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教育

重新對焦(18):馬恩國狂言戰長毛;立會獨立性排尾三;中共潛入全球1/3手機?

Posted on Updated on

馬恩國暪身份與長毛對罵 狗口狂言用英文講愛國

週一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討論港府參照《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提交的第三次報告的內容,其間梁國雄發問時針對其中一位出席者馬恩國大律師,質疑他隱藏了民建聯司法及法律事務副發言人、山西省政協以及曾申請副局長的身份。馬恩國聞言大為暴躁,先炫耀自己澳洲大律司身份以圖迴避其他身份,其後梁國雄引用馬恩國的文章質疑他否定三權分立,雙方隨即展開對罵,馬不停以英文侮辱梁國雄,包括指他沒有大學學位及其他資格(I’ve got the potential! You don’t! I’ve got a university degree!You don’t!I’ve got a Australia qualification!You don’t!),強調自己才是專業,是副局長人選。接著又用英語說自己十分愛國,又說自己愛澳洲、愛香港(I love my country….I love australia, I love hk, I love china…well)。更以粗口斥梁國雄不是中國人 (You are not even a f**king Chinese)。其後又說「法官審案往往都有政治性」…「會作出不公正的判決」。最後在梁國雄再斥其隱瞞身份後,三番四次強調自己是民建聯,是愛港愛國。

事件引起社會普遍反感,認為馬恩國狗眼看人低,其輕狂、「學歷大晒」的心態也反映他的自卑心理,以英語說愛國實為假愛國。

對於被斥失職,未有將講粗口的馬恩國的政制事務委員會主席譚耀宗,則被揭疑似因不懂英文而不知「f**king」為何物,故未有執行職務。

有建制中人私下形容,馬恩國IQ高、但EQ就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據悉大律師公會已開始對他違反專業操守展開調查。

民建聯要求收回長毛公屋 長毛以無產辯解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重新對焦(4):禿鷹凝望;軍國教育;長毛Inevitable;假公濟私;藝人發火;布掩法輪

Posted on Updated on

1.網絡監察

Google 公佈了今年上半年(1 至 6月)的政府透明度報告,其中香港政府在這時期要求Google披露 191 位用戶資料,香港海關亦要求移除 377 部涉嫌包含侵權內容的 YouTube 影片,增長幅度比新加坡和台灣還要多,反映政府正大力加強網絡監控。社運團體擔心政府透過網絡監控加強政治打壓。

2.美國多州要求獨立 – 主流要聞

劉夢熊經常以美國作例,指反對政府也絕不會講脫離國家獨立,獨立是罪犯滔天。事實上美國有不少州份一直要求脫離聯邦政府獨立,只是鮮有報導。而最近美國有29個州相繼於白宮網站聯署,要求脫離聯邦政府,當中以向來獨立聲勢最大的德州得最多人聯署。在美國憲法並無獨立相關法律,但南北戰爭後最高法院曾稱聯邦只有在其他州份同意,或在革命情況下才可獨立。

3.全民退保Inevitable

即將來臨的週日為長者日,多個團體將會發起遊行,爭取設立全民退休保障,長毛拍攝短片,彷熱門廣告Inevitable宣傳遊行信息。

4.痛失母校

教協亦於週日同時發起「爭取中學小班,邁向優質教育」請願,一位老師拍攝短片分享母校被殺感受。教育局回應小班教學時曾指中學每班人數和台灣、新加坡、日本、南韓等亞洲發達地區相若,拒絕推行中學小班。而真相是上述各國每班人數都比教育局聲稱的低,而且四國皆已表明會繼續減少每班人數,另外根據四國所屬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數據,該全球性組織的成員國平均每班人數只有23.3人,遠比香港33.4人低。

繼續閱讀文章 »

以為…

Posted on Updated on

有些人會以為反國教是完整否定國民教育

有些人會以為國民教育等同洗腦

有些人會以為國民教育科講的只是國情教育

有些人會以為國民教育等同國民教育科

有些人會以為要求完整撤回國民教育科等同禁止進行國民教育

有些人會以為反對國民教育科是對教育專業的不信任

有些人會以為堅持開設國教科是進行洗腦

有些人會以為學校自決開科等同自由

有些人會以為學校將國民教育科教得不偏頗,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就無須撤回

有些人會以為堅持撤回是非黑即白的觀念

有些人會以為不撤回科目等同有很大的討論空間

有些人會以為撤回科目等於討論停罷

有些人會以為完全撤回科目就是行動終結

還有很多很多以為……

而我也可能以為,自己了解雙方各派背後的各自想法

今日的鏗鏘集,支持和反對國教的人也可能以為它在為自己說話

http://programme.rthk.org.hk//rthk/tv/programme.php?name=hkcc&d=2012-09-24&p=858&e=&m=episode

 

