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與世界翱翔

Posted on Updated on

單機了兩年Flight Simulator,日前終於膽粗粗咁走入網絡飛行的世界,一探與世界各地玩家互動的模擬飛行,過程有點蝦碌,但總算成功踏出網絡飛行的第一步,非常興奮。

第一次正式連上Vatsim,就遇到特別的事,唔知應該叫好運定係點,今日正正係汶川大地震5周年,大陸Vatsim搞活動,港澳台都有飛友響應帶貨飛投奔成都,飛機流量比我平時「偷窺」所見多左好幾倍。

不過第一次連飛,就無謂參加活動搞亂檔,都係揀返條最熟既香港到台北既航線黎飛。

飛奔成部,暖送四川
飛奔成部,暖送四川

其實係今次之前兩日,就已經係vatsim飛過一轉,但非常尷尬的,原本以為兩個地方無空中管制人員上線,就可以隨便飛,實情係要監視通用頻道,同其他玩家用文字協調,就咁乜都冇理就飛左呢轉。更糟糕的係,唔知連線軟件個天氣系統有問題,飛得愈高空氣反而愈熱,又唔熟自己開緊架MD82,架機又設計到好真實,搞到爬升到一半突然燒左一邊引擎,附近重有另一個玩家,可能佢會好奇怪我飛得又低又慢。之後我重唔識死,唔落線繼續航程,臨降落台北時失速左好幾次,當時又要大霧+黃昏+落雨,落到400尺先見到跑道,地面重見到爬左我頭果架747,好在佢一早已經落左地泊好位,而我係手忙腳亂下唔知點解又咁好彩比我安全降落到,驚魂甫定先識得斷線唔阻住地球轉。

言歸正傳,呢兩日搞返清楚d規則、通訊方法之後,就再次挑戰。平時好日都唔見一次香港有空管上線(每次瀏覽vatsim.hk都寫話無空管),一心諗住可以一如以往係無空管既情況下可以用輕鬆點既心情練習,點知頭先所講的「好運」就黎了,唔知係咪大陸既活動關系,呢晚香港竟然有2位空管上左線,打亂晒我既計劃。雖然有空管上線係非常難得的事,可以練習航空對話同有正規引導,更係玩連線飛行既最大樂趣之處,但係我完全無準備過對話,所有對話認識只來自以前玩「我是航空管制官(ATC)」的經驗,毫無信心可以對話,而且上次飛到一團糟,今次有空管既話一飛唔掂可能會引來更大麻煩。正係我猶疑今日試唔試飛之際,我發現香港機場有成四五架機正在升降,當我將頻道轉到塔台的118.40MHz,我驚訝地發現佢地原來用文字溝通,呢刻我見先知原來Vatsim可以單純用文字溝通的。然後我就鼓起勇氣,把握有空管上線呢個機會,展開首次正式連線飛行。

用文字的話可以鸚鵡學舌,參照其他玩家的對話格式對答,唔洗擔心講錯野或唔識答,咁就放心得多。快手快腳咁準備好後推前既工作,整著設備,set好系統同航線,而係呢個時候正好有兩班機準備起飛,並用文字向HKG Center(當時Tower恰好已落線,亦無Delievery同Ground)提交了起飛請求,然後我就照辦煮碗,戰戰競競咁發出第一句對話:「Good evening, CPAXXX at bay N62, request IFR to RCTP as filed」,順帶一提,係發出請求前我已經按規矩將一份flight plan send左上去,所以as filed。

就係我摒息以待Tower回覆之時,佢竟然話「All station concern, HKG CTR is closing, byebye and have a nice flight」,然後就落左線,心都碎埋。

就咁樣,兩位香港的ATC都落線了,有點失望,但又鬆返一口氣。係無空管既情況下,又回復輕鬆得多的自由狀態,將頻道調回通用的122.80,自行滑去07R跑道,然後根據不久之前先知道要留低既一句:「CPAXXX VHHH trf MD82 departing runway 07R, IFR to RCTP」,從跑道起飛,按先前花上我近10分鐘先輸入完入FMC的航線飛行。係我剛剛飛離香港之際,另一位玩家又係頻道上通報要由香港起飛了,然後我發現,原來CPA1XX同IFR to RCTP其實係可以省略的……

連線時最慘既事莫過於無得暫停,起飛降落都係非常複雜的操作,一邊手控住架機,一邊撻機上無數個按扭,尤其無joystick用搞到要用一隻滑鼠做晒咁多野,絕對手忙腳亂,而且突發既事往往都係呢個時候發生,平時單機飛行都習慣不時暫定一下,爭取設定的時間同冷靜落黎應對眼前情況。依加要一take過做晒,真係好大挑戰,好彩今次起飛無大問題。

