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長跌死,責任誰屬?

Posted on Updated on

日前一名雞苗運輸工人危坐中環行人天橋抗議,一名警長在企圖爬上天橋時不慎墜下,傷重不治。事件引來社會極大迴響,傳媒竟見走向兩極。明報、蘋果、經濟等報章將矛頭指向示威者,更數激進抗爭的不是;陳偉業、東方則趁機將責任推向周一嶽,指警長跌死是政府態度所致,但其實大家都犯了同一種邏輯錯誤。而信報的評論,本人則比較同意。

執法人員殉職責任是否在於當事人,要視乎他的行為是不是惡意危害他人,就如警察捉賊時被擊斃,道德責任就落在賊人上;如他捉賊時撞柱死亡,則賊人並無道德責任,而兩種情況下警員皆是光榮殉職,因其盡了自己本份。08年香港舉行奧運馬術賽,獲約旦公主親臨出席,當時有一交通警員於護送時發生交通意外殉職,我們會不會怪責約旦公主來港?我們顯然不會。為什麼這次發生同樣性質的事件後我們會有完全相反的看法?無他,純粹是因為這次的處境是在一場較激進的抗爭當中,大家的著眼點都落在激進的示威行導致悲劇發生的主觀原因而非客觀原因。主觀來說,警長是因為有人示威而被迫執勤所以觸發悲劇,而事實上是警長是因天雨地面濕滑而失足墜下。如果這次事件改成某人企圖跳樓,警員企圖上前勸阻時失足倒下,評論相信又會截然不同,可是這個情況的性質和今次事件完全一樣,都是相同人物、故意進行、自我威脅、無意傷害他人、有礙公眾安全……

至於示威者的行為方面,他這種示威方式是有其正當性的,不是犯罪也不是不道德行為。工人是在一般途徑下求助無門,也沒有得到合理回應,才迫不得已危坐示威,這是《基本法》所賦予我們的示威權利,也是我們面對社會不公的最後合法手段,我們應當要維護他們。警方封路、消防開墊,就是在維護此一人權。在文明社會,我們是要理解此激進行為背後所帶出的社會問題,而不是怪責他們作出此類行為破壞社會秩序。在警長跌死一事上,示威者並無故意害死警長,亦非他的失誤,純粹是陰差陽錯所致,並不存在示威者危坐導致警長跌死之合理邏輯,示威者就無道德上的責任,他承認錯誤就是出於人性的表現。如果我們要防止事件再度發生,要做的不是阻止此類示威行為,而是進一步改善對示威者和公眾的保護措施,信報所提到的警員裝備和行動程序就是例子。

亦有人認為如果周一嶽願意接見該工人,他就不會危坐天橋,該警長也不會跌死。此一推輪,將責任推向周一嶽,同樣是一個謬誤,他的行為對於事件的觸發極其量是一個不可預測的遠因,更不是必然導致事件的原因。從來沒有一個道理是他不接見工人,就會害死其他人,正如你在家中點香,也不一定會導致火災,只是危機稍高一點,難道我們因此就嚴止點香嗎?我們只須在點香時多加注意安全便可。再說鄰居投訴香為他們帶來厄運,更是荒謬,其關系毫不直接,也無從預測,局長就是受如此謬誤攻擊。

周一嶽該不該接見工人,根本與警長跌死毫無關連,而其拒見工人這行為的正當性和需要性上乃屬後話。他在處理雞販問題上或許值得商榷,有需要反思為何會發生危坐抗議這事,但在警長跌死的事上,他實屬無辜。陳偉業和功夫茶如此立論,抽水而已。

是次事件,我在此向死者及其家屬表示哀悼,死者奮不顧身爬上天橋企圖調停事件、保護市民生命,實屬光榮。而這次純屬一場始料不及的意外,並無任何可預見的人為因素導致意外發生,故沒有任何人需要負上刑事或道德上的責任,大家都是受害者。抗爭行為的價值也不應因此而受到否定。

延伸閱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