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

記柏林歸程

Posted on Updated on

DSC07087
本來從柏林回哥本哈根會搭巴士,但復活節的遊客實在太多,即使一星期前預訂都已告額滿,只好用三倍的價錢改搭飛機。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東德特產 Vita Cola

Posted on Updated on

DSC06417

以前看過一篇遊記,內容提到東德有種名為Vita Cola的山寨可樂。由於冷戰時期,作為美帝象徵的可口可樂無法入口,以致東德人民缺乏一款老少咸宜的飲料。因此東德政府於1956年下令研發自家的無酒精飲料以作代替,Vita Cola隨即應運而生。東西德統一後,Vita Cola曾絕跡市場幾年,到1994年因東德情意結而捲土重來。

繼續閱讀文章 »

祖國歌 Was ist des Deutschen Vaterland

Posted on Updated on

清朝道光年間,中西方交流頻繁,長毛狀元王韜到歐洲遊歷,3年後回國,開始著手編寫他在歐洲的所見所聞。其中一本《普法戰紀》記述1870年爆發的普法戰爭,並於1871年在香港《華字日報》連載。在書中他翻譯了兩首歌曲的歌詞,其中一首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法國國歌《馬賽曲》,另一首則是德國的《祖國歌》(即將要介紹的歌曲),它們成為中國史上首兩首具中文翻譯的西洋曲樂。

《祖國歌》(德文:Was ist des Deutschen Vaterland),直譯是「何謂德意志祖國」,是德國愛國詩人Ernst Moritz Arndt於1812年創作的一首詩,音樂家Gustav Reichardt於1825年譜成音樂。在1866年普奧戰爭爆發前作為德國的非官方國歌廣為傳唱。

繼續閱讀文章 »

爆笑二戰/冷戰笑話

Posted on Updated on

德國在二戰
德海軍某U潛艇盯上了一艘單獨航行的盟軍軍火運輸船,用魚雷擊中了它,運輸船發生大爆炸,船上的輕重物資滿天飛。德軍U艇洋洋得意地浮出水面觀看戰果,這時一輛被炸上天的M4坦克從天而降,正好砸在潛艇上,使它成為二戰中唯一一艘被坦克擊沉的潛艇。

歐洲某海灣,德海軍的佈雷艇每週一、三、五來佈雷,英海軍掃雷艇每週二、四、六來掃雷。有一天英國人厭煩了沒去掃雷,想看看明天會發生什麼 事。結果第二天德軍佈雷艇撞中自己上次布下的水雷沉沒。英國人把德國人救了上來,德軍艇長破口大駡:“你們怎麼能這樣不負責任?這在我們海軍裏是絕不允許的!”

德國一個老頭,是個聾子,在如廁時,突然蘇聯戰機空襲,雖然房屋倒塌,可是全家人都沒有事情,家裏人扒開衛生間的牆壁,發現老頭在那兒樂,說:我一拉抽水馬桶的繩,屋就倒了。

意大利在二戰
墨索里尼進軍羅馬。
為了盡快壓制人民的想法。墨索里尼站在一棟大樓的陽臺上。向五萬名法西斯黨徒喊話:“誰是義大利的救星?”
五萬人大聲回答:“墨索里尼!”
墨索里尼非常開心:“誰是義大利新領袖?”
五萬人再次大叫:“墨索里尼!”
墨索里尼陶醉了:“義大利應該由誰來統治?”
五萬人更大聲:“墨索里尼!”
這時。“布咕”一聲,不知誰放了一個屁。
墨索里尼大怒:“哪個混蛋在放屁??”
五萬人呼聲如雷:“墨索里尼!!”

1943年盟軍在義大利登陸,有一個戰場,盟軍激戰一早晨,無一傷亡,惟一的損失是自己的飛機把空降兵投到了大海裏(把沙洲當成了灘頭)。

薩拉落登陸戰中,盟軍在灘頭沒有遇到抵抗,隨軍記者報導,盟軍在灘頭遭遇的最強的抵抗來自於當地動物園因為轟炸流落出來的一隻美洲豹,咬傷了兩名美軍士兵。

美軍轟炸薩丁島前面兩個小島,上面駐紮了1萬多義大利人,但是最後盟軍轟炸總共炸死了40多名義大利人,義大利就接受了美軍飛行員的勸降。

北非戰爭前期,一個義大利要塞在英軍打了幾梭子子彈後就打了白旗,意軍指揮官一本正經地對英軍指揮官說:“我們已經打完了最後一發子彈。”這時要塞裏他的身邊堆滿了義大利製造的軍火。

在南斯拉夫,一名被遊擊隊俘虜的德軍軍官十分驚訝地問:“你們哪來的反坦克炮啊?”當遊擊隊員告訴他是從他們的盟軍——義大利人手裏繳獲的後,他感慨不已:“唉!這些可愛的義大利人。”

北非戰役,英軍坦克向義大利的反坦克炮陣地衝鋒,數量不多,衝鋒開始的時候,義大利人開炮還擊,剛射擊了兩三分鐘,突然停止抵抗,舉了白旗,當英國人問及原因,義大利人理直氣壯地說道:“因為我們的彈藥箱沒有撬棍打開,所以我們被迫投降。”

