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

學習的感知

Posted on Updated on

老師和資優生常常說讀書要懂得變通,要融會貫通,但總是不能很具體地指出什麼才是融會貫通,而受訓示的學生往往也不能達到融會貫通的境界,即使他們從各處習得各式各樣的「讀書秘技」,成績仍毫無寸進。

講真正的學業有成,當然不是指成績驕人,達致融會貫通才是至關重要,但如何達致融會貫通呢?我認為除了讀書方法外,更根本的是對學科的感知。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假如沒有千蒼百孔的教育制度

Posted on Updated on

有時我在想:假如沒有這個千蒼百孔的教育制度,人們還會從這些荒謬的教學上得到反思,尋找出什麼才是最佳和最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態度和教學模式,找出教育的目的為何,找出應該如何立身處世?在反抗的過程中,我們被激發而作出了很多的思考。要是教育是完美的,一切都符合己意,自我感覺良好,我們根本不會理解和體會到學習路上曾經是如何地艱難,從古至今是如何改變。沒有在不義的環境中活過,就不會想什麼才是最理想的教與學,即使去想亦因沒有挫折而無法想得透徹。我們相信一切,然後就只會按既定的模式學習,讓一切順其自然,無意識地應付著眼前的一切。社會給予你什麼目標,你就全都相信,全都奮力地追,到最後很難對未來有自主性的思考,從而得出屬於自己的理想。

繼續閱讀文章 »

抗拒TVNews

Posted on Updated on

香港教育城的TVNews行之已久,每星期提供數段明珠台的新聞及練習供學生一個英文學習平台,不過很多學生都對此平台十分抗拒。箇中原因,我嘗試分析一下:

  1. 學生本身對學習英文就很抗拒
  2. TVNews練習量過多,造成功課壓力
  3. 老師硬性規定完成進度,帶強迫性而非鼓勵性,學生抗拒,只求交貨,不求學習
  4. TVNew對低form來說有太多深字,需不斷查字才能理解內容,興趣下降
  5. 同時硬吸太多生字,難以記憶和消化,學習成效不大
  6. 題目設計多針對內容細微和無關重要的地方,對提升語文能力效果不大
  7. 回答問題需要重複看片數次,費時和令人厭惡
  8. 對新聞內容不感興趣,無法投入
  9. 其他同學不做,有樣學樣

繼續閱讀文章 »

從補習風氣到教育意義

Posted on Updated on

在香港,學生補習幾乎成為了一種必然,無論中學生、小學生,甚至是幼稚園學生都要補習,最近連大學都有補習服務了。補習名師利潤豐厚,一年收上上百萬計,個別甚至上千萬,就算只是小有名氣,收入也十分可觀,足見學店發展的蓬勃。就為什麼補習成風?或是說為什麼要補習?我想這與港人的習性與有重大關系,教育制度亦是一個關鍵。

從前日本人認為要達到成功,個人修為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學習知識和技術,在社會上各施其職,流水式生產就是,國家繁榮就是個人光榮,故日本的教育就是不停地灌輸知識,學習不同的技藝,教學偏重填鴨式教育。因此,日本有一種補習模式,就是街知巷聞的「公文式」。學生不用完全理解一門學術背後的意義,教育工作者會將它設計成形形式式的題目,教他們如何拆解,只要學生逐級逐級把題目做熟,自然就可以無意識地把問題解決,達到所謂的理解和運用,故學習進度異常地快,尤其適用於考試上,可說是一種無腦但高效的教學。

回到香港,成功的定義是完成所有課程,得到學位,升到大學,認為這樣就鐵定得到比一般人好的待遇,進而較輕鬆地得到更美好物質生活。要達到這樣,唯一方法是通過考試。不過,學校的辦學宗旨不只是讓你通過考試,而是全人發展,並不保證你所得到的所有知識都能應用在考場上,是否有用全憑自己的分辯。要在考場中脫穎而出,破解考試法則成為了港人心目中的最佳方法。通過補習,學生得到了最實用的技巧,最精簡的知識,足以應付公開考試。學店的教育模式,往往能讓學生以最輕鬆的途徑知道他們在應考時所需要知道的。

