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我見

令俄羅斯抓狂的《1944》

Posted on Updated on

hqdefault

日前歐洲歌唱大賽,烏克蘭因今年新增的電視觀眾投票而突圍奪冠,但賽果一出隨即引來俄羅斯一片罵聲,和我夥拍Project的俄女也在facebook發泄了怨氣,這令從來不留意這些歌唱比賽的我要一探究竟。

就如同《十年》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爭議一樣,烏克蘭代表歌手Jamala的參賽歌曲《1944》被指宣揚反俄訊息卻能獲準參賽兼順利奪冠,從而引來比賽乃60年來最政治化的批評,而歐洲歌唱大賽卻是明文規定歌曲不可以涉及政治。

繼續閱讀文章 »

香港人痛失主場

Posted on Updated on

近年傳統媒體自我審查嚴重,報導角度狹窄,催生不少網上媒體,先有網上電台為民辦網媒踏步而出,繼而有獨立媒體、輔仁等建立更成熟的民間記者平台,而在眾多網媒當中,尤以主場新聞最為出色,為香港網媒寫下輝煌的一頁。

主場新聞偏向傳統媒體的風格,具有完整且相對具水準的報導,使人們易於接受。更重要的是它能吸納多方面的訊息,也樂於轉載來自其他團體的資訊,同時善用社交及流動平台,有效而快速地將社會最新動向以及各方意見散佈。因此,它逐漸成為網民們獲取資訊的基礎渠道之一,不足2年就造就每日30萬獨立瀏覽量、專頁讚好達23萬的驕人成就,大大鼓舞香港網媒。

主場新聞亦憑藉其影響力捧紅了不少出色的博客,當中包括庫斯克、徐綠、灰記客等批判力強的博客,他們出色的文章因而能廣為傳播,為香港人的思想帶來不少衝擊。而其他形形色色於主場新聞供稿的博客,亦令香港人的視野擴闊了不少。

主場新聞的消失,代表香港失去了一個獲取各方最新資訊的渠道、一個讓思想發酵的理想土壤。雖然聲音不會因此而被滅,但現時暫無一個網媒的影響力比得上主場新聞,,資訊和思想流通能力難免下滑,而要重建一個相近的平台,相信需要不少時間,這一切絕非港人之福,尤其公民社會的發展定必雪上加霜。

期盼其他網媒能抵著政治壓力,繼續努力發展,集廣思,道真相,保著香港人的言論主場。

謹此向主場新聞表達萬二分敬意。

《風起了》:盡力為理想而活

Posted on Updated on

76663_dJ9Ih_600x0

沒有以往的奇幻,沒有高潮起伏,故事看似只是描述一個飛機痴古板的工作和愛情生活,這相信是不少特意進場欣賞宮崎駿最後一部電影的觀眾對此作的總結。坦白說,剛從戲院步出時,腦海確是一片空虛,覺得故事很凌亂,沒有什麼內涵,但當電影畫面在心中慢慢發酵,就漸漸發現這部電影的韻味所在。

堀越二郎是日本著名的飛機工程師,尤以設計出風麾二次大戰早期的零式戰鬥機而聞名於世,《風起了》雖是以描寫這位戰機開發者的生涯為主軸,但戰爭卻不是電影要談論的地方,而是描寫一位單純的飛機痴如何努力不懈地實現他的飛機設計夢,並顯露夢想與現實之間的矛盾。

繼續閱讀文章 »

頹廢的2013;談Blogger生存之道

Posted on Updated on

不經不覺又一年,寫Blog生涯已經踏入了第七個年頭,11年重新搬來wordpress.com後本Blog發展趨向穩定,文章更間中引起網絡話題,實甚為欣慰。但現在,寫Blog生涯能否繼續就成了一個疑問。在此之前,就先回顧一下今年青鳥脈博的情況:

本年Wordpress.com提供的年度報告:https://archer1609wp.wordpress.com/2013/annual-report/

產文:

今年產文量是非常慘淡的一年,只有29篇,扣除《重新對焦》的11篇、轉載的1篇和上年年結1篇,實質產文只有16篇,遠低於11年52篇的實質產文。而實際上,本Blog於8月開始已再無發佈過任何新的文章。