1940年6月30日,義大利駐利比亞總督巴爾博元帥在托卜魯克上空被義大利自己的高射炮兵擊落。義大利人為了掩飾這一慘重的不幸事件,便宣佈 元帥是在同英國人進行空戰中遇難的。格拉齊亞尼元帥成了他的繼任者。這可能是義大利防空部隊在二戰中戰果最輝煌的一仗了,可與美軍獵殺山本五十六相媲美。 順便說一句,巴爾博是二戰中被誤傷的軍人中軍銜最高的人。

在北非,5000人的義大利軍隊遇到一個連的英軍設下的路障後就地繳械了。

英軍長官通過電臺詢問坦克手抓了多少個俘虜,得到的回答是1英畝軍官,9英畝士兵。 由於戰俘太多,英軍太不及造戰俘營了,只要讓軍需官發給義大利戰俘原材料,讓他們自己搭個戰俘營把自己關起來。

一個德軍軍官發現兩個英軍壓著差不多一個連的義大利戰俘,為了解救他們,向英軍射擊。結果義大利人終於跑起來了,不過是朝英軍陣地跑去。

蘇聯編
某人在公共場合罵勃涅日列夫是白癡,結果被判若干年。
他不服,去問法官。
法官說:“侮辱國家領導人是兩年,其餘是判你洩露國家機密..”

美術館裏有一幅描寫亞當和夏娃的畫。
一個英國人看了,說:“他們一定是英國人,男士有好吃的東西就和女士分享。”
一個法國人看了,說:“他們一定是法國人,情侶裸體散步。”
一個蘇聯人看了,說:“他們一定是蘇聯人,他們沒有衣服,吃得很少,卻還以為自己在天堂!”

戈爾巴喬夫視察農場,看到豬兒乖乖,一時興起站在豬中間照了張像。
待到報紙準備發表時,編輯為照片的標題犯了難:“戈爾巴喬夫同志和豬在一起”不好
“豬和戈爾巴喬夫同志在一起”也不好
……
報紙出版後,照片下的說明文字是——“左起第三位是戈爾巴喬夫同志”

四個國家各一女二男被送到荒島,過了幾個禮拜人們去探視.
英國人的那個島上三個人還規規矩矩站著,其中一個男人說“你忘了介紹我們互相認識”
法國島上只有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該男人聲稱“我們達成了協議,一個人分享女人一周”
西班牙島上只有一個女人,他帶著厭惡的神情說“他們為了我互相決鬥,都打死了。”
最後人們來到了俄國島上,這裏的情況大不相同,
只見兩個大男人坐在一張桌子旁,正激烈辯論,旁邊是大量東倒西歪的伏特加酒瓶,當人們問起女人到什麼地方去了的時候,一個男人輕蔑的說;"群眾正在地裏勞動!”

伊萬看電視,是勃烈日涅夫在演講。伊萬覺得無聊,換了一個,還是勃烈日涅夫在演講,又換一個,還是他。
伊萬一連撥了幾十個台,最後累了,準備關電視。這時候電視畫面變成一個KGB,怒氣衝衝地叫:“你再敢換?再敢換?再換判你10年大牢!”

某日蘇聯舉行國慶遊行,沿著大街開來了炮兵、機械化步兵、坦克、自行火炮、戰術導彈、戰略核導彈,破壞力一個比一個大;佇列末尾卻是兩個帶公事包的矮子。在看臺上勃列日涅夫驚訝地說:“這兩個人破壞力比核導彈還大!他們是什麼人?”
KGB頭子說:“不是我的人。”
國防部長說:“沒見過他們。”
蘇聯總理說:“他們是國家計委的…”(一塌糊塗的蘇聯經濟!)

莫斯科地鐵中。
“公民您好。”
“您好。”
“請問您是KGB的同志嗎?”
“不是。”
“您以前是嗎?”
“不是。”
“您的直系親屬中有在KGB系統工作的嗎?”
“沒有。”
“您的朋友中有在KGB系統工作的嗎?”
“沒有。”
“您的直系親屬的朋友中有在KGB系統工作的嗎?”
“沒有。”
“您的朋友中有直系親屬在KGB系統工作的嗎?”
“沒有。”
“您的直系親屬中有直系親屬在KGB系統工作的嗎?”
“沒有。”
“您的朋友中有朋友在KGB系統工作的嗎?”
“沒有。”
……
“那麼請你把腳挪開,你踩著我了。”

一個莫斯科市民的鸚鵡丟了。這是只會罵人的鸚鵡,要是落到克格勃的手裏可糟了。
這人隨即在報紙上發表了一篇聲明:
“本人遺失鸚鵡一隻。另外,本人不同意它的政治觀點。”

蘇聯某地出土了一具古屍,科學家們使盡渾身解數也沒能鑒定出他的年代
這時候來了兩個自稱是KGB的年輕人,二話不說把古屍架進了間小屋
不大工夫,年輕人出來拍拍手說“2235年前的”
科學家們大駭,忙追問KGB究竟掌握了什麼高技術手段
“這很簡單”年輕人整整衣服說“他自己招了”

勃列日涅夫訪問印度,發現阿三隨地小便,竊笑不已
印度總理十分不快,回訪莫斯科的時候便滿大街找,不禁感歎蘇聯人民素質高,
但又很不甘心,皇天不負—印度總理終於發現有個人在路邊澆牆呢,大喜–
勃列日涅夫惱羞成怒下令追查,最後回復印度總理說——“那人是印度駐蘇大使”

