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核勝訴不等於政策合宜

Posted on Updated on

終審法院對單非孕婦分娩收費有了最終的判決,有人說判決合理,認為對單非孕婦收費合乎社會需要;有人說不合理,認為法庭沒有作出公道的裁決。不過這兩種意見我都不能認同,因為這對法庭的功能都有所誤解。

對於法庭的判決,本人認為是合理的。司法覆核的功能是評定政府政策是否合法和程序是否適當。對非本地孕婦收費,是政府既有的權力,也是人口政策的一部分,在醫療資源緊張之時透過調整收費以達到減少不必要的服務,阻止非本地孕婦生育以控制人口,這些舉動都是合法的,政府可以應香港情況阻止雙非來公立醫院生育,同樣也可以限制單非在港產子以減輕醫療系統的負擔,政府按需要調整人口政策就是它的本份。

不過,在三權分立下,政策好壞從來都不是法庭考慮的因素,即是說縱使香港人普遍認為限制單非在港生育並不合理,政府不按民意行事,法庭也不會干預,法庭只確保政策不越過法律的底線,例如人權,但公院收費未有開天索價,根本還沒差到剝削單非生育的權利,就算事實上單非是受到重大阻礙,也是因為內地中介所造成的,和政府政策並無直接關係,法庭判政府勝訴完全依據法理,並無不妥,有問題的只是這政策的認受性。

有人說單非家庭本來明白在港生育困難,食得咸魚要抵得渴,不要既了解又反抗,這也是完全錯誤的。要知道存在不等於合理,法庭判政府勝訴,只代表這政策在原則上合理,法律上政府有權實行,卻不代表政策在實際上是完全合理妥當,單非孕婦亦非要當作非本地孕婦處理不可,政策的適當與否事實上要由公眾來評定,法庭無法越俎代庖。這些在判辭當中都有所提及,卻被很多人忽略。而我認為向單非孕婦收取較高分娩費是不妥當的,中港家庭情況和雙非截然不同,他們和香港有直接的連繫,其丈夫絕大部分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於香港生活,他們享有本地人的待遇是合理不過,同以雙非標準看待他們,並不公道。因為有個內地太太,就要淪為二等公民,失去部分福利,但配偶是外國人,或是丈夫是香港公務員,反而就沒有這項懲罰,這樣太不合理吧?

他們是無辜受害的,政府當初也無意限制他們,怎能為也行政方便而秧及池魚呢?雖然政策並未剝削單非生育的權利,實際效果卻是單非受雙非壓制,中介開天索價,床位難求,他們不該面對此危急處境,政府貪一時之便,最後他們迫於無奈硬闖急症室,反而從另一方面增添醫院壓力,也是政府樂見的嗎?還是儘快將他們分開處理吧!

在單非這個問題上,司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它的職責只確保事情合乎法理,並不在乎決策優劣。解決這件事道理上的問題,最正確的方法還是從行政和立法方面著手,盡力達致雙非、單非分開定義和處理,令單非得到更合理待遇,才能體現公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