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應台︰不會鬧事的一代

此乃龍應台於1985年9月3日發表的文章,以下文本轉自香港雜評

今年5月27日的《紐約客》雜誌有這樣一篇文章:

我的母親生在柏林,僥幸逃過猶太人的大屠殺。今年母親節,我請她去看場電影。這部影片非常賣座,故事好像與非洲的黑人有關。排隊買票的行列很長。有一個年輕白人在行列間來往發散傳單,勸大家不要買票,因為這部片子是南非製作的。排隊的人大概都想的和我一樣:怪了;不看由我自己決定,不用你來告訴我。所以沒人理他。

入場之後,燈黑了電影正要開始,前座的兩個年輕女孩突然站起來面對觀眾,大聲地演講,解釋這部影片如何地蔑視南非黑人的慘境,希望大家抵制。觀眾中噓聲四起,有人不耐煩地大叫:這裡是美國﹔你要抗議到外面去!也有生氣的聲音喊著:我們付了五塊錢電影票讓我們自己決定愛看不看!然而有個微弱的聲音說:聽聽她們說什麼也好!

繼續閱讀

[轉]應試基因作祟

轉自東方日報

新高中推行大半年了,其他科目雖有改動,但教與學的都懂得拿捏,惟大部分老師和學生還未掌握通識科,習慣了不思考只懂背誦的同學(即大部分學生)更 視通識為洪水猛獸,而補習社和高中老師則忙於「拆解」。

當然,這只是一般性現象。有少數學校懂得教通識科,朋友的女兒也因有一位好的通識科老師,對社會議題的認知和思考能力都提高了。還 是老師最重要。可是,老師對通識的熱誠往往被考試要求打沉。一位年輕通識科老師參加了通識科考試評分工作坊後非常沮喪,他說同工都企圖把學生的答案系統分 類,這樣答多一分,那樣答又多一分。

對,這就是多年的「應試基因」作祟,大家只求建立應試技巧,不求深化和鼓勵思考。若學生離題作答,改卷員沒有「樣辦」跟隨,學生可 能會很低分。早前某電視台請名嘴答模擬通識卷,有些題目就連名嘴也不合格。

第一年的通識科考試還有兩年就舉行,且看通識科如何被應試基因「異化」。異化後的通識科可能還有一個惡性後果,即學生為了攞分,往 往會寫出最標準和安全系數最高的答案。數年後,當通識科累積了多份試卷,老師就能「揣摩」出改卷員心思,懂得教導學生循着這心思舉一反三,就可以加分。這 些都是可操練的應試技巧,但也可能是缺乏批判思考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