一位公民打電話到基輔電臺問主持人:“共產主義到底是藝術還是科學?”
主持人說:“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科學”
“為什麼?”
“如果是科學的話,他們應該拿狗做試驗。”

史達林的權威
史達林在大會上引經據典地說:"馬克思和列寧說1+1=2,而托洛茨基和布哈林說1+1不等於3.是托洛茨基和布哈林說的對呢?還是馬克思和列寧 說得對呢?"(下面聽眾一臉疑惑),"毫無疑問,是馬克思和列寧說的對!"(底下熱烈鼓掌)"托洛茨基和布哈林是帝國主義派來的間諜,說1+1不等於3的 人是多麼的無恥啊…"

有個人向赫魯雪夫彙報說:“現在大劇院正上演一個劇,裏面有您出現,每當您一出場,下面就熱烈鼓掌。”赫魯雪夫聽了以後非常得意。有一天他買了一張普通票,去看這個劇,他陷入了沉思,忘記了鼓掌,這時旁邊有人推了他一把,緊張地說:“哎!你為什麼不鼓掌?不要命啦?!”

在蘇共二十三次代表大會上,勃列日涅夫作報告,他問:“我們這裏有沒有敵人?”一個人回答:“有一個,他坐在第四排第十八號位子上。”勃問:“為什麼他是敵人?”回答:“列寧說過敵人是不會打瞌睡的,我發現全場只有他一個人沒有打瞌睡!”

在蘇聯的一次大會上,主持人突然說:下面請認為社會主義好的同志坐到會場的左邊,認為資本主義好的同志坐到會場右邊。大部分人坐到了左邊,少數人坐到右邊,只有一個人還坐在中間不動。主持人:那位同志,你到底認為社會主義好還是資本主義好?回答:我認為社會主義好,但是我的生活像是資本主義。主持人慌忙說:那請您趕快坐到主席台上來。

集體農莊莊員伊萬在河裏捉到一條大魚,高興的回到家裏和老婆說:“看,我們有炸魚吃了!”
“沒有油啊。”
“那就煮!”
“沒鍋。”
“烤魚!”
“沒柴。”
伊萬氣死了,走到河邊把魚扔了回去。那魚在水裏劃了一個半圓,上身出水,舉起右鰭激動地高呼:“史達林萬歲!”

戈巴契夫訪美,雷根邀其享用米國最新科技成果:全自動超舒適馬桶。 用畢,戈巴契夫從心底讚歎,暗下決心:我國也要研製。 回國後,一
個攻關部門成立了,進展順利。可是,雷根突然訪蘇,戈巴契夫 措手
不及,召開緊急會議,給攻關部門立下軍令狀:三天後必需制出。 三天後,報曰:可也。戈巴契夫遂與雷根會談,久久不見雷根有便意,左右
加巴豆於咖啡被雷根飲,終於,雷根如廁。 雷根端坐馬桶之上,事畢感到的確舒適如意,心想,蘇聯的確利害,這麼短時間就研製出這麼舒適馬桶。不行,我得好好研究一下,為我國的發展提供第一手資料。 於是,雷根又一次掀開馬桶蓋,扭了一下按鈕,只見,馬桶下伸出一隻手,
將雷根的臉仔仔細細地抹了一遍
勃列日涅夫和美國總統卡特在瑞士開會,休息時間兩個人很無聊,就開始比誰的保鏢更忠誠。卡特先來,他把自己的報鏢叫進來,推開窗(外面是20層 樓)說:“約翰,從這裏跳下去!”約翰哭著說:“你著麼能這樣呢,總統先生,我還有老婆孩子呐。”卡特被感動了,流著淚說是自己不對,叫約翰走了,然後輪到勃列日涅夫,他也大聲叫自己的保鏢伊萬。“伊萬,從這裏跳下去!”伊萬二話不說就要往下跳,卡特一把抱住他說:“你瘋了?跳下去會死的!”伊萬一邊掙扎著要跳下去一邊說:“放開我,混蛋,我還有老婆孩子呐。”

列寧的夫人曾經當面指出史達林的專制獨裁統治,令後者氣急敗壞,史達林說:“你再說,我就宣佈你不是列寧的妻子!”

三個囚犯在蘇聯監獄裏聊天,突然一個囚犯問其他兩犯人你們為什麼被關進監獄。第一個犯人說:“他們指控我反對托洛茨基”,問話的犯人驚訝的說:“那你真是 太冤枉了,他們說我支持托洛茨基”。這兩個犯人朝著第三個犯人問:“你是怎麼進來的?”第三個犯人說:“我就是托洛茨基”!

那是戈巴契夫還是總書記的時候。
一天因私外出,嫌司機車開的太慢,催促了好幾次。但因交通擁擠,還是不能讓他滿意。最後戈巴契夫一把搶過方向盤,把司機推到後面,自己開起來。他一路橫衝直撞,造成一片混亂。
有人達電話向交通局長反映。
局長大怒,質問改地段交警。
局長:“看到肇事者沒有?“
員警:“看到了。”
局長:“為什麼不逮捕他?”
員警:“我不敢?”
局長:“為什麼?”
員警:“他的官很大。”
局長:“有多大?”
員警:“不知道,反正戈巴契夫是他的司機…..”

