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我見

反的,豈是單單逃犯條例修訂

Posted on Updated on

是的,逃犯條例通過後你「好人好姐」很可能都可以置身事外,真正要怕的反倒是那些還未(能)發聲,從北方而來的富二代、官二代、與大陸有業務的生意人,阿爺恨不得把那些帶著資金與機密外逃的「國賊」及其家屬統統鎖起來。對此,很多人心裡都清楚,但為何仍能凝聚過百萬挺身反對的身影?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求職者比人轉走10萬存款有幾關FPS事?

Posted on Updated on

fps_color_tc

(本文以廣東話寫成)

琴日爆出有人身份證被盜用以致銀行戶口被騙徒轉走10萬存款,引起大眾對快速支付系統(下稱FPS)安全性嘅質疑。但對於問題係咪出係FPS身上我係有所懷疑嘅,反而銀行,以及電子錢包營運商(下稱SVF)嘅授權認證有更大機會係問題嘅根源。

轉數快推出一月爆漏洞 影ID搵工被轉走10萬銀行存款 —— 蘋果日報

繼續閱讀文章 »

從一場招聘講座側看科技人才入境計劃

Posted on

charles_k-_kao_auditorium_201601
HKSTP (from Wikipedia)

港府日前公佈設立科技人才入境計劃,容許科學園及數碼港的公司以極簡便快捷的手續輸入外地僱員。這一新聞令青鳥想起以前出席一場招聘講座時的所見所聞。 繼續閱讀文章 »

令俄羅斯抓狂的《1944》

Posted on Updated on

hqdefault

日前歐洲歌唱大賽,烏克蘭因今年新增的電視觀眾投票而突圍奪冠,但賽果一出隨即引來俄羅斯一片罵聲,和我夥拍Project的俄女也在facebook發泄了怨氣,這令從來不留意這些歌唱比賽的我要一探究竟。

就如同《十年》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爭議一樣,烏克蘭代表歌手Jamala的參賽歌曲《1944》被指宣揚反俄訊息卻能獲準參賽兼順利奪冠,從而引來比賽乃60年來最政治化的批評,而歐洲歌唱大賽卻是明文規定歌曲不可以涉及政治。

繼續閱讀文章 »

香港人痛失主場

Posted on Updated on

近年傳統媒體自我審查嚴重,報導角度狹窄,催生不少網上媒體,先有網上電台為民辦網媒踏步而出,繼而有獨立媒體、輔仁等建立更成熟的民間記者平台,而在眾多網媒當中,尤以主場新聞最為出色,為香港網媒寫下輝煌的一頁。

主場新聞偏向傳統媒體的風格,具有完整且相對具水準的報導,使人們易於接受。更重要的是它能吸納多方面的訊息,也樂於轉載來自其他團體的資訊,同時善用社交及流動平台,有效而快速地將社會最新動向以及各方意見散佈。因此,它逐漸成為網民們獲取資訊的基礎渠道之一,不足2年就造就每日30萬獨立瀏覽量、專頁讚好達23萬的驕人成就,大大鼓舞香港網媒。

主場新聞亦憑藉其影響力捧紅了不少出色的博客,當中包括庫斯克、徐綠、灰記客等批判力強的博客,他們出色的文章因而能廣為傳播,為香港人的思想帶來不少衝擊。而其他形形色色於主場新聞供稿的博客,亦令香港人的視野擴闊了不少。

主場新聞的消失,代表香港失去了一個獲取各方最新資訊的渠道、一個讓思想發酵的理想土壤。雖然聲音不會因此而被滅,但現時暫無一個網媒的影響力比得上主場新聞,,資訊和思想流通能力難免下滑,而要重建一個相近的平台,相信需要不少時間,這一切絕非港人之福,尤其公民社會的發展定必雪上加霜。

期盼其他網媒能抵著政治壓力,繼續努力發展,集廣思,道真相,保著香港人的言論主場。

謹此向主場新聞表達萬二分敬意。

《風起了》:盡力為理想而活

Posted on Updated on

76663_dJ9Ih_600x0

沒有以往的奇幻,沒有高潮起伏,故事看似只是描述一個飛機痴古板的工作和愛情生活,這相信是不少特意進場欣賞宮崎駿最後一部電影的觀眾對此作的總結。坦白說,剛從戲院步出時,腦海確是一片空虛,覺得故事很凌亂,沒有什麼內涵,但當電影畫面在心中慢慢發酵,就漸漸發現這部電影的韻味所在。

堀越二郎是日本著名的飛機工程師,尤以設計出風麾二次大戰早期的零式戰鬥機而聞名於世,《風起了》雖是以描寫這位戰機開發者的生涯為主軸,但戰爭卻不是電影要談論的地方,而是描寫一位單純的飛機痴如何努力不懈地實現他的飛機設計夢,並顯露夢想與現實之間的矛盾。

繼續閱讀文章 »

頹廢的2013;談Blogger生存之道

Posted on Updated on

不經不覺又一年,寫Blog生涯已經踏入了第七個年頭,11年重新搬來wordpress.com後本Blog發展趨向穩定,文章更間中引起網絡話題,實甚為欣慰。但現在,寫Blog生涯能否繼續就成了一個疑問。在此之前,就先回顧一下今年青鳥脈博的情況:

本年Wordpress.com提供的年度報告:https://archer1609wp.wordpress.com/2013/annual-report/

產文:

今年產文量是非常慘淡的一年,只有29篇,扣除《重新對焦》的11篇、轉載的1篇和上年年結1篇,實質產文只有16篇,遠低於11年52篇的實質產文。而實際上,本Blog於8月開始已再無發佈過任何新的文章。

產品量低的原因主要有二:

  1. 學業繁重,假期極少,未能抽空(連上3個sem的悲哀)
  2. 意志低下,無心寫作(主因)

也許因為脫離了中學生活,現時工程學科的學習內容又太過單純,缺乏人文方面的接觸,以致寫作熱情大大減退了,現在沒有什麼能令自己興奮的寫作題材,就算有題材也沒有思潮,組織不出完整的內容,謬謬數句不成文章,完全提不起勁。到現在幾乎什麼都不想寫,每當看著這個編輯頁面,就會壓力大增,看來一放下寫作真的會一直沉淪。但矛盾的是,我無意放棄寫作,我仍希望可以寫出令自己滿意、別人想看的文章,但要如何回復幹勁還是一個擬問。

雖然今年產文量很少,但寫出來的大多都是內容充足,令我滿意的文章,就例如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