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log專區

趣談何為真正的民主(民主≠少數服從多數)

Posted on Updated on

轉載來源:趣談何為真正的民主- 皓易堂的博文- 美國中文網

http://gate.sinovision.net:82/gate/big5/blog.sinovision.net/home.php?mod=space&uid=221246&do=blog&id=179767

時至今日,還有很多人天真的以為: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

如果看不清楚濫用“少數服從多數”原則的巨大危害,你就永遠無法了解什麼是真正的民主。

民主是什麼呢?很多人一定會說,這個問題很簡單嘛,民主就是代表大多數人的意願,比如有 5 個人去旅遊, 4 個人想游泳, 1 個人想打球,那麼民主的決策一定是去游泳,如果最後的決策是去打球,那就變成專制了。

可別忙,當我們把上面的例子稍微改變一下,你就會驚愕地發現,這個 " 民主 " 竟然是只披著羊皮的大尾巴狼:比如 5 個人中有 4 人認為 1 人該死,那麼民主的決策就是 " 合法 " 地把那個可憐的傢夥殺死!

你也許會說,這沒什麼錯啊,如果大家都認為一個人該死,那他怎麼可能沒罪呢?不幸的是,的確有這種可能。事實上,民主的內涵遠非 " 大多數 " 這麼簡單,為了弄清楚這個問題,我們只好把那些陳舊的歷史書從垃圾桶裏翻出來,仔細讀一讀。

繼續閱讀文章 »

《悲慘世界》在香港

Posted on Updated on

Young Cosette sweeping: 1886 engraving for Victor Hugo’s Les Miserables. French illustrator Émile Bayard drew the sketch of Cosette for the first edition, and this engraving was prepared for an 1886 edition. The image has become emblematic of the entire story, being used in promotional art for various versions of the musical. (公有圖片)

原文轉載自輔仁媒體 作者:無妄齋

 

惟律法與風俗引致嚴苛之社會非難恆存於世,在文明國度將人間化為地獄,並教人類天賜的福祉遭罹厄運。但凡本世紀的三大難題 - 貧困令男人潦倒、飢餓使女人墮落、黑暗叫孩童羸弱 - 未能解決;社會之窒礙依舊在世間一隅發生 - 換言之,一旦世界尚存有愚昧與悲慘,像本書之作必不至無益於世。
- 《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序言

雨果(Victor Hugo)筆下的《悲慘世界》,故事設定在動蘯不安的時代。法國在大革命以後歷經數代帝制復辟,迎來七月革命後由貴族與資產階級支持下建立的王朝。原以為長久的混亂終告過去,人民權利得以保障,然而事與願違。新政府「飲水思源」,以君主立憲之名,不僅設法鞏固君主的威權,亦不忘惠及昔時鼎力相助的資本家們。對於貧苦大眾的訴求,他們卻視若無睹。

孔丘嘗言: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進步的社會無可避免會出現貧富不均,可怖的是在上者為富不仁。其時巴黎可不是人間樂土,餓殍滿道,風雨飄搖。急速工業化令農民生計幾近斷絕,貧病交迫使民眾朝不保夕,政令偏頗於貴族財閥教他們毫無憐惜之心,變本加厲地向下層剝削。

繼續閱讀文章 »

Posted on

Add your thoughts here… (optional)

肥醫生@生死工房

早前有位澳門牧師,在學民思潮黃之鋒的面書留言,即時成為網絡潮文。不少網絡有識之士早已揮筆指出該牧師荒謬之處。我明白,回歸十五年,聖經早已淪為不少教會名牧用來維穩的工具;為了撐政府而把聖經教訓改頭換面的實在例子多如恆河沙數。本來,人年紀開始大,實在無心捲入任何筆戰,臨近考試的我,也無力對社會上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逐一回應。我只想花少許時間,借時代論壇專欄的一角,重新反思聖經中的約書亞以及今日香港這位年青約書亞,有什麼值得我們學效的地方。畢竟,聖經的解讀權,從來不應只限於擁護權勢的教牧堂會吧…

事先閱讀:福佳與林忌創作的CAP圖

《約書亞與黃之鋒》

一位資深牧師在七十大壽前夕,透過面書留言給洋名為「約書亞」的學民思潮代表黃之鋒,「勸勉」他要學效聖經中的約書亞在上主面前謙卑,然後連消帶打附送多項學業、社交的訓勉,更分享自己對飲食、家電和求學選擇的心得。洋洋數百字的分享,頓時成為網絡潮文,比福音的廣傳來得更快。先不去談論潮文作者自己能否做到訓勉潮文中的「不在網上作不合適點評」的要求,但我總覺得,既然作者盛意拳拳,我們應該重新審視約書亞給我們可學效的功課。

  話說摩西在各支派中打發一人作探子去窺探迦南地,卻被當時當地居民的強壯以及城邑的宏偉所「嚇窒」。有探子向民眾報訊,以色列人便覺得前路渺茫死路一條。當約書亞力排眾議呼籲早已認命的群眾剛強,持守上主應許並進入該地時,卻受到死亡恐嚇!最後上主的選擇和以色列民的結局,大家都應該很熟悉。