問題是,補習真的是必要的嗎?其實它某程度上是一種「促進性條件」,使你更易掌握知識,根本和老師的存在一樣,最終能否吸收到,全看你的悟性。事實上,只要你有恆心讀書,配以香港豐富的資源,根本可以無須補習而取得一切知識。可是,很多香港人真的不願學習,沒有興趣學習,補習對他們來說是逃避教育制度的方法,得過且過而不至於考得太難看。此外,香港人是很被動的,平日幾乎沒有任何動力促使他們自發地學習,但試不得不考,肥佬更是影響終身,所以要靠補習來強迫自己學習。很多香港人更是對學習有一種惰性,也很恐懼,他們不希望花時間深究制度上不要求的東西,更害怕自己走在錯誤或多餘的道路上,而補習提供了最短和方向正確的學習道路,所謂正確的道路,就是不偏離考試的方向。

我並不是完全否定補習的功用,正如一開始所說,它能促進學習,因為你可以利用補習優化自己的學習效率,解決一些學科上的問題,提醒你一些以為自己已掌握但實際不是的概念,亦有機會激發自己的學習動機。我們要考慮的是值不值得花錢來得到這一項「幫助」——有時「免費」的學校教師也能解決你的問題,過多的幫助也可能會成為一種依賴,又變成「無腦學習」。

現在學生鋒湧去補習,是無可厚非的,這也和教育制度有關,原因很明顯,因為現行的教育令競爭激烈,一場公開考試足以決定整個人生,當中亦帶有一些社會因素。香港是一個講制度、講機制、講效率的地方,信奉功利主義、效益主義和拜金主義,希望一切是流水式的、可控制的,加上殖民時代的管治模式,一個嚴格規範的教育制度應運而生。課程範圍是鎖定的,好處是確保人人都接觸過一定程度的知識,缺點是彈性不足,無法依從學生實際需要。有人對學習感到沒趣,有人跟不上課程,靠補習救命。制度又著重分辯人才,精英經層層篩選而出,要上大學必先打倒一個又一個的敵人,勝則平步青雲,敗則一無所有,補習猶如一種秘技,付出更少,收獲更多。密集的課程和公開考試控制了一切,自己的努力是必須的,但未必違致成功,補習則提供了額外的彈藥。教育,似乎已經外判給這些學店。

教育就是應付考試嗎?顯然不是,但教育制度似乎要把它扭曲成是,變得愈來愈功利,沒能通過考試,前路多數會比較艱難,社會不會輕易選中你,你在社會中的流動會比哪些高等教育出生的人慢。要得到較好的對待,「玩贏」考試這個遊戲規是不二法門。補習似乎成為了一種必須,因為不補習的話你能在試場上打倒對手的機會就小了,就如窮困的人要有成就一樣,不是不能,但輸了起跑,跑也未必及人快,機會小了。考試成敗關乎一個人的一生,誰不能不對它全神貫注?

有人認為教育的意義在於建立豐高偉績,或分辯人的能力優劣,那並不完全正確。教育的意義不單是傳授文化知識,還是建立人們的心靈,以正確的態度處世和建立人生,正常的教育是傳道、授業、解惑,學校必須要將這三點做到,而補習只做到授業而不能教會學生立身處世。所以,單靠考試決定一個人的優劣並不全面,亦不利全人發展,更會把學生引向功利。當功利蓋過一切,人們的理想就會被扭曲,只追求最大的物質利益,人生腐化得猶如行屍走肉,為錢而活就是我們的「美好前途」嗎?我們要走在生物文化層,還是更高的價值層?

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

韓愈—《師說》

又有人認為沒有通過正式教育,也能有前途,李嘉誠就是實例。這點我不否認,但他在數十年間走了比循正式教育更苦的道路,五零年代他每天工作16小時以上,晚上還要自修學習,走了痛苦而漫長的道路才達到今天的地位,付出的比任何人都多,以功利主義來評價,他實在走了很多冤枉路。要是他當年可以順利完成教育,他的致富之路會不會更順利呢?或是簡單一點,一個窮困人家的子女,要是沒有被教育過,他的前途是美好的機會有多大呢?甚至,他對人生會不會有另一種看法呢?教育,總是步向理想和美好前途的最佳途徑,正所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只是,我們必須要循標準的途徑去接受教育嗎?起碼在香港是有需要的,一個完成預科的人和一個在中五轉讀高級文憑畢業的人,哪個的認受性會較大?很多時都是前者,但香港的教育制度成功讓學生踏上非常美好的道路嗎?又不是,過於殘酷的考試和教育制度扼殺了追求的自由,製造了激烈的競爭和差距,有教無類並沒有實現,無論教育和社會都有數之不盡的不平等,身在其中你不接受就會落後、被壓迫,後段的路途沒有那麼美妙了,真是矛盾。