產品量低的原因主要有二:

  1. 學業繁重,假期極少,未能抽空(連上3個sem的悲哀)
  2. 意志低下,無心寫作(主因)

也許因為脫離了中學生活,現時工程學科的學習內容又太過單純,缺乏人文方面的接觸,以致寫作熱情大大減退了,現在沒有什麼能令自己興奮的寫作題材,就算有題材也沒有思潮,組織不出完整的內容,謬謬數句不成文章,完全提不起勁。到現在幾乎什麼都不想寫,每當看著這個編輯頁面,就會壓力大增,看來一放下寫作真的會一直沉淪。但矛盾的是,我無意放棄寫作,我仍希望可以寫出令自己滿意、別人想看的文章,但要如何回復幹勁還是一個擬問。

雖然今年產文量很少,但寫出來的大多都是內容充足,令我滿意的文章,就例如以下:

奪回瀕死餓狼的自由

Posted on Updated on

一隻狼快要餓死了,一隻狗看見後問他:“你現在的無規律的生活一定會毀掉你,為什麼不像我一樣穩定地幹活並有規律地獲得食物呢?”

狼說:“如果我有個地方住,我沒有意見。”狗回答說:“跟我到主人那裡去,我們一起工作。”於是狼和狗一起回到了村子。

在路上,狼注意到狗的脖子上有一圈沒有毛,他很奇怪地問為什麼會那樣。

“噢,沒有什麼,”狗說,“我的主人每天晚上都用一條鐵鍊子拴住我,你很快就會習慣的。”“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狼說道,“那麼,再見了,我的朋友,我寧願選擇自由。”

以上是伊索寓言故事的其中一篇,《進擊的巨人》片頭曲「紅蓮の弓矢」當中有一句「奪回瀕死餓狼的自由!」,就是來自這個故事。

狼寧願餓死,也不願跟隨狗到人類的家中生活,為的是堅守自由。為求安穩生活而甘為奴隸,是生不如死。

寧願餓死,也不要嗟來之食,這是對人格的侮辱。人要活得有志氣,要捍衛自己的意志,不要任人擺佈。

生活安穩,不代表生活幸福,生活過得精彩、能開拓自己的道路、心靈富足才是生活的本質,自由是組成其必要的元素,財富最多是輔助的工具,它本身無法令你幸福。

誠然,安穩和繁榮很可貴,要追求生活往往需要它們來承托,可自由卻是價更高。為安穩強迫禁閉自己,為財富而鎖困生活,那就是家畜的安寧,虛偽的繁榮,意義不如瀕死的餓狼,至少牠有自由的意志,活得光彩,死而無憾。

寧嗚而死,不默而生,努力追求遠大的志向吧!為自由而奮鬥吧!

衣冠奴隸

Posted on Updated on

Martin Niemöller牧師的懺悔詩在香港應該這樣寫:

當他們來抓民主派的時候,我為此歡呼
——反動之徒非死不可,對抗中央罪有應得!

當他們囚禁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我為此歡呼
——破壞社會安寧應有此報!

當他們來抓工會會員的時候,我為此歡呼
——此等報酬還不知足?不滿就跳糟,不要生事損害繁榮!

當他們扼殺小數族裔權利的時候,我為此歡呼
——不是華人滾回老家去!

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我束手就擒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算我倒霉吧!

不少港人不黯義之何在,不明公義何價,不為自由奮鬥,反而否定自由,更不斷為高牆添磚,何等悲哀。香港沉倫,實不出奇。

303332_290777731016662_100002533122213_618819_1201481442_n

香港的最大問題不是願意站出來的人不夠多,而是很多人根本沒有醒覺過來。

獨立思想始終是無罪的

Posted on Updated on

「港獨」二字,都不曾出現在大部份港人的腦海,但北京最近忽然煞有介事地將港獨這話題炒起,他們沒有恫嚇到港人,反倒激發了港人思潮,可親共人士直言港獨罪大惡極,必須立法制裁,將港獨推上思想自由的領域。那麼,擁有獨立思想是罪惡嗎?

繼續閱讀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