勃列日涅夫當政時期,美國總統尼克遜訪問蘇聯。
在記者招待會上,尼克森想借機宣揚美國式的民主,於是說:“在我們美國言論自由,任何人都可以在白宮前,大罵:‘尼克遜是王八蛋!’肯定沒有員警來抓他。”
勃列日涅夫不動聲色平靜的說:“在蘇聯同樣也是言論自由,任何人也都可以在克里姆林宮前大罵:‘尼克遜是王八蛋’同樣也沒有員警來抓他!”

三十年戰爭簡述

Posted on

起源

“三十年戰爭”的故事要追溯到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的時候:查理把他的帝國分給了他的兄弟斐迪南和他的兒子菲力浦 二世。菲力浦二世繼承了西班牙和荷蘭(儘管沈默者威廉後來幫助荷蘭恢復了獨立)。斐迪南得到了德國的土地--並且最終取代他的兄弟,成為了神聖羅馬帝國皇帝。

當斐迪南去世時,他把德國的土地留給了他的兒子馬克西米利安(Maximilian),他後來又將這些土地留給了他的兒子馬賽厄斯(Matthias)。馬賽厄斯去世時沒有子女,這些德國土地被留給了他的堂兄弟斐迪南二世。

拋出窗外事件

在那個時代,德國的領土是由很多小塊的土地所構成,每塊土地都由一位富有權勢的王子統治,這些王子都效忠于德國國王。每位王子都有權決定他的臣民應當 信仰天主教或是新教。很多德國王子(以及他們的臣民)都是新教教徒。但是,與他的曾曾叔叔查理五世一樣,斐迪南二世也是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他痛恨新教 --並立即開始頒佈法律,在他的王國中禁止舉行新教的禮拜儀式。

在德國某個被稱作波希米亞的地方,新教的王子們被激怒了。他們的新教臣民也火冒三丈!他們聚集在波希米亞的城市布拉格,準備好向斐迪南的天主教法律抗議。

但是,斐迪南甚至不在德國。他已經去旅行了,留下他的兩名官員替他管理他的王國。

這兩名官員不知道如何應付這些來勢洶洶的新教教徒。他們先是試著對他們進行勸說。後來,他們緊張地命令人群散開。“不!”這群人喊道。後來,他們的一名領袖建議:“讓我們殺掉這兩個官員,建立一個新的新教政府,立刻動手吧!”

聽到這話,兩名官員迅速撤退。他們跑到了布拉格的皇家城堡中,把自己鎖在了裏面。新教教徒們跟隨著他們,攻破了城堡的大門,湧入了城堡的大廳和房間。 最後,他們找到了那兩名躲藏在距離城堡的庭院50英尺高的樓上房間裏的官員。這兩個人推來一張巨大的木頭桌子,企圖把自己與人群隔開,但是這根本不起作 用。叛亂者們掀翻了桌子,抓住了這兩個官員--把他們從最近的窗戶裏扔了出去!

這兩名官員甚至都沒有受傷。他們站住了腳,逃跑了。後來,忠於斐迪南的天主教徒們說:“聖瑪麗保護了他們!”但是,德國的新教教徒們評論道:“這不足 為奇。他們落在了一個柔軟的肥料堆上。”這場事件引發了其後30多年的戰爭。後來,這次事件被人們稱作“布拉格拋出窗外事件 (Defenestration of Prague)”;“fenestra”是拉丁語單詞,意思是“窗戶”,因此,“defenestration”指的是“把某人拋出窗外。”

叛亂爆發

發生叛亂的新教教徒現在宣佈自己脫離了斐迪南的統治。或許他們不認為斐迪南會對他們還以顏色。很多德國人並不把斐迪南放在眼裏。他是一個矮胖的小個子男 人,長著紅頭髮和藍眼睛,整天樂呵呵地,沒有深謀遠慮。他總是匆匆忙忙地出入於他的宮殿,看起來更像一位僕人而不是一個國王!他向窮人施捨錢財,每天去教 堂禮拜,把閒暇時間都用來打獵。

但是,斐迪南並不像他表面上那樣溫和無為。他決心使德國繼續成為一個天主教國家。斐迪南還有一個遠大的抱負:他是德國的國王,但是他也想要成為神聖羅 馬帝國皇帝。在過去的一個世紀左右的時間裏,一個傳統已經形成:要想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一位國王必須說服7個德國王子在一場名為“三政會”的特殊會議 上推選他登上這一地位。這些王子或“選舉者”中有3人是新教教徒--並且是參加了叛亂的新教教徒!

要想獲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稱號,斐迪南必須把他的新教領土和他們的王子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於是,他說服了奧地利和西班牙的同盟,組織了兩支由強壯 而富有經驗的士兵組成的大軍。這些軍隊進入了波希米亞,與反叛者交鋒--幾乎立刻就將他們打敗了。斐迪南回到了波希米亞,絞死了叛亂者的領袖,把他們的首 級掛在了布拉格最大的大橋的欄杆上。然後,他奪回了新教叛亂者的所有土地,把它分給了他忠誠的天主教臣民。最後,他迫使選舉者們推選他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

外國介入

但是,斐迪南的舉動並沒有粉碎這場叛亂,而是激發了更加動盪的局面。另一些位於德國北部的新教王子並沒有參與叛亂--但是他們無疑不願意看到新教教徒 的土地落入天主教徒手中。接下來會否輪到他們的土地被奪走?同時,英格蘭、荷蘭和丹麥(位於荷蘭北邊)的新教國王們也感到不快。當他們觀望德國時,他們看 到了一位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他聯合了兩個其他的國家,準備對新教教徒進行掃蕩。如果接下來這個三國聯盟決定襲擊英格蘭或丹麥怎麼辦?