接受教育固然能大程度上豐富我們的人生,不過又因為一個過度規範、標籤和殘酷的教育制度,使教育的意義受到扭曲。為生計、為前程,我們被迫屈服於制度的規範,融入了功利的風氣,缺乏對理想、對人生的反思機會。學店教會我們如何應付考試,教不會我們何謂人生的真義。

要讓教育變得更有意義, 我認為理想的景況是寬鬆教育,給予很大自主性,同時要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引發學習的動機,亦要令老師成為一個可敬的職業,使老師教得有心,學生有足夠的學習機會。考試不能主宰學生,不成為標籤,只作為一個參考,學生可以自由地追求知識而不受太大的限制,社會不扁低、拋棄「考試低能」。無論你如何起跑,跑得比人快還是比人慢,都能被平等看待,能公平地向理想進發,以及建立無憾的人生。

芬蘭是一個成功的地方,芬蘭的教育擁有很大的教學自主,寬鬆、平等的學制,但人們依然擁有高度的知識,甚至不少人精通多國語言,為什麼?全因他們推崇教育,每個人都珍視學習的機會,而又不被制度阻礙。有教無類和因材施教切實實現了,同時社會亦平等看待所有人。你在起跑時落後並不重要,人們會扶你一把,你有自由和時間,不受社會壓力,只要有心,到後來總會讓你走到同一陣線上。

可惜的是,要在香港推行這種模式,短期內似乎並不可行。港人走的不是人文主義,而是功利至上、追求效益與實利,社會以成績作為最高的指標,社會階層分流與流動的關鍵。有些家長不明教育本義,部分學生未有學習熱誠,又有教師無心教學,社會以成績看人。一旦教育大幅度寬鬆化,學生會否珍視教育?社會又如何適應新的運作模式?最大問題還是香港人的價值觀。香港的教育從實際上要何去何從,還要進一步的探討。

有些概念可能未清楚表達,歡迎指出問題,共同反思

參考資料:

三三四奪命版

如是者地過著一天又一天

Posted on

混混噩噩,這就是我對今個聖誕假的整體評價。功課不多,這當然非常的好。本來我想好好地溫書,但當我座下來,我發覺自己是有心無力,力不從心。

每天都過著一樣的過程:差不多到中午才起床,我曾經想過早點起來溫書,但未到11:00總是沒有辦法起來,覺得有點眼訓,但我明明每晚12:30左右就去訓了。睡眠時間比這半年來都多了,但黑眼圈仍沒有消去。早餐與午餐相隔只有最多1個鐘,其實冇乜所謂,最豐富既早餐也只是一個腸仔包加一個吞拿魚包。

下午1:30-2:00就會坐在電腦台前,上了幾個慣常會上的網,包括nakuz、facebook、Uwants、HK Discuss,之後就開始做功課了,但效率一直低下。時間飛逝如流水,幾小時後沒做出很多成績來。有時,心中好想溫書,卻有心無力,到頭來又溫唔成書。

晚上剛食完飯時比較好,起碼有點心機去抄note。

從聖誕假正式開始一刻就每日如是,事事有心無力。原因?不明。

說電腦的誘惑我說不是,我是能夠節制的。當我毫無動力時,並不是想著要去打機或上網,只是腦海一片空白,不知該做什麼。到完全不想做任何課業時我的確會去上上網,打打機,有時還會去練練打字,因為這樣做比較忘我,可以消去腦海的空白。可是這些並沒有給我學習的動力。

或許困在家中太久了,半年以來都冇乜活動,更冇乜事令我有很多成功感,中五的生活是平淡的,從前的美好事物很多都失去或淡化了,包含最重要的友情。

或許我需要一次大型的戶外活動來舒展一下,一次踩單車活動就是一星期以來我的焦點所在。可是,人們總是來無蹤去無影,行蹤飄忽不定。第一次親自大規模召集,日期就一改再改,這頭迎合大多數人時那頭大家又突然放晒飛機,這的確令我咀喪。這有否影響我的學習心情?我不肯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需要一點刺激。

我曾對自己說「溫書吧」,我知自己再不溫習可能就會大禍臨頭,可就是沒有足夠動力,自己強迫自己並沒有意思。我想這種壓力更有可能是現在情況的源頭。如果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反使自己喪失該有的動力,實在太可悲了吧!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每日所做的事同樣,同樣毫無意義。但求自己短期內精神過來,充滿活力地迎接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