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

所謂得勝,實為警號

Posted on Updated on

泛民在卑劣的選舉環境下仍可有幸勝出固然值得慶賀,但切勿過於樂觀。今次區選純屬慘勝,而且影響有限:

  • 泛民大勝只是因為單議席單票制,勝者全勝,得票率實際連黃金六四比都未達到。
  • 在極高投票率下得票率如此勉強,證明建制可以動員的鐵票、老人票、種票極多,未來選舉其實更加危險。
  • 今次有賴極高投票率蓋過建制的預算才僥倖翻盤,但同樣的投票率難以在日後維持,而建制的選舉機器仍會繼續壯大。
  • 泛民今次有不少得票相信來自政治參與度低的淺黃、部份轉軚的淺藍、含淚派,政治氣氛主導,日後要維繫他們必須有紮實的地區政績。
  • 這次泛民陣營有強烈的意志要建制輸,才能團結一致,但日後泛民各派間的矛盾恩怨定當重新浮現,對立法會選舉的影響尤為重大。
  • 區議會並無實權,政府隨時可以將其架空無視,打壓民主派區議員,影響下屆選情。
  • 今次結果只能挫紅藍氣焰,給予國際及其他戰線更多理據彈藥抗爭,卻不會直接打擊對家實力。
  • 今次勝利很大程度上是用義士的血汗換來,應當自愧而非得意。
  • 勿忘初衷,要做的是打破現制度,實現真民主,不要過份沉迷在當下由對家制定的規則之中。

不要鬆懈,這場運動還未爭取到任何實際的成果!

The battle of Chinese University Marks the Beginning of Total War in Hong Kong

Posted on Updated on

Source: 譚蕙芸Facebook

Over half a year, the tension in Hong Kong keeps raising. Since Monday the police began to siege 6 universities. My school —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urned into a major war zone.

繼續閱讀文章 »

義士與暴徒的距離

Posted on Updated on

白衫人之所以會被大眾一致地斷定是暴徒,是在於他們毫無道德可言。他們的出現是漫無的目的破壞,是要將人們置諸死地,拿著武器見人就打,讓聞者生懼。今有白衫亂棍打人(發佈之時已變成亂刀斬人),古亦有六七菠蘿遍地。

義士之所以能稱得上為義士,乃因其本著道義。他們的武力之所以得到諒解,是在於他們所能展現出良知。黑衫的所作所為要展現出是對準政權且盡可能不傷及無辜,不作無目的、無意義的破壞,這樣才能讓市民確信他們是為民而戰,或至少心無畏懼。此外市民能諒解升級的武力運用,前設是他們眼見一切溫和表達合理訴求的途徑都失效,是迫於無奈,而不是肆意發動。據此,市民才會與抗爭者同行,成為運動強大的後盾,從根本上動搖政權。

然而,萬一行動污衊了初衷,喪失了理智殺紅了眼,黑衫便與白衫無異,而兩者其實只有一步之遙。

當與怪獸搏鬥時,千萬不要令自己也成為怪獸

— — 尼采

不割蓆不篤灰,由衷敬佩願意挺身而出的人,但還望三思而後行, 毋忘在莒。

原發佈於Medium

一起撐下去

Posted on Updated on

縱然荊棘滿途,身心俱疲,互相扶持就是讓大家不屈不朽為未來奮戰的支柱。

找不到什麼適合的語言來評論當下的局面,那就如KAWS一樣不發一言了。

原發佈於Medium

反的,豈是單單逃犯條例修訂

Posted on Updated on

是的,逃犯條例通過後你「好人好姐」很可能都可以置身事外,真正要怕的反倒是那些還未(能)發聲,從北方而來的富二代、官二代、與大陸有業務的生意人,阿爺恨不得把那些帶著資金與機密外逃的「國賊」及其家屬統統鎖起來。對此,很多人心裡都清楚,但為何仍能凝聚過百萬挺身反對的身影?

繼續閱讀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