因此,丹麥國王克利斯蒂安四世召集了一支由30000名士兵組成的軍隊,開始向德國進發,決心扼殺斐迪南不斷增長的權力。克利斯蒂安四世是一位訓練有 素的將軍,也是一個聰明人。(他和英格蘭國王詹姆士一世經常用拉丁文相互通信。)他充滿了活力;根據一個流傳甚廣的說法,他只有在鍛煉的時候才停止喝酒, 只有在想要喝酒的時候才停止鍛煉。儘管他想要保衛新教,但同時他還希望為自己奪取一些德國的土地。

隨著克利斯蒂安四世的行進,他的軍隊開始壯大;詹姆士一世讓他的英國士兵加入了他的軍隊,德國新教教徒也加入了這位新教丹麥國王的隊伍。面對這支向自 己的首都行進的大軍,斐迪南請來了一位新的將軍,華倫斯坦的阿爾伯特(Albert of Wallenstein)。華倫斯坦熱愛戰爭。他是一個又高又瘦的人,喜歡穿帶有一道紅色條紋的陰沈的黑色衣服。“(他是)冷酷無情的,”天文學家約翰尼 斯·開普勒(Johannes Kepler)寫道,他這樣形容華倫斯坦:“只忠於自己和自己的欲望……貪得無厭,虛偽狡詐……總是默不作聲,常常做出暴行。”華倫斯坦甚至令斐迪南感到 害怕。

因此,當華倫斯坦率領著斐迪南的軍隊與克利斯蒂安四世的軍隊交鋒時,丹麥、英國和新教德國士兵立刻被打敗了。這些士兵四散而逃;克利斯蒂安四世本人也被迫逃命。斐迪南的軍隊進軍丹麥,將它一舉奪下!瑞典的新教国王古斯塔夫斯二世(Gustavus II)满怀恐惧地看着这一切。

瑞典宣戰

瑞典與丹麥比鄰;現在,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軍隊就在他的國境線上紮營。接下來,斐迪南可能會決定入侵他的土地,奪走他的王位,強迫他的人民成為天主教徒。

他召集了自己的大臣和貴族。他們都認為最好在華倫斯坦決定發動對瑞典的襲擊之前向對斐迪南的軍隊發起攻擊。瑞典的貴族們宣佈:“我們最好把我們的馬拴在敵人的籬笆上,而不要讓敵人把他們的馬拴在我們的籬笆上。”於是,瑞典軍隊做好了進攻的準備。

古斯塔夫斯比克利斯蒂安四世做好了更加充分的準備。他認真地訓練他的士兵,他付給他們很高的薪金,以使他們忠於自己。他給他們配備了最好的、最溫暖的 服裝:皮毛斗篷、手套和防水的皮靴。他教給他們分成小組作戰,因為這樣可以快速移動,從任何一側向敵人發起攻擊,而不是像大多數其他軍隊那樣排成一個長長 的佇列行軍。他是第一位讓自己的士兵穿上統一的軍服的歐洲指揮者!即使分散在戰場上,瑞典士兵也能夠通過他們明亮的藍黃相間的衣服認出彼此的身份。

古斯塔夫斯本人--一個高大的黃頭髮男人,有著寬闊的肩膀和健壯的體格--率領著他的士兵投入了戰鬥。瑞典軍隊將斐迪南的士兵趕出了丹麥,趕離了海 岸,趕回了德國。數千名德國士兵被殺死了。不久,古斯塔夫斯就率領軍隊進軍德國,追趕斐迪南的逃兵!到達德國之後,古斯塔夫斯說服了新教王子們加入他的隊 伍,一同反抗斐迪南。瑞典人和德國人一起組成了一支新教聯盟軍,席捲了德國的中心,向斐迪南的首都維也納進發。勝利似乎就在前方。

和議

但是,斐迪南並不想投降。他命人刺殺了華倫斯坦的阿爾伯特,任命另一位將軍重整他的軍隊。隨著新教聯盟軍的推進,古斯塔夫斯在一場戰役中身亡了。沒有 了他的領導,新教聯盟軍開始四分五裂。瑞典士兵開始變得組織渙散。德國新教王子一個接一個地來到斐迪南面前,願意與他講和。這場戰爭打了16年,現在,他們做好了停戰的準備。

斐迪南慢慢地與他的敵人們講和。1年後,德國王子們和斐迪南簽訂了一份條約,規定每個新教王子都有權決定他的臣民的信仰--這與戰爭開始前雙方的協議 完全相同!17年的戰爭沒有取得任何成果。數千名德國人死於受傷或疾病。很多活下來的人也變得無家可歸;波希米亞3/4的村莊被毀掉了。斐迪南統治著一片 被毀滅的土地。

但是,戰爭還沒有結束。

法國介入及完結

野心勃勃的法國首席大臣紅衣主教黎塞留(Richelieu)看到斐迪南的實力已經被戰爭削弱。他希望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稱號落在法國國王而不是德國國王的頭上。在新條約簽訂幾周後,法國向斐迪南宣戰了。

