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國路上

Posted on Updated on

DSC_0066_proc

大清早,拖著兩大箱行李,感覺糊里糊塗的前往機場了。此刻氣溫不足8度,凛烈的寒風吹得無法站穩,但這只是香港受寒流入侵的第一天,翌日才是災難日。

這是第一次坐長途機、第一次跨洲的行程。乘搭的是北歐航空Scandinavian Airlines(SAS)的航班,經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轉機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從小打機就對斯堪地那維亞和斯德哥爾這兩個中譯字印象深刻,但Scandinavia和Stockholm 還是近一兩天才能正確發音……

SAS
乘搭北歐航空轉斯德哥爾摩前往哥本哈根

作為航空興趣者,還是要花些文字簡評一下這個航班:客機是很平常的A330;SAS的空中服務員出奇地以男性佔大多數,年紀似乎也不輕,但他們整齊的深藍色西裝令人感到份外醒神;12小時的航程有兩次正餐和一次茶點,份量也相當豐富。不過可能因為食得太豐富的關係,腸胃總感到有點吃不消;座位比起以往坐過的經濟艙都寬敞,但可能椅背太直和腸胃問題,睡得都不太好。

Meals
第一餐有茄汁雞枊飯、沙律、麵包、蛋糕、餅乾和一個疑似奶油芝士;茶點是一個芝士沙律包;第二餐則是麵包和蝦沙律。

看了一會電影和書,半睡半醒了大半時間,終於都抵達斯德哥爾摩的阿蘭達機場。在俄羅斯上空望下來是一片凍土,但在瑞典望下來卻是一片片被冰雪覆蓋的森林和一個個結冰的湖泊,令人眼前一亮。距離下一程機只有個多小時,也沒怎麼逛機場,不過途中見到最喜愛卻基本不會在香港出現的一架渦槳客機——Dash 8,令人興奮莫名。

DSC_0059
一架Dash 8-Q400渦輪螺旋槳客機

時為中歐標準時間下午3時30分,瑞典已開始入黑,而氣溫只有零下2度,但站在外面感覺還不如清晨的香港寒冷。所以說香港的冷和西方的冷不可同日而語。

飛往哥本哈根的航班是用一架歷史悠久的737-600客機,機組人員比剛才一批更老不少,他們還因為機上沒有螢幕而要親自示範安全措施,令人覺得自己是在看《The Intern》。在這短短一個多小時的航程,SAS只有一杯熱茶提供,喝著喝著竟然將2048玩進無可挽救的死局了,年半的精力就斷送在這短短的航程上,確實欲哭無淚……

Screenshot_2016-01-25-00-34-06
在機上迷迷糊糊將2048向右推了一格卻沒及時修正……差少少就可以達成131,072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T_T

中歐時間傍晚5時半,終於到達曲奇之鄉(誤)——丹麥。離開機場時很奇怪為何完全沒有海關關口,後來才發現在申根公約的國家之間穿梭是無須邊檢的,十分方便,但也令人懷疑現時的難民潮是如何管制。

哥本哈根同樣是零下2度,不過似乎是融過雪的關係,感覺稍為比斯德哥爾摩冷,卻也不比香港寒。乘坐兩程鐵路,花了一個小時來到哥本哈根近郊一個小城——Ballerup(巴勒魯普)。住處位於市外一個車行區內的一間廁所設備店所屬的一間屋,離車站有10分鐘腳程。旁晚這裡空無一人,比較狼狽是要拖著近40kg的行李勉強地在滿地積雪的路上行走,最後行李篋和靴都沽滿雪泥

DSC_0066.JPG
空無一人的車行區,陪伴著我這段路程的只有厚厚積雪和無數待銷的汽車……

幾經辛苦才來到這個有兩個獨立樓層的住宅,一來就看錯樓層開錯門走進了一樓,門後正在煮食的一位印度學生就成了我在丹麥認識的第一個人。當然,還有一位同樣來自香港的朋友在樓下恭候著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