按:簡而言之,世間誤會何其多,不必要的敵視由此而生

叫醒香港—國教抗爭感言

Posted on Updated on

縱觀整個反國民教育運動,令我最心痛的,不是政府一直對我們的訴求充耳不聞,毫無對話誠意,而是到今時今日仍有一班人認為我們為反而反、無理取鬧。

我希望這班人只是少數,亦希望他們了解事實是正好相反。我很多謝學民思潮和其他反國教組織,他們為社會運動帶來了革新,以啟蒙方式來打這場抗爭運動。他們年半以來以穩打穩紮的行動,從媒體到街站到集會到佔領,用一顆純潔的心、堅毅的意志,引起大眾的目光,再以強而有力的論述,解釋國民教育存在的問題,成功喚醒大多的市民,使這場抗爭得到市民認受,不如以往被誤解,只為社運中堅的自hi園地。很多市民被真誠打動,首次關心我們的社會,理解政府推行的國民教育有什麼問題,身體力行向政府說「不」。每天過萬人的佔領,星期五12萬人迫爆金鐘,參加市民同心同德展現極高的公民質素,證明這場運動比以往都要成功。

此刻我們的行動稍為激烈,但絕不激進,因為我們有理有節,更與大眾連成一線。我們清楚知道不站出來政府只會當我們是Hello Kitty,只有展示我們的堅定才能令強權屈服。另外,雖然現在反國教的情緒高昂,但我希望大家務必保持理智,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抗爭,反思自己以什麼理據反對國民教育,告訴自己,告訴大眾,我們不是無理取鬧。

經過今次,我希望香港人能夠繼續保有這一份熱枕,做高質素、具思辨能力、敢言的公民,積極參與社會事務,盡自己所能改變這個社會,將香港的命運掌握在大家的手中,香港的未來就要靠一班成熟的公民!

9月9日凌晨2:30按:

大聯盟突然結束佔領,充斥著種種疑惑,此時作出這個決定帶有沉重的政治代價,舉動本身卻並非錯誤,當中權衡與矛盾使我心情沉重。但以上感受我仍不否定,撤出的舉動並未抹殺經已取得的豐碩成果。不過我擔心的是往後如何走下去,大聯盟需要重整他們的論述,重新扣緊和牽動公眾,將反國教運動帶到新的階段。

(原始版已刊於11/9蘋果日報)

誘惑人心的國教委員會

Posted on Updated on

反國民教育陣營的人經常被指責不加入政府成立的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是不想理性討論,為反而反。但請大家不要被這個委員會所迷惑,它絕對不是一個公義的討論平台,更不是能合理平息國民教育爭議的方法,它只是一個會出賣公眾的局,這個委員會最少有以下問題:

一、委員員只是一個諮詢架構,極其量是提供意見,從來都沒有任何決策權力。早前梁振英說擴大委員會職能,指的是擴大可討論的範疇,不要被他的語言偽術騙倒。而且委員會隸屬教育局,只會視作教育局對政府的意見的一部份。委員會報告出台後,政府只會當作意見之一看待,接納與否由政府自行決定。即使接納,政府還會參考一籃子因素,委員會報告只是其一,教育局本身意見可以佔大比重、中央指示可以視作決定性因素,總之最終決策權是在政府手上,即使委員會反對,它仍然可以用程序將委員會意見矮化然後強推課程。

二、委員會的討論不公開不透明,傳媒不能採訪,市民無法全面知悉會議內容,如此閉門造車,市民隨時被出賣。

三、委員會開宗名義叫作「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林鄭月娥亦表明「可在不撤回國教基礎下可以探討所有問題」 ,走進委員會,就代表支持國民教育科的推行,只是技術上有問題要加以討論,這令大聯盟要求全面撤回課程的立場被騎劫,這個前提決不可接受。討論的基礎必須是公開,而且不設任何前提。

四、胡紅玉說可談撤科或不撤科,並不代表國民教育科在討論期間不會開展,何不先叫停,到有共識再決定下一步,硬是堅持要先開展後討論?即使如教評會建議,先設一年冷靜期,但一年以後還是回到開展國民教育的階段,亦是不能接受。

五、就算政府視委員會的意見為決定性,最關鍵的一點是,這個委員會根本沒有民意代表性,而委員雖包含各教育專業代表,卻因此造成勢力失衡的問題,政府代表和只佔民間少數的左派組織代表佔據多數席位,而且不論大組織小組織皆持同等份額,反國教成員佔委員會不足1/4,他們進入委員會,就等同被挾持,在席上投票上處處被壓制,最終報告脫離主流意見,民意卻被報告挾持。到時明明主流民意要撤,報告卻說委員會大多同意不撤,政府就可以以此為憑不撤科。