戰鬥繼續打響。西班牙、瑞典與荷蘭重新加入了戰鬥。在一個接一個的戰役中,更多的德國人死去了。在一些地方,一半的居民被殺死了。鄉下堆滿了未經埋葬的屍體。士兵們在各地遊蕩,尋找食物,搶劫饑餓的平民。窮人開始吃起了青草,絕望地想要活下去。

但是此後,由於年事已高,再加上在戰鬥中耗盡了體力,斐迪南病倒了,不久就去世了。德國人繼續戰鬥--直到紅衣主教黎塞留也去世了。由於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和法國首席大臣都已不在人世,其他歐洲國家開始小心翼翼地尋求和平。

但是,戰爭在4年之後才完全停止。很多戰爭中的領袖都不再清楚地知道戰爭的目的所在!最後,在布拉格拋出窗外事件發生30年後,歐洲各國同意簽署威斯 特伐利亞和約。這份和約將德國的一些土地割讓給了瑞典和法國。其他的德國領土繼續由德國人統治。領土的四分五裂使得德國這個王國不復存在!

即使在簽署了威斯特伐利亞和約之後,法國和西班牙仍然繼續交戰了11年之久。30年戰爭仍在繼續,直到1659年,在首次打響41年後,戰爭才真正結束。

香蕉與德國的不解之緣

Posted on Updated on

眾所周知,德國人最能喝啤酒,還嗜食土豆和豬手。然而實際上,比利時人的人均年耗啤酒量比德國人多30公升,俄羅斯人的人均年耗土豆量比德國人多20%,至於對豬手的熱情,中國人也遠遠高過德國人。鮮為人知的倒是:人均年耗香蕉量,德國人在世界上首屈一指!

德國人不僅愛吃香蕉,而且還獨一無二地將其視為“繁榮昌盛”的吉祥物。沒錯,不少國家把本國的名山大川、異花奇草、珍鳥怪獸作為民族的象徵而引以為榮,但本土根本不長香蕉樹的德國如此看重香蕉讓人多少感到不可思議。

說到德國人鍾愛香蕉之因,也許可追溯至上一世紀。原來,當英國、法國、西班牙、葡萄牙、荷蘭、比利時等歐洲國家相繼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盛產香蕉的熱帶地區擁有殖民地時,德國人作為“遲到的殖民者”還不曾擁有一塊“熱帶殖民地”。於是在英、法、西等國從自家的殖民地掠來香蕉美美地享受之時,香蕉 對德國人來說仍是可望不可及的“夢中美味”。直到西元1884年德國也開始擁有一塊出香蕉的“熱帶殖民地”後,德國人的夢想才變成了現實。據悉當年,一家人圍坐在火爐邊啃吃這種“黃金般的尤物”,就被德國人看作“家庭富裕”的標誌。

然而好景不長,德國人有幸大吃香蕉的歷史僅僅維持了幾十年便匆匆結束了。據說,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另一個起因是德國被控掠奪了其他殖民國家的“香蕉資 源”。由於一戰最後以德國落敗告終,香蕉在德國又一次成了珍品。在此後的幾十年裏,不論在魏瑪共和國還是在納粹德國時期,香蕉與平民百姓無緣,而往往只是達官貴人家中的奢侈品。不難想像,在德國人心目中,香蕉在很長一段時期裏簡直成了“富貴”乃至“特權”的代名詞。第一任聯邦總理阿登納甚至把香蕉形容為 “經濟繁榮的晴雨錶”,其地位還高於馳名世界的大眾汽車。

而在東、西德把德國分為兩半的漫長歲月裏,較為富裕的西德人大吃香蕉常常使得較為貧窮的東德人眼饞得不行。誰也弄不清楚每年過耶誕節前,從西德地區寄往東德地區的包裹中夾帶了多少萬噸的香蕉。在1989年柏林牆終於被推倒之後,東柏林市郊通往奧德河畔的法蘭克福的大道旁,以香蕉此吉祥物為名的旅社、 酒吧、商店比比皆是,而且門前都矗立著用黃銅鑄成的香蕉模型……

另一個故事:

而1989年11月9日周四晚,柏林圍牆倒下,但由於當年資訊不發達,很多西德人到翌日仍不知道,只見大批東德人駕車駛進來,搶購他們甚少吃到的香蕉。

圍牆倒下前一晚,東德政府宣布放寬簽證限制,但由於是深夜時分,電視台未能及時報道。住在距東德邊界僅50公里的漢堡居民上床睡覺,想著明天上班和周末的事,絕少人知道,翌日會是一個不平凡的周五。

翌日,漢堡和東德邊境附近的西德城巿居民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大班衣著破爛的東德人,開著破爛的汽車,穿街過巷搜尋香蕉,嚇呆了不少人。

為慶祝車德解放,有西德人甚至買香蕉免費分給東德人,香蕉成為東西德人的見面禮。

東西德的統一曾經給德國經濟帶來一定的波動,但不論在上升期還是蕭條期,香蕉的消耗量一直在與年俱增。這是因為,對德國人來說,香蕉的含義不僅僅是一種水果,而且還是一種意味著“招財進寶”的“福物”呢!

