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了》:盡力為理想而活

Posted on Updated on

76663_dJ9Ih_600x0

沒有以往的奇幻,沒有高潮起伏,故事看似只是描述一個飛機痴古板的工作和愛情生活,這相信是不少特意進場欣賞宮崎駿最後一部電影的觀眾對此作的總結。坦白說,剛從戲院步出時,腦海確是一片空虛,覺得故事很凌亂,沒有什麼內涵,但當電影畫面在心中慢慢發酵,就漸漸發現這部電影的韻味所在。

堀越二郎是日本著名的飛機工程師,尤以設計出風麾二次大戰早期的零式戰鬥機而聞名於世,《風起了》雖是以描寫這位戰機開發者的生涯為主軸,但戰爭卻不是電影要談論的地方,而是描寫一位單純的飛機痴如何努力不懈地實現他的飛機設計夢,並顯露夢想與現實之間的矛盾。

夢想起初或許只是個模糊的概念、一個美好的憧憬,但只保有這種想像並不足以帶來成功,實現理想需要長年累月的思索來尋求它的實體,更需要堅毅地向目標邁進。堀越二郎的飛機夢從很早開始就已定下雛型,當一心要製造飛機飛上天空的二郎在雜誌上認識到意大利著名飛機設計師卡普羅尼後,這個人就成為了他的精神導師。二郎不時與卡普羅尼在夢境中邂逅,開導二郎,並帶領他追尋他心中的世界。每一次與卡普羅尼對談的夢境,或每一次觀察試飛時的自行幻想,那架代表二郎理想設計的紙飛機就漸漸具體化。每次試驗失敗,他都不如其他人一樣焦躁或失落,他只是專注地探討問題所在,然後加以改善。由此至終他都望著一個目標來走,見牆拆牆,任何困難都沒有轉移他的視線,他的堅毅、投入和虛心,最終使他成功製造出他最自豪的九試式,繼而推進至更快速、靈活的零式。

反戰固是宮崎駿的核心思想,雖然《風起了》並非以反戰作重心,但從角色言談之間亦將眾人反戰的心態反映了出來,並與夢想掛勾。故事多番透露出堀越二郎、卡普羅尼等人對於自己設計的乃是殺人武器的無奈,其中卡普羅尼就明言「飛機不是戰爭工具,也不是商品,而是夢」。另外也暗示過戰爭窒礙到他們對理想的追求,例如二郎在興奮地向他的團隊解釋九試式的設計途中就突然慨歎了一句「可惜因為要裝上機槍,所以它只能達到240節,而非夢幻的270節」,使眾人的熱情頓時一沉。此外,堀越二郎在「魔山」和卡斯特魯普的談話也顯出他們對於極權的討厭,二郎甚至直指日本發動戰爭一定會走向滅亡,這也許是宮崎駿對現時日本政府的再一個忠告。

理想起初雖然純潔無瑕,矛盾的是現實往往會為它沾上污垢。好戰的國家不惜工本研發新型戰鬥機,一方面為二郎提供最佳的機遇向飛機夢進發,另一方面卻為他背上一筆良心債,開發飛機本身乃為當下國民生活百上加斤,而且他愈是成功,就愈是將國家推向戰爭,甚至滅亡。在這個紛擾的景況,二郎選擇屈於時代,繼續研發高效的飛機——那個他心目中最美麗的事物,終究只為追求自己最根本的理想,即使它們都會變成殺人武器。卡普羅尼問他:「你要選擇有金字塔的世界,還是沒有金字塔的世界?」明顯地他會和卡普羅尼一樣選擇有金字塔的世界,寧可在亂世中堆砌出夢想也不願放棄追夢。這裡存有一種無力感,二郎並無為國為民的宏願,他只是一心要追尋飛機夢而已,而且他根本無法預見他的走向會對現實歷史有何影響,即使他金盤洗手停止開發戰機,時代的巨輪仍可能會繼續將日本推滅亡,但他窮一生要追求的道路則鐵定要告終,他的人生將再無意義。既然結果無法預料或制止,那只好盡力活下去,一心一意追求自己的理想。到最後日本臨敗,他所創造的零式戰鬥機只是載著人們飛向死亡,連他自己也覺得自己可能成就了一個地獄,可是他最多只是感到無奈,並沒有為此而後悔,因為追尋理想不是罪,人總是要為理想要活,而有時為理想也無奈要付出沉重代價,包括追尋的夢想被扭曲、摧殘得只餘下驅殼,甚至蒙上其他罪惡。宮崎駿坦白地表達出這一矛盾的現實。

「風吹,唯有努力試著生存」,我想宮崎駿對這句話的演繹就是無論現實是多殘酷惡劣,也要盡力生存,努力做好自己,為自己的理想而活。

在追夢的同時,無奈也可能背負上污點
在追求純真的理想同時,也可能無奈地要背上污點

關於人物取材

對於宮崎駿對堀越二郎的處理,有人覺得宮崎駿企圖美化他的生平乃至日本的戰爭暴行,但我就覺得宮崎駿根本無意圖對堀越二郎和歷史作出評價,甚至沒有把他視作歷史人物來看待。故事對歷史的描述其實甚為稀少,亦幾乎沒有任何戰爭場面,而且眾所周知故事很大比例的情節皆為虛構或取材自宮崎駿愛好的小說作品。宮崎駿則重的是描寫堀越二郎身邊的環境,例如關東大地震、日本的大蕭條,藉此刻畫出一段動盪不安的大時代。電影的主旨根本不在於堀越二郎的生平,純粹旨在表達一個人在動盪現實中對夢想的追求。

至於宮崎駿以堀越二郎來編寫《風起了》的故事,最大原因可能只是因為現實中的堀越二郎曾說過一句「我唯一想做的,就是打造一台美麗的飛機」。一位戰時飛機設計師,加上這一句如此超然的說話,這個美妙的結合恰好命中宮崎駿的要害——這位反戰的軍事迷、飛機迷。我認為宮崎駿純粹是看中了堀越二郎這個人物,想在堀越二郎的背景基礎上加以發揮,來為自己說話,而不是要紀實堀越二郎的人生,或藉電影將歷史美化。堀越二郎只是一個名字,是宮崎駿的思想載體,大家根本無須將他視作歷史人物來看待。要看懂這部電影未必需要知道任何歷史,觀眾可以從電影中直接了解到歷史知識或堀越二郎的生平少之又少,批評宮崎駿想美化歷史根本是捉錯用神。

《風起了》的故事描寫方式特殊,引起的觀感和反思形形色色,網絡上的評價角度可謂五花百門,即使是二郎和菜穗子的感情故事也可引來不少思辨。也許我只是眾多評論中很膚淺的一位,不過它給觀眾的無窮思考空間也正是它最美麗的地方。再三回味的話,想必有更深的體會。

廣告

One thought on “《風起了》:盡力為理想而活

    2014網誌年結:諷刺的一年 « 青鳥脈博 said:
    31/12/2014 at 下午 11:17

    […] 《風起了》:盡力為理想而活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