  約書亞擇善固執,無懼群眾盲從的勇氣,其實與學民思潮的朋友非常相似。記得年前他們的行動剛展開,受到社會的譏笑、傳媒的冷落以至建制派的攻擊。但他們力排眾議,無懼政府及其喉舌的抹黑,其信念和立場漸為社會所明白。學生的信念和熱誠,令人想起約書亞七天圍城耶利哥的決心和堅持。亦因為這群學生的精誠感動了香港人,政總集會由最初的二、三百人,最後發展成數以十萬人次的群眾行動,亦令政府作出階段性的讓步。

  牧師推介的羅馬書十三章,提到「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其實與小弟較早前在此專欄的分享有異曲同工之妙:當今日的特首,竟然教叫行善的人懼怕起來,這還不夠荒謬嗎?當今日的高官極盡偷盜貪婪之能事,行事為人不見得端正;約書亞以及學民同學那份堅守召命以不作自我打算的情操,那些高官還不無地自容?或許,牧師愛之深責之切,一篇潮文其實是勉勵後進,當今天不少教牧領袖早已向政權屈膝「跪低」,也向政治現實認命的時候,約書亞以及學民的堅持,更值得我們學習。對嗎?

原文刊載於時代論壇第一三一六期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75468&Pid=2&Version=1316&Cid=928&Charset=big5_hkscs

View original post

龍應台︰不會鬧事的一代

Posted on Updated on

此乃龍應台於1985年9月3日發表的文章,以下文本轉自香港雜評

今年5月27日的《紐約客》雜誌有這樣一篇文章:

我的母親生在柏林,僥幸逃過猶太人的大屠殺。今年母親節,我請她去看場電影。這部影片非常賣座,故事好像與非洲的黑人有關。排隊買票的行列很長。有一個年輕白人在行列間來往發散傳單,勸大家不要買票,因為這部片子是南非製作的。排隊的人大概都想的和我一樣:怪了;不看由我自己決定,不用你來告訴我。所以沒人理他。

入場之後,燈黑了電影正要開始,前座的兩個年輕女孩突然站起來面對觀眾,大聲地演講,解釋這部影片如何地蔑視南非黑人的慘境,希望大家抵制。觀眾中噓聲四起,有人不耐煩地大叫:這裡是美國﹔你要抗議到外面去!也有生氣的聲音喊著:我們付了五塊錢電影票讓我們自己決定愛看不看!然而有個微弱的聲音說:聽聽她們說什麼也好!

繼續閱讀文章 »

《就業志願》

Posted on

以下故事轉自【裏夢城別館】

http://internaldream.blog132.fc2.com/blog-entry-276.html

某日,某時,某學校,正舉行家長日。

一位班導師將要接見一位問題學生的家長。那孩子太過頑劣令校方很頭痛,老師正想要趁機對他的父母好好說一下。

「你們的孩子有很多問題。」

聽到這句話,孩子的家長似乎一點也不驚訝。老師只好繼續說下去。

「就先說學業吧,令郎的成績實在慘不忍睹,這樣下去不可能畢業。」「為甚麼呢?老師,我的孩子都很用功地溫習和做家課。」

「可是他的答案全部都不合格。」

「老師,這我可不明白了。比如這份歷史試卷,我的孩子分析了事件的遠近因果,又舉出了其他的歷史例子去支持他的想法,這樣回答有甚麼問題呢?」

繼續閱讀文章 »

我把兒子送到美國竟然這樣教育?!

Posted on Updated on

本文轉自:http://jdev.tw/newlife/?p=1368

部分重要過程以藍色標示,主旨重點以紅色標示

當我把九歲的兒子帶到美國,送他進那所離公寓不遠的美國小學的時候,我就像是把自己最心愛的東西交給了一個我並不信任的人去保管,終日憂心忡忡。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學校啊!學生可以在課堂上放聲大笑,每天至少讓學生玩二個小時,下午不到三點就放學回家,最讓我大開眼界的是沒有教科書。 那個金髮碧眼的美國女教師看見了我兒子帶去的中國小學四年級課本後,溫文爾雅地說:“我可以告訴你,六年級以前,他的數學不用學了!”面對她充滿善意的笑臉,我就像挨了一悶棍。一時間,真懷疑把兒子帶到美國來是不是幹了一生最蠢的一件事。

繼續閱讀文章 »

ZIP, 一個沒落天才的故事

Posted on Updated on

也許在天之靈的Philip Katz並沒有想到有這一天,作為下載量達到1億4000萬次,成就壓縮標準zip的Winzip計算公司好象沒有考慮過用其技術來賺錢的事(實際上很少 有人會在WinZip試用期過後支付29美元購買正版授權,因此WinZip至今都沒有獲得太多利潤)。它為大家提供一款如此經典的壓縮軟體,曾經,它是 何等輝煌,但如今卻威風難再。或者正如歌詞所說:”想回到過去,試著讓故事繼續,至少不再讓你離我而去…”

ZIP 背後是一個沒落天才的故事,Phil Katz 不願意為一個壓縮軟件付錢,因此索性自己編寫一個更好的算法,然後免費公開,但他於 2000 年 4 月 14 日被發現死於一家汽車旅館,年僅 37 歲,死時手中握著一個空酒瓶…… 繼續閱讀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