繼續閱讀: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內部編)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外部編)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內部編)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一章,我將會講講柏林圍牆內的結構與東柏林人的逃亡例子:

berlin 1961-1989

記著,柏林是被東德領土包圍,而其中一半由盟國管理。要到西德要跨越半個東德才能到達,所以西柏林是東德人民可以逃離共產的唯一地方。

berlin wall

上面是摘自SCMP的柏林圍牆結構圖。很清楚地告訴大家,柏林圍牆絕對不只是一幅混凝土牆如此簡單,牆與牆之間是有著足足100米闊的防禦工事。內裡還有302座瞭望塔、22座碉堡、14000名士兵、600頭軍犬,簡直是插翼難飛。

讓我們看看越牆是如何地艱辛:

先自東柏林一面說起:首先是一幅3-4米高的混凝土牆,要越過它當然不難。但當你越了過去,遇到的是重重難關。一道通了電的鐵絲網就在眼前,如果你有幸通過鐵絲網,接下來要面對的不是障礙,而是重重監視網。這包括一座裝有探照燈的瞭望台,上面駐有數名士兵,還有先進的自動射擊系統。瞭望台之間會有一條繩相連著,這繩是用來掛狗帶的,使警犬也能有固定的巡邏路線。再來是一條道路,路上有車輛與巡邏隊巡邏。

來到這裡大家可能會想,只要利用載具,要突破這些防禦就不難了。當然沒有那樣容易!過了道路後你雖然已經完成一半的路程,但穿越圍牆仍然艱難,尤其對載具而言。因為你將會遇到一段6米闊的鬆軟泥沙路,人要踏過去已經不易,汽車駛過更有機會泥足深陷。算你成功越過,再來就是一個專為車輛而設的斜道,要是你橫衝直撞的話必定會衝入了這個陷阱了,你要不被撞死,要不因無法前進而被射殺。

順帶一提,當時蘇聯下令要對任何闖入圍牆的人格殺勿論,要是你步伐稍慢,你就要成為蜂窩了。

閃開了載具陷阱,還有更多的障礙等著你!捷克刺蝟已經排開,擋著任何車輛的去路。另外最恐怖的東西並未在上圖標示,就是一個反坦克地雷陣。要是你連最後這兩個障礙都越過了,恭喜你,可愛的西柏林就在你眼前那3-4米高的L形混凝土牆後面

至於士兵的裝備我不多說了,看圖就再清楚不過。

越牆的代價

聰明的人可能想到,既然柏林圍牆的工事如此周密,用地道穿過圍牆不就簡單得多嗎?可惜,你算漏了一點。要知道當時東柏林每人都受到秘密警察監視,而一位秘密警察要監視的人數只有50人!要逃離他們的法眼容易嗎?似乎當你拿起鐵鏟在後院掘出一個大坑時已經引起他們的注意了。

事實上,圍牆周圍有著最少71條地道,短有30尺,長有170尺,但它們大多都在中途被發現而封閉了,只有20%是成功能夠為自由出一分力。利用地道而成功逃亡的人不多,估計只有數百人。而在這28年中,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傷。

接下來我們看看一些越牆者的故事:

1961年9月人們還有可能穿越東西柏林,如通過這座位於東柏林,窗戶卻面向西柏林的建築物……

第一位死在柏林墻下的逃亡者

彼得•凡西特(Peter Fechter)

1961年,當十八歲的東柏林青年彼得•凡西特在到達牆跟翻身躍牆,他已經爬到了柏林牆的頂部,只需要再加最後一把勁,就可以達成目標,就在這個時候,槍聲響了……

彼得滑落回柏林牆東側……

身中數彈的彼得倒在柏林牆下,血流如注,這期間,他不停地呼喊救命,呼聲驚動了西柏林一邊的邊防軍人。軍人們扔過來一個急救包,但血將流盡的彼得•凡西特已無力自救。彼得就這樣在牆下躺了五十分鐘,沒有一個東德士兵前來管他。

彼得的呼喊聲一點一點的低下去了,低下去了……

彼得•凡西特(Peter Fechter)被東德士兵擊中,倒在柏林墻旁

西柏林的人群爆發出憤怒的抗議聲。“你們是殺人犯”“你們是法西斯!”上千群衆怒吼著。西德的士兵冒險跑到柏林牆邊(這是極其危險的,柏林牆西側依然是東德的土地,士兵已經“越界”,完全可能被槍擊)翻身躍牆將這位東德青年擡起來,但是太晚了,彼得已經停止了呼吸。

他的血已經流盡了,在他藍眼睛裏最後映出的,依然是東柏林。這是柏林牆將柏林城和它的人民分割以來,第一位在逃亡中死於槍擊的東柏林市民。

1962年8月17日,彼得•凡西特(Peter Fechter)成了東德邊防警衛的靶子。幾小時後他因傷勢過重死亡。

如果說彼得最大的不幸在於他最終沒有成功,我不知道下面這個最後“成功” 的例子,是不是算幸運。

傳奇式的故事-空中熱氣球逃亡

1979年的一個深夜,東德黑色夜幕的上空出現了一個高度爲28米的歐洲歷史上最大體積的熱氣球。當這個熱氣球接近柏林牆地域時,被東柏林地面警衛發現。三束探照燈直射黑色天幕,追蹤監視著這個看來企圖越境朝西柏林飄去的熱氣球。就在地面警衛朝這來歷不明的巨大熱氣球開槍射擊之前,熱氣球迅速 高升,爬上了兩千六百米高空,隨後不知去向。

