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案盲掃—我們要限制什麼?

Posted on Updated on

今天肯定是烽火連天的開始,先有林端麟接任唐英年出任政務司司長,再有外傭官司勝訴,一清早香港四處就鬧得熱哄哄,香港人進一步陷入對立,失去應有的討論態度,以恐慌和辱罵面對問題。

外傭居港權案,比起林端麟接任有更大爭議,它的影響力更深遠。我想看待這單官司,不是著眼於「外傭應否得到居港權」或「外傭得到居港權,香港會點」這類問題,還要看法理、權利、外傭實際狀況等問題,重新審視我們的人口政策。

讓大批外傭得到永久居留權,相信大多的市民都會不同意,因為香港承受不了,資源被他們分薄,但這是反對這單官司的理由嗎?司法機關不會為香港制訂人口政策,只會為政府的政策評定是否合乎法理。由此至終都不是說,外傭官司一旦勝訴,數十萬的外傭就會自動取得永久居留權。他們只會得到申請權,與其他外地人看齊,這是消除工種歧視,並糾正它與基本法的衝突。原訴人在港工作二十多年,一家大小皆於香港生活,子女於香港出生,受香港教育,全部都完全融入香港的生沒,難道就因為他是一位家傭,他就連被考慮的資格也沒有嗎?外地人來港升學可以申請,工作可以申請,為何做家傭就不可以?

官司只裁定外傭於香港工作,應可視為通常在香港居住,這是非常合理的,他們在香港過著正常的生活,有著一般人的生活,不是單純的勞動力,和其他外勞分別不太大。而這就代表外傭住滿七年就可以取得居港權?非也,他們還要符合「以香港作為唯一居住地」這一點,當中申請人需要證明要有足夠能力應付香港的生活,家人皆居於香港、有慣常住所等等。而案中原訴人一家在港生活,以香港為家,居住和生活多年,就是最佳的證明。那其他外傭呢?他們一定有證據證明自己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他們又有沒有經濟能力應付香港高昂的生活成本?可能入境處審批不嚴格,隨便搞搞就能成功申請,可能有中介幫手就能瞞天過海,不過那是行政上的漏洞,是要政府自己修補、嚴謹把關的,不能以此為禁止外傭申請的理據,因嗑廢食。

就算部分外傭也合乎這個條件,又代表他們必定會申請嗎?香港人認定外傭是「質素低」的賤民,來香港討吃的,鐵定要留在香港搶香港人利益。而事實上,大多外傭的家室、親朋戚友皆在家鄉,心在家鄉,帶著工錢回鄉可以買屋買地安穩過活,為何要留在香港受人冷眼?在香港生活又真的比家鄉容易嗎?存心來討著數的,亦不用來苦等七年,政府亦有責任防止這種事發生,到頭來要求和真正得到永久居留香港的人,又會是如政府所說的五十萬那麼多嗎?

香港人再討厭外來人口,再怕港人利益被瓜分,亦不應要求法庭判外傭敗訴,以民粹操控社會,排除異已,視法治如無物。因為的確是政府做法理虧,錯不在司法。有這樣的危機,香港資源或許負擔不來,作出限制也尚算合情合理,只是不是限制申請權,不是限制某工種、某種族這些帶歧視性的規範,作出限制不代表要扼殺別人的供獻,忽略這些人的實際情況。或許法律不合時宜,未能顧及香港整體利益,或許基本法製訂未夠周全,那就循立法途徑修改;入境處未有嚴格執行法規,為引入外資就忽視審批條件,那就改善行政程序。外傭假若得到資格申請,是世界末日嗎?如果政府仍然用于腐的辦事方式,錯誤解讀判決,船頭驚鬼船尾驚賊而鬆手鬆縳,那就是了。

外傭得到永久居留權後會造成什麼問題,如何解決,是要大家討論得出適當政策,而不是在申請權這個沒有法理基礎的事宜上一刀切禁止外傭申請。我認為政府應該適當地調整人口政策,在合理和有序的程序下處理外地人申請居留權的個案,同時維持應有的社會公義,合乎法理,不要因為別人的身份而給予不平等的對待,更不要以為自己土身土長就要優先享有一切資源,忽略那些為你貢獻的人。制訂和執行或許困難重重,需要多加努力尋求可行辦法,卻不是逃避、自我保護、作帶歧視性的規範。

延伸閱讀:

香港獨立媒體—把「道」與「理」也掉棄後,香港還剩甚麼?

中大學生報—民粹夠了,外傭居港有幾好?

香港獨立媒體—被偽造的對立社會

左翼21—外傭永久居留權是文明社會的基礎(每週左左你)

我們累積了一班本來有資格申請居留權的人,今天閘門一開,人們就把他們當成洪水猛獸,當初堵塞的水成了今天的洪峰,故人們棄盡道義都想將這道門重新鎖上。其實香港人怕的不是養不起外傭,他們根本不需要我們供養,而是怕外傭把我們所享有的特權分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