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是少數派的權利

Posted on Updated on

「民主是兩隻狼和一隻羊投票決定午餐食什麼,而自由就是一隻武裝的羊反對這次投票」美國革命領導人,甚至被美國人尊良另一位國父的富蘭克林,一語道破了民主自由的其中一個真蹄。弱勢和小數派應當有權反對民主暴政,他們的意見應當受到尊重和回應,更何況這次反對的一方,並非處於絕對的弱勢。

政府提出的替補機制在群眾的反對聲中落幕,為保面子卻又提出限制議員辭職後6個月內不得重新參選,法案前天進入二讀。人民力量發起「拉布戰」,提出1306項修訂,以拖延惡法通過。不過二讀未正式開始,1300多項修訂還未帶到議事堂,議會已率先因出席人數不足法定的30人而被癱瘓,昨天大會已鳴鐘23次,一共花了超過3小時召集議員開會,昨天更是一開場就人數不足,最終流會,條例要重新排期再審議。

拉布,是在民意代表性低下的議會中,議會反對派在極具爭議的議題上為捍衛民眾立場所作出的一種極端而合理的手段,透過拉長議事時間,一方面讓事件繼續發酵促使社會進一步表態,另一方面給予議會多數派更大的壓力,使他們作出妥協,甚至迫使議案撒回。這種行為的正當性應按情況界定,一般而言是少數派發動才是合理,多數派發動則是打壓和多餘。當議會逆民意而行,或在反對聲音高漲下仍無動於衷時,拉布彰顯作為不容忽視的反對派立場,並有效地給予議員壓力,讓他們知道,無視社會聲音為議案護航也是要付出代價才可實現的。現在建制派挾議會凡事保皇,無視50萬以行動支持公投的人,無視21萬人要求撒消替補機制,無視6成市民反對任何形式替補,執意支持修例,當然不能讓他們那麼輕鬆地回議會花半分鐘按個制就凌架民意。明知議案在建制派護航下必定通過表決,也要出力反對,捍衛廣大市民的立場,最少也令建制派知道無視反對派也需要堅守其崗位,出席會議護航到底。在這情況下拉布絕不是搗亂議會,而是行使議會小數派反對的權利,更何況反對修例的人絕非少數,反對派的意志絕不容忽視和架空,發起拉布抗爭就更加正當。

立法會行比例代表制,就是要將不同派別的聲音按民意比例帶到立法會,使他們也能有反對和牽制多數派的權利,如果連如此溫和的反對聲音也容不下去,那倒不如以後恢復勝者全勝的單議席單票制,由多數派完全控制議會,他們話一就一,話二就二,議會就運行無阻,同時體現民主暴政。

說到流會,是拉布戰的重要一步,只要流會,議案就要順延一段時間才能再度審議,將議程拉至最長,好讓議題繼續在社會發酵,期間其他議案亦能繼續審議,對議會的影響也能稍稍舒緩,並給予政府更多時間考慮推後甚至收回議案。不過,泛民區區23人是無法促成流會的,因為他們並不佔議會的半數,只有佔37席的建制派離場才能引起流會,因此流會令到當天其他議程齊齊順延的責任當在建制派身上。本來,只要大部分建制派出席會議,沉著氣聽泛民肺腑之言,議案定能順利通過的,那當建制派也缺席時,又代表著什麼呢?一是他們也不重視議案,議案根本沒有迫切性,就不該為修例護航,二是他們沒有盡其議員責任,只求按制走人,拒絕討論和恥聽,無心議政,隨意走堂失蹤,兩者都是建制派的無恥。

雖然這次拉布的公義程度不比高鐵那次高,但仍有需要,始終選舉制度事關重大,有殺傷力的必須反對,無殺傷力就更絕不應為意氣而修改,拉布就是要代表市民堅決反對任何收窄選舉權的修訂,而這批市民為數不少。總的來說,本人原則上支持這次拉布,只可惜拉布未開始建制派就先自斃,使拉布的訊息未能有效傳達。

廣告

One thought on “拉布是少數派的權利

    2012年結、感言及展望 « 青鳥脈博 said:
    06/01/2013 at 下午 8:07

    […] 拉布是少數派的權利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