無驚無險完成離場航線,就係呢個時候雷達發現身後有一架機向同一方向飛近,原來頭先尾隨起飛果架機都係去台北。雖然很高興有其他玩家作伴,不過亦都有一個擔心,呢位同伴開既係747巨無霸,而我呢架只不過係又舊又渺小既MD82,佢既速度快我一截,而且呢一刻大家既航路重疊,真係驚佢一陣會追尾。不過我好快就發現呢個擔心根本多餘,架747一早已經爬得高過我,而且我本身設定的巡航高度低,根據前一日先知既規則,我會係中途轉向飛另一條航路(ELATO),所以唔會相撞。本來想同呢位人兄say個hi,不過精神緊張,而且話咁快就已經飛左一半,然後掛住準備降落就唔記得左。香港飛台北係一條好完美既短途航線,全程只需1個鐘零40分鐘左右,好適合係電腦面前休閒作樂的飛友。

無驚無險完成離場,重有其他玩家同行。 其實係網上雷達見到自己都幾興奮。
無驚無險完成離場,重有其他玩家同行。
其實係網上雷達見到自己都幾興奮。

離開香港空域,進入台灣境內,享受左短時間的放鬆,突然傳來如雷貫耳的「咚」一聲,嚇到彈起,見到唔知邊度傳黎一句「Please contact TPE_CTR on  126.7」,打破左呢段時光,原來幾分鐘時連台灣的管制員都上線了,真係好腳頭,正係我回憶緊玩ATC時機長係點回應既時候,剛才的係後要既朋友已經回左句「TPE_CTR on your frequency」,認真多謝晒。今次的空管係有耳機的,所以馬上就問我地能否以語音通訊,因為依然唔識講,我都係回返句negative,繼續用文字溝通,真慚愧。

果然,馬上就遇到溝通難題,當美麗的寶島出現係地平線上之際,空管就叫我準備用ILS降落到05R跑道,並改為直飛HUKOU航點。弊了,無背熟航圖,唔知HUKOU係邊,完全唔識回應又唔知點飛,不過原本係電腦set左正規的降落路線,猶疑左一陣就同佢講唔知HUKOU係邊,叫佢帶路。睇黎佢都知道我唔識搞,又知道我原本set既航線都無問題,所以叫我飛返原航線,重好熱心咁教埋我跟住要係咩位下降,咁就定返好多了。對話完結後馬上開返張航圖睇睇,原來HUKOU係ILS 05R的進入點,即係其實叫我直飛向跑道進入點而跳過我原本設定的標準降落航線,摸下摸下終於改正好航道,按原指示進場。

後面的朋友係空管引導下用比較迂迴的方法進場,避免爬我頭降落,而我亦都好順利由27,000呎降到4,000呎,然後交接到另一位上左線既台北塔台,囉埋落地許可。本來見到咁順利都幾雀躍,但惡夢呢個時候先開始。距離機場只有10海哩,但架機重係4,000呎唔落,但我明明set左ILS頻道,應該按Guide slope下降先係,Tower又無提我有問題。猶疑多3個nm,最後係不明所以下改用手控降落,但已經為時已晚,就算我幾努力俯衝,去到跑道前都重有500呎先到地,無奈之下只好重飛。

重飛了,真失敗
重飛了,真失敗

通報「Go around」,然後一陣手忙腳亂,被自動導航搞得一團糟,飛機上下亂拋一輪之後先定落黎,將頻道轉回TPE_CTR,讓那位熱心的空管帶我重新降落。係呢個時候我發現降落失敗的問題所在,原來係我錯手將導航頻道錯調成111.07,原本ILS 05R應該用110.70,真失敗。同空管確認返問題,再由佢引導我返跑道後,佢拋下一個祝福,就放我返TPE_TWR。今次ILS 05R的訊號亦已經確認接收正常,而原本係我後面果位朋友已經降落左,毫無憂慮,就連天公都造美,原本係機場附近既雲都忽然唔見晒,非常成功就降落到跑道上。

今次調正ILS,連雲都同我企埋一邊,把握十足
今次調正ILS,連雲都同我企埋一邊,把握十足

連番感謝台北兩位空管的協助,無佢地都唔知點降落,亦都透過佢地熟習了對話方式,信心大得多了。就係我泊好飛機後,又有兩架唔知幾時出現既747著陸,令機場有點熱鬧氣氛。就係呢個時候,畫面一閃,機場落起雨上黎,真係奇怪。呢個情況令我諗起一個古希臘作家寫過的一句:「偉大戰役之後通常會下大雨。」雖然老老實實呢兩個鐘既經歷一點都唔偉大,再花咁多時間寫呢篇胡說八道既文直頭係幼稚,不過都算係一次嚴峻的挑戰,尚算合格加入模擬飛行員的行列。

順利停泊,尾隨重有兩架747
順利停泊,尾隨重有兩架747
偉大戰役之後通常會下大雨…
偉大戰役之後通常會下大雨…

終於跳出以往的獨樂樂,邁向眾樂樂的第一步,往後的飛行體驗相信會完全唔同,樂趣也應該會大得多了。雖然打破了心理障礙,但仍然要多加學習各種規則、熟習航線,重有最重要既對話規範,希望可以飛得更精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