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制度

DTU Diplom—昇華版IVE

Posted on Updated on

DTU Ballerup Campus輪到介紹青鳥現時都在這邊上課的Ballerup Campus

DTU Ballerup Campus位於哥本哈根以西10公里的Ballerup,前身乃Copenhagen University College of Engineering的校舍,2013年與DTU合併後學校改稱DTU Diplom,現專門提供Bachelor of Engineering課程。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假如沒有千蒼百孔的教育制度

Posted on Updated on

有時我在想:假如沒有這個千蒼百孔的教育制度,人們還會從這些荒謬的教學上得到反思,尋找出什麼才是最佳和最適合自己的學習方法、態度和教學模式,找出教育的目的為何,找出應該如何立身處世?在反抗的過程中,我們被激發而作出了很多的思考。要是教育是完美的,一切都符合己意,自我感覺良好,我們根本不會理解和體會到學習路上曾經是如何地艱難,從古至今是如何改變。沒有在不義的環境中活過,就不會想什麼才是最理想的教與學,即使去想亦因沒有挫折而無法想得透徹。我們相信一切,然後就只會按既定的模式學習,讓一切順其自然,無意識地應付著眼前的一切。社會給予你什麼目標,你就全都相信,全都奮力地追,到最後很難對未來有自主性的思考,從而得出屬於自己的理想。

繼續閱讀文章 »

讀書為什麼?—對於80後綜援碩士的少許感言

Posted on Updated on

近日一位80後中大統計哲學系碩士於網上求救,指自己失業兩年,見200份工皆告失敗,後得蘋果日報大幅度報道及轉介一次面試機會,事件引來大眾熱烈討論,以下為新聞片段:

昨日從一位網友的facebook看到這編新聞後作和他了一些討論,得出以下結論:一切都和教育制度以及社會價值觀有莫大關系

繼續閱讀文章 »

[轉]中文無罪

Posted on Updated on

轉自:http://matthewwth.xanga.com/739438759/%e4%b8%ad%e6%96%87%e7%84%a1%e7%bd%aa/

作者:Matthew Lennard Wong

我們都傾向神化英語。

語言出現高低﹑優劣;而英語,顯然是高尚無比,故看英文報紙的人是具修養的,說一口流利英語也是必須的。

我常眼見著滿口吞吞吐吐的所謂英中學生,常因自己英語欠佳而常感自卑,盲目崇拜學校灌予他們的一套信念。我們生於華人社區,長於華人社區,硬要這地成操英語之地,硬要華人強造虛構的「英語環境」(英中),並硬要達到英國人的英語水平,其實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曾翻查英語何以成為國際語言,卻不得要領。原來,世界上暫時沒有任一國際組織或機構,有任何法定明文寫下承認英語是一國際語言;那麼,「英語是國際語言」便只是大家的認知,卻不是硬筆寫下的條文。英語作為世界語言,顯然是歷史的遺物。19世紀大英帝國殖民地遍滿天下,有「日不落帝國」之稱,而且英國海上貿易薘勃;那麼當然,英語是「世界語言」的地位便不明自曉。

然而,若然一個世紀前稱霸世界的是法國又如何?

在歐洲許多地區,英語未必是流通暢行的語言,尤其在東歐一帶更甚。至於法國人英語的遜色程度,更是盛傳於旅遊者之間,想去法國旅行而不通法語,恐怕頗有隱憂。法國雖與英國相鄰,然卻為世仇,法國人自信法蘭克民族是一個光榮的民族,並對英國人的成就感到妒嫉;所以,法國人根本沒有興趣去好好鑽研英語。

若然那樣的話,香港的英語教學政策,也是不揭自曉的,是英國殖民教育的痕跡。英國人所到之處均行愚民教育,作為宗主,以英語作殖民政府官方語言,故學子須習他們的語言入仕;並且,門檻非常高,以控制殖民者流入殖民政府的數量。不過,這個殖民政策的影子,一直從港英年代沿用至今。

不過有說,香港是個國際都市,英語是與外人溝通和貿易的重要工具,故港人要多習英語,亦無可口非。不過,「香港是個國際都市」,這是真的嗎? -  抑或僅為教育機構不懈宣傳下而產生的「認知」?

