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夜毅行(下)

Posted on Updated on

天文公園座落在水上活動中心旁邊的一小角,中間還被一片沙地阻隔,實在毫不起眼而且荒涼萬分。開閘進去,卻發現其實不太冷清,觀星用的圓型座椅上 已經有著兩三對男女,遠一點有個令人安心的更亭,年邁的保安正在裡面收聽著香港電台,新聞報導告訴我們現在已經是十二點了。再往前一點的草坪上,一大群露營客把地面鋪得水泄不通,整晚卻沒有多少人走過出來,剛才的路人亦漸漸離去或回營,保安也關門入眠,教人得個孤獨。

喝不醉

從入口到營帳群,公園一共分成三個區域,第一區豎立了四支望眼鏡,不過還不會用。第二區是幾個圓形的臥椅,第三區就是一些天文展品。我們躺在那些臥椅上,如咸魚般在上面急。靜止下來,失去熱血的加護,的確非常寒冷。寒風刺骨入肉,雙腳亦不太好受,即使穿上厚靴長襪,腳板仍被凍得僵硬。保持清醒的方法,就是喝酒。說起上來,那些酒的確不錯,雖是啤酒,卻具有淡淡的紅酒味,另一隻傳說中的「精液水」,是混了蘇打水的淡伏特加,味道亦十分清新。躺臥望著滿天繁星,品著美酒,實在賞心悅目。美中不足的是營地的射燈從沒關閉過,無形的猛獸吞噬了西方半邊天,想不到來到極東還是避不過它。不過總體來說,這個平安夜仍是十分平安而祥和,沒有喧鬧聲,沒有汽車聲,沒有閒雜路人,只有寂靜、星光與同伴,彷如世外桃源,聖潔而安祥。

當初為何想要來呢?早在兩個月前已經開始計劃,本來是要露營的,就在近東壩那邊的白臘營地,不過因為某些原因,最終無法實行,就改為行夜山了。堅持要來西貢,是為了完成燊仔的心願,夜晚行山、看星看日出都是他發夢也希望著的事。即使我擔心危險,也培同而來;即使家人強烈反對,家家也盡力遊說,為的就是不讓他失望。

除了劈酒、觀星,也做了些尋常的事。玩玩紙牌,談談心事,抒發情緒,也是十分愉快。之後取出平板電腦,看了《三個傻瓜》,正合此時此刻。這電影一直都未有完整看完,今夜一盡,實感受良多,裡面很多事情都值得我們深思,不單是教育的意義,還有人生應所追求的事物為何,絕對值得眾人細看。家家在此時刻不勝寒風酒意,昏睡不起,實在可惜。

凌晨近四時,準備重新上路。氣溫只有八度,風勢比之前凌厲,路程是剛才的一倍,但仍無阻我們向目標前進。沒有射燈,沒有月光,前方比上來時更加昏暗。時而上斜,時而下坡,道路九曲十三彎,令人迷茫。還是星空好安慰,北斗七星橫空展現,指引著前路。忽然,遠方路上有一點光閃爍著,是什麼呢?有人在那裡?不可能,它是固定的。是東壩?更不是,我們起行才十分鐘,這實在摸不著頭腦。光芒漸近,發現原來只是修路的警號燈,在路上,有很多燒烤爐、洗手間、水龍頭都被圍起待修,有些下面是個大坑,令人不敢深究。走到半路,終於看見白臘營地的岔口,只見一條異常狹窄的小路旁豎立著一個刻上「白臘營地」的木牌,路的兩旁被密林包圍,猶如魔幻世界的入口,旁邊還有一個被重重圍起的碩大深坑,真是令人不寒而悚,慶幸我們沒有在這裡紮營,下次要來還是在西壩元五墳安紮好了。

比起令人擔憂的黑夜,更重要的是意志上和體力上的挑戰。稱上毅行,需要的當然是毅力,這一夜共花了十三小時,路計起來也走了五小時,雖然五小時對行山來說不是太長,不過晚上走就不同了,體力在早上已消耗一大截,睡意亦會隨時襲人,要堅持走下去有一定的難度。晚上行走,警覺性亦要大大提升,正因視野短而暗,更加需要一眼關七,警覺任何不尋常事物,要處變不驚。

破邊洲的雲霞

一個碎石地,一支巨柱,是什麼呢?回過神來,不知走了多久多遠,只覺前方漸漸空擴,北風此起彼落,電筒往前一照,反映出一片湛藍,那不是什麼大海,而是藍色工字錨形石,那是用來紀念當年興建萬宜水庫殉職的工人,這也代表著我們來到東壩了!這裡也非空無一人,一班小領袖正在這裡集訓,井然有序地在壩上列隊,向迎面而來的凜烈寒風下達戰書。我們自問沒有如此精力,走了十多公里路,橫越了一個晚上,倦意終於在最後的時刻襲來。我們就躺在壩尾的涼亭裡,欣賞山崖大海之美,等候即將到臨的晨光。

這裡也是地質公園的一部分,棕灰的火成岩壁被削成千把刀仞,海角被怒海霸力劈成兩半,成為有名的破邊洲。外海風高浪急,唯獨中心有一輕舟乘風破浪,增添不少詩情畫意。旭日初昇,卻隱沒於雲霞之中,使天際變成一塊彩紗。漁船若隱若現,載浮載沉,仍然堅毅不屈,最終衝破怒濤,向大浪灣奔去。

沒能看見日出固然失望,但有此美景亦已足矣。往前再行還有浪茄,那裡水清沙幼,是個怡人的海灘。再走會上到西灣山,從山上俯瞰海灣,景致更勝一籌。只可惜一夜的毅行已使我們身心俱疲,無力繼續追尋了。呼叫的士,循原路疾奔而去,以另一種方式回顧,為自己所踏下的足跡驚訝、歡歎。

聖夜毅行,穿越了黑暗,見識了自然之力,使人更加堅毅,經歷刻骨銘心。此刻我們心中可能只有驚歎與激動,但它定必影響深遠。今夜踏出幼嫩的一小步,卻是生命中非凡的一步,它將會被熔鑄成命運的一塊里程碑。

〈完〉

廣告

2 thoughts on “聖夜毅行(下)

    christy said:
    31/12/2011 at 上午 9:20

    好熱血呀你地@@
    我一直都好想試露營同夜晚行山,
    一定好正
    不過飲酒唔係會令身體的TEMP.流失得快D咩?
    ANYWAY,如果有機會我都好想去:P

      虛幻的青鳥 responded:
      31/12/2011 at 下午 2:19

      其實係嫁,咁諗唔到用咩理由咪寫保暖lo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