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生畏的一天

Posted on Updated on

一:急難先鋒

乘邨巴到荃灣剪髮,順道四處逛逛。前面明明是綠燈,但車子忽然在路中心停下,不知何故。這時,消防局外紅燈左右交替閃爍,紅色摺閘迅速地打開,警笛大作,全局三輛消防車同時衝閘而出,橫越寬闊的馬路,威風壈壈的。可是,見到消防車上眾人都臉露凝色,心情頓時冷卻下來。

轉入西樓角路,藍光閃曳,又有一輛警車和救護車正在奔馳,緊張感隨之再度上升,看來有大件事發生了,大家似乎都有同樣的感覺,眼神跟隨著它們的路徑,見燈過燈,見車過車,不過當車了停站,大家再沒有機會追蹤了。

欸!怎麼直行了?原本應該轉入眾安街,車子竟然沒有左轉而直行到大河道,大家都非常驚訝,有人馬上舉頭望出窗外,有人站了起來看看車子開行方向,有人更大聲問司機所謂何事。最後車子繞了個大圈從兆和街駛回眾安街,迷底終於解開,原來所有消防車都停在眾安街入口處,青山公路方向入口都封死了。很自然地大家都仰頭上望,奇怪地,消防車停泊位置附近都沒有任何煙霧、火光,亦似乎看不見有人危坐天台,一切似乎很太平,大家自討沒趣,都帶著疑惑的腦袋安定地坐回下來。

到底是火警、跳樓,還是誤報?就不得而知了。

二:荃城之圍

狼狽的人們

那是在瀑布下的荃灣,剛從三聯出來,眼前的景象把我嚇呆了。15分鐘前後猶如是兩個世界,這一刻, 悶熱的氣氛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正在傾倒而下的瀑布,原本熱熱鬧鬧的街上,現在已經被雨水大軍侵佔,變成一片汪洋,可憐的人們只得聚集在中間空矌的天橋兩端,或躲在我身處的這個位於露天地段中間的小小避難點,動彈不能。

突如其來的大雨,殺所有市民一個措手不及,少有幾位勇敢的人一鼓作氣,衝到天橋上,但單是踩進水中所濺起的大量水花已經令他們狼狽萬分。可是,趕著回家的我,仍然覺得前面這不足10米短路,即使雨再大也不會有很大問題,所以仍跟隨他們衝出去。不過我想我真的錯了,這短短兩秒鐘的路程,已經令我從上至下全身濕透,現在所感受到的這場豪雨,實在比當年黑色暴雨下無傘送外賣時還要可怕。事實上,這場持續近一小時的大雨,雨量達100毫米以上,而且全香港只有這一區有這樣的大雨。

雖然成功上岸,但在這車站天橋上也不太好過,雨水過多以致橋頂和排水管都無法承受,雨水嘩啦嘩啦地從雙行兩橋中間橋墩的排水管頂部湧出,灑落在兩橋上和下面的行人道,真替橋下的行人憂心。這天橋的防護實在是完敗了,頭頂仍有點點水兵滲透,轟在大家頭上,走到荃灣站A出口,我更發現敵人不單是從天上而來,還從地下夾擊,路旁的溝渠嚴重倒灌,把整個出口都幾乎浸沒,人們只得閃閃縮縮地從旁邊一條狹窄的生路突圍,似乎香港引以為傲的排水設備都難以抵擋這場豪雨啊!

幾經辛苦終於登上小巴,但敵人似乎沒有放棄攻勢,除車輛都要涉水而行外,車頂還不停轟轟作響,彷如成千上萬的暴民要把車頂打穿似的。前路茫茫,縱使水潑奮力驅走雨水,但情況依舊,擋風玻璃前仍是一個連綿不斷的水幕,窗外能見度也只有短短數十米,司機叔叔只得著皺著眉頭,小心翼翼地慢行。來到海邊,眼見青衣已被水霧淹沒,碧海被染成泥黃,讓人霞想這孤島是否已被吞噬呢。

即將下車了,似乎又要狼狽,幸好今天穿的是波鞋,跑也靈活一點。雨水大軍你這次突襲十分成功,看著大家狼狽萬分,你亦應心滿意足。

後記

又一次引證一個道理
文章是要親身經歷過事實,有強烈體會,才能寫得好,寫得滿意、滿足
什麼修辭都能在無意識間寫出
而且最好是隨想即寫,所以手上最好有一本記事簿,或是一部平板電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