這個熱氣球的吊藍裏,裝著兩個東德的家庭,大人小孩一共八口人。

他們在快速升高後,可能由於慌亂,失去了方向。當在空中飛行28分鐘後,熱氣球安全降落地面。悄悄掀開覆蓋了他們的巨大氣球布,看看週邊環境:叢林荒草,遠近沒有人煙。

他們無法判斷究竟是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西德,還是不過在空中轉了一個圈,仍在東德境內。或者,已經非法進入了其他國家的土地。他們不知該如何是好。

1971年:東德邊防警衛從隔離帶拖走一名被子彈打傷的逃亡者。

他們既非科學家又非運動員,雖然對氣體動力學一無所知,但自從萌生了用熱氣球逃出東德的想法,就開始白手起家。買來了有關的書籍,從頭學習有 關原理。買來大量的紡織品,利用自己研製的相關設備一次次實驗將要充當氣球外體的布的質量。氣象學要掌握、操作要掌握,材料學、工程學、物理、化學、力學 等等知識都需要。後來,那個奇跡終於悄悄地在這一對普通東德人家的房頂下誕生了。

在那個神不知,鬼不覺的深夜,那個歐洲最大的熱氣球載著兩家人的希望和夢想,升上了東德陰霾的天空。他們什麽都想到了:出境前被打落墜地、被逮捕入獄,出 境後落入海中或落在人家房頂,落在城市中心等等,無論什麽意外事故發生,好歹總要面對一個結局。他們就是沒想到,什麽意外也沒發生,但是當氣球安全著陸 時,竟是無人理睬。

兩對年輕的父母,帶著四個年幼的孩子,悶在氣球巨大的布面下,把未來的結局想設想了一遍又一遍:走出這泄了氣 的熱氣球,要麽被東德政府關進監獄;要麽向其他什麽國家的政府投案自首;要麽在西德安居樂業,重獲新生;…… 想想爲這次逃亡而長久地嘔心瀝血,看看四個無辜的孩子,他們無法承受被東德政府關進監獄的命運,他們不敢走出氣球,乾脆把命運交給了上帝,聽天由命。這時 他們唯一能作的,就是祈禱。

降落整整24小時以後,軍人來了,揭開了氣球。他們對這八個逃亡者說出了他們盼望了多少年的話:“你們自由了!這裏是西德的領土”

1989年11月11日:駐紮在邊界上的東德軍隊觀望著牆上不斷變大的裂口。

自由的代價 沖向柏林墻

在柏林牆剛完成的那一年,由於牆還不是很堅固,有人就想出了辦法,開重型車輛直接撞牆,直接衝開柏林牆進入西德。1961年,這類事件多達14起。

逃亡者要面對的絕不僅僅是堅固的高牆,還有來自軍隊和警員的密集射擊。而在槍林彈雨中全速前進去撞一堵大牆的行爲,毫無疑問是“雙重自殺行爲”。而這卻是當年東德一些逃亡者們投生的方式。

布魯希克和他的同夥就是利用大客車衝擊柏林牆,但是他們的行動從一開始就被發現了。軍隊和警員從多個方向向客車密集射擊,客車起火燃燒,彈痕累累!還 好,客車質量過硬,不但沒有熄火,還在布魯希克良好的駕駛下奮勇加速,一聲巨響,柏林牆被撞開了一個大缺口,整個客車沖進了西柏林!

歡呼的人群擁上來迎接,卻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駕駛座上的布魯希克身中19彈,他是用生命的最後意志堅持加速,沖向柏林牆的。當客車沖進西柏林的那一刻,布魯希克停止了呼吸。

1989年11月10日,東柏林居民奔向西柏林。

柏林人展開了一場爭論,布魯希克究竟有沒有看到他夢想看到的西柏林?最後是一個現場鏡頭寬慰了大家,從鏡頭上看,客車駕駛座位于西柏林之後,布魯希克還有一個擡頭的動作。是的,那時候他還活著!他的眼睛最後映出的,是他夢想中的自由世界-西柏林!他是一個成功者。

無論如何,柏林牆的故事已經結束了。而且,是喜劇性的結束。人間的故事,如柏林牆這般悲慘的並不少,能夠最終這樣收場的,已經很不錯了。

人們在柏林牆前樹立起了彼得•凡西特被殺的照片,用鮮花紀念他

德國人畢竟是幸運的,柏林牆見證了德國人的痛苦,全世界分享了他們的痛苦。他們被關注著。然而,還有那麽多的人,他們的痛苦竟然是完全默然的。

柏林牆倒下了,東德人終於獲得了他們夢寐以求的自由,然而,類似的悲劇卻並沒有在這裏地球上結束,我們看到在遠隔德國萬裏重洋的另外一個國家,依舊有一堵用來對付自己的百姓的牆巍峨聳立著,唯一的區別是,大多數人看不到甚至不知道這堵牆。

地面逃亡最簡單的方式是直接翻牆而過。看上去一人多高的牆可以翻身而上。但逃亡者從開始在邊境開闊地帶奔跑到牆下,再翻身躍上牆的這段時間內,生與死就完全聽天由命了。

繼續閱讀: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外部編)

香蕉與德國的不解之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