不要以為政府是坦誠跟反對者討論問題,其實這只不過是緩兵之計,請君入甕,淡化並扭曲反對的聲音,到頭來他們還是會千方百計讓洗腦國民教育擺上教育系統之中。

社會怨氣的排氣閥

Posted on Updated on

正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一個政權能否得以生存,繫於民心所向。當民怨沸騰時,如不有效排解,政府將無法繼續管治,其滅亡之時亦不遠矣。

在一個專權的社會,政權擁有絕對性,甚少能自我推倒,當民怨與日俱增,排解的方式就只有暴動。中國的官家帝王都知道,國為民所有,他們再戀棧權位名利,也要顧及民心,但他們高高在上,總不能時刻與民心連成一線,而且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他們不可能時刻體察民情,最終總是要殘民自肥,民怨只有不斷累積。怨氣積聚成為壓力,當壓力迫至極點,威力如同一條被擠爆的高壓管道,一發不可收拾。中國歷次改朝換代,十居其九都是因為朝綱腐敗,民怨四起,以致人民揭竿起義,推翻暴政。

一個健全的民主社會,一張選票,就是民怨最佳的排氣閥。社會怨氣自民所發,也只有人民才能找出最適合他們的減壓門閥。政權定期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情況下更替,好讓政府適時重新取得人民認受,人民去除怨氣之源,選出合乎自己理念的領導人,給社會前程賦予合乎民意的新希望,壓力頓時釋放,也不能持續累積。而且這個認受是來自社會多數人,也教其他人心服口服,不得不尊重(需強調尊重不等於認同)。而政府的施政理念亦因民選領導人而與人民更為相近,人民自行監督政府,更能達致民本,亦難以走向明顯與民為敵的暴政。

說回這次國民教育爭議,或多或少也和政府認受有關。先拋開背後的政治洗腦陰謀,這個政府從無得到市民認受,在此事上也未見有體察民情,政府聲稱課程已醞釀多年,事實上它提出的課程理念、內容與社會所想背道而馳。即使政府閉門造車,但若果是由真正民選政府擔當,決不會如此脫離民情。而如今政府四處撲火,仍不能為市民所信服,政府認受性也有其影響。一來政府非為民選,官民之間並無信任的基礎,二來政府三番四次使出緩兵之計,如成立一個純粹只有諮詢功能的開展委員會、擠牙膏式的回應,又使用諸如各國也有國民教育等等的語言偽術,已破壞政府僅有誠信,使市民有更多猜忌和疑惑。在此民怨沸騰至近乎失控的情況下,官民對立是難以用調和的方式化解。本人認為作為號稱民主的政府,應該馬上將課程推倒重來,並下放權力,由下而上主導,重新設計課程,真正做到以民為本。此刻市民對議題如此熱情,課程和政策的制訂就無須由政府代行。

街頭爆王#110 鐵屋吶喊

簡短回應林鄭言論

Posted on Updated on

對林鄭於8:30時發表的言論,本人作簡短回應:

林鄭:教育宗旨是要學生明辨是非,培養學生的正面價值觀及獨立思考及自主能力,做一個對家庭、社會、國家和世界有承擔的人。

在指引下,國民教育科所造成的效果是以激情取代理性、黨國不分、渲染民族主義等,潛在的負面影響罊竹難書。
要培養獨立思考能力本有通識教育,明辨是非要以史為鑑,根本不需要如此危險的國民教育,更需要的是公民教育,培養公民意識,理性參與社會。

林鄭:政府施政要擇善固執

到底誰善誰惡?強調民族主義、製造順民是什麼正確價值?正義取決於良心,取決於社群認同,不是權威。
在一個號稱民主的社會,當成千上萬的市民站出來反對,多個民調顯示約七成人反對,只有約一成市民支持,在毫無民意基礎之時,你竟敢說政府是擇善固執,確實無恥。

林鄭:請大聯盟加入委員會,慢慢討論

委員會只是諮詢機構,並無任何權力,最終決定仍在政府手上。而在委員會討論時,國教科仍在推行著,將國教定性為需要推行,與大聯盟要求立即撤回的立場背道而馳,他們豈有加入之理?

林鄭:國民教育應集中教與學防止洗腦

這樣說是否想國民教育變成既定事實,霸王硬上弓?

現行國民教育從理念上已經錯誤,其原則亦已被一個錯誤的課程指引所規範,因此並無討論教學方法的基礎。
是不是我將國民教育扭成公民教育來教就沒有問題?這樣這一科已經是名不正言不順。
學校自行將國民教育的理念導正,就已違反課程指引,政府完全有權干預,何以教人安心?
而導正後的教學內容與其他學科重重疊疊,又何有另開科之需要?
只有撤科,由下而上主導,重新設計一個香港人需要的課程,釐清各項原則和內容,得到教育界的共識,香港人的認同,才推出新的科目,這樣才是正途!

由於過於憤怒,暫無心作詳細理性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