這些學店。

教育就是應付考試嗎?顯然不是,但教育制度似乎要把它扭曲成是,變得愈來愈功利,沒能通過考試,前路多數會比較艱難,社會不會輕易選中你,你在社會中的流動會比哪些高等教育出生的人慢。要得到較好的對待,「玩贏」考試這個遊戲規是不二法門。補習似乎成為了一種必須,因為不補習的話你能在試場上打倒對手的機會就小了,就如窮困的人要有成就一樣,不是不能,但輸了起跑,跑也未必及人快,機會小了。考試成敗關乎一個人的一生,誰不能不對它全神貫注?

有人認為教育的意義在於建立豐高偉績,或分辯人的能力優劣,那並不完全正確。教育的意義不單是傳授文化知識,還是建立人們的心靈,以正確的態度處世和建立人生,正常的教育是傳道、授業、解惑,學校必須要將這三點做到,而補習只做到授業而不能教會學生立身處世。所以,單靠考試決定一個人的優劣並不全面,亦不利全人發展,更會把學生引向功利。當功利蓋過一切,人們的理想就會被扭曲,只追求最大的物質利益,人生腐化得猶如行屍走肉,為錢而活就是我們的「美好前途」嗎?我們要走在生物文化層,還是更高的價值層?

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

韓愈—《師說》

又有人認為沒有通過正式教育,也能有前途,李嘉誠就是實例。這點我不否認,但他在數十年間走了比循正式教育更苦的道路,五零年代他每天工作16小時以上,晚上還要自修學習,走了痛苦而漫長的道路才達到今天的地位,付出的比任何人都多,以功利主義來評價,他實在走了很多冤枉路。要是他當年可以順利完成教育,他的致富之路會不會更順利呢?或是簡單一點,一個窮困人家的子女,要是沒有被教育過,他的前途是美好的機會有多大呢?甚至,他對人生會不會有另一種看法呢?教育,總是步向理想和美好前途的最佳途徑,正所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只是,我們必須要循標準的途徑去接受教育嗎?起碼在香港是有需要的,一個完成預科的人和一個在中五轉讀高級文憑畢業的人,哪個的認受性會較大?很多時都是前者,但香港的教育制度成功讓學生踏上非常美好的道路嗎?又不是,過於殘酷的考試和教育制度扼殺了追求的自由,製造了激烈的競爭和差距,有教無類並沒有實現,無論教育和社會都有數之不盡的不平等,身在其中你不接受就會落後、被壓迫,後段的路途沒有那麼美妙了,真是矛盾。

接受教育固然能大程度上豐富我們的人生,不過又因為一個過度規範、標籤和殘酷的教育制度,使教育的意義受到扭曲。為生計、為前程,我們被迫屈服於制度的規範,融入了功利的風氣,缺乏對理想、對人生的反思機會。學店教會我們如何應付考試,教不會我們何謂人生的真義。

要讓教育變得更有意義, 我認為理想的景況是寬鬆教育,給予很大自主性,同時要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引發學習的動機,亦要令老師成為一個可敬的職業,使老師教得有心,學生有足夠的學習機會。考試不能主宰學生,不成為標籤,只作為一個參考,學生可以自由地追求知識而不受太大的限制,社會不扁低、拋棄「考試低能」。無論你如何起跑,跑得比人快還是比人慢,都能被平等看待,能公平地向理想進發,以及建立無憾的人生。

芬蘭是一個成功的地方,芬蘭的教育擁有很大的教學自主,寬鬆、平等的學制,但人們依然擁有高度的知識,甚至不少人精通多國語言,為什麼?全因他們推崇教育,每個人都珍視學習的機會,而又不被制度阻礙。有教無類和因材施教切實實現了,同時社會亦平等看待所有人。你在起跑時落後並不重要,人們會扶你一把,你有自由和時間,不受社會壓力,只要有心,到後來總會讓你走到同一陣線上。

可惜的是,要在香港推行這種模式,短期內似乎並不可行。港人走的不是人文主義,而是功利至上、追求效益與實利,社會以成績作為最高的指標,社會階層分流與流動的關鍵。有些家長不明教育本義,部分學生未有學習熱誠,又有教師無心教學,社會以成績看人。一旦教育大幅度寬鬆化,學生會否珍視教育?社會又如何適應新的運作模式?最大問題還是香港人的價值觀。香港的教育從實際上要何去何從,還要進一步的探討。

有些概念可能未清楚表達,歡迎指出問題,共同反思

參考資料:

三三四奪命版

廣告

One thought on “從補習風氣到教育意義

    2012年結、感言及展望 « 青鳥脈博 said:
    06/01/2013 at 下午 8:06

    […] 從補習風氣到教育意義 1,276人次 我可以肯定,閱讀這篇文章的人都是為了交功課!它甚至被轉貼到Yahoo!知識。不過很令人慚愧的是,這篇文章其實寫得非常拙劣,文筆差不在話下,寫的時候不論觀點還是概念都十分不清晰,純粹是因一時之氣而寫,整個論述只能以差劣形容。雖然最近對文章做過輕度修改,理清部分概念,但仍然是劣文一篇,真的不知多少人被這篇文害了…… 瀏覽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