事實上,只要是沿海大城市﹑交通交匯處或地區首府,都基本上是「國際都市」;要數例子的話多不勝數:巴黎﹑東京﹑首爾﹑法蘭克福…. 只要當地人站在他們的角度,當他們看到這城市外人較多,那這城市就是「國際都市」了。不過,如我剛才提到,英語在巴黎是有限度流通的,流通地區可能僅限旅遊區﹑機場﹑商界;你即管試試走進小巷吃三文治,看看店主能否操英語;又例如東京,英語隨時比法國人還要爛,卻不也是「國際都市」嗎?可以想象,在這些「國際都市」裡,到底真正要在前線說英語的人會有多少呢?若你要在機場﹑旅客區或商界與外國人打交道,英語當然是少不免的,但要指示洋人到哪個閘口登機,哪件行李要收額外費用,真的需要學校所教到的學術英語嗎?

每個範疇也有他尊用的英語,例如機場和商界已有完全一套不同的專業英語,這是需要進到行業裡再慢慢學習的;但顯然,你不可能與外國人打交道時談及希特勒的<>,又或談及張五常的經濟理論。在職場工作的人會知道,基本英語作文書之用有時是需要的,但真正在職場上用英語對答,與外人決戰的機會其實不多,即使政府﹑學校這些機構,開會還是操中文的多,文書記錄亦更多用中文的傾向。社會有各行各業,在職場裡,我們的社會是否真的需要每一個人都能操得一口流利英語呢?是否每年10萬個中學生,將來都要走在對外溝通的最前線,天天碰見外人?事實上,還是不少人最終投身職場後,以荒廢英語者為居多。

除了就業和實用性問題,英語教學再引伸而來的另一問題,即便學習成效的問題。要搞清楚,能否學好英語,是「語言教學」的問題;然能否透過一種語言來看習其他學科,是「教學語言」的問題。普遍家長教師的思維就是,只要把所有學科統統用英語來學習,學生的英語能力便會突飛猛進;不過,事實如何,大家深知肚明。

我就問問大家一個問題:要一個法國人用中文來學生物,你怎樣看?

學習英語,是獨立學習一門語言的問題,故是「語言教學」的問題,然並不等於用英語學習各科,學科的吸收力便會較高;反而,是以反例較多。比如說,很多英中學生學了某科的英文術語,卻竟然不知相應的中文解釋是什麼,故無法向人解釋;又或,一些英中學生根本不知道英語字詞的意思,唯有猜猜度度,用直覺去理解(尤其答題時)。而且,英語學習學科令學生對學科對自身的關係和親切感大減,例如要用英語去理解香港的保育議題,用英語去了解「板間房」,用英語去認識文化大革命的經過,其實令學生對知識感覺更加疏離,嚴重阻礙了學生吸收學習的進度,以及推而廣之的 - 社會責任心。

出於對英語教育的崇拜,中國語文學習無聲無色地被邊緣化了。早前相信大家也多多少少有看過幾篇來自前名校生(現在為記者)的文章,文中提及在名校裡的校園生活,那時引發了好一場激烈的文字戰。根據他們所述,校裡學生會不屑中文,甚至不說中文,不修讀用中文的學科。事實上,中中被視為次等學院,中文學科也被標籤成英文欠佳的人的避難所 - 其實不公,也不對。結果,最諷刺的事發生了:作為中國人,卻對中國語文認識淺薄,偶語而無以言,執筆而無以對。更甚,大部分學生為追隨英語的高速列車,而拋下中文,但英文又抓不好,中文更被拋諸腦後,結果造就出更多中英皆欠佳的學生,形成「兩頭唔到岸」的語文障礙者。我不排除的確有學生能同時處理兩種語文的學習,然而那畢竟為少數(即使在英中亦然);那麼,我們的教育語言政策旨在培訓精通中英文理的語言通才,卻最終只有區區數成尖子最終達標,而以剩餘九成學生成為這政策下的陪葬品,以犧牲學生公平學習的機會,來培訓極少數的「英語人才」 - 對個別學生的先天能力完全置諸不理。中文其實是一種美麗的語言,歷史源遠流長,結構嚴謹,精簡易明。作為中國人,領頭在學校對自我文化進行摧殘,其實可悲。

語文政策進一步帶來的細微惡果,即衍生出學生被標籤化的問題。在1997年回歸以後,當時的教統局透過媒體大力宣傳「母語教學」,透過電視機和車站廣告洗腦式的宣傳,呼籲學校回歸以中文教學,指能提升學生對知識的親切感和學習的成效,教統局還表示會盡力協助學校轉營,並給予過渡期讓學校準備。然而,正當某些學校安然轉營之時,部分學校卻拖慢步伐,靜觀其變 - 最終它們勝出了,因為教統局忽然將「母語教學」叫停。那些轉營了的中學過了橋才知中計,從此被定位為「CMI」,永不超生,餘下未變的竟成了高貴的「EMI」,家長為此爭個頭破血流。一些以前蠻不賴的中學,經此一役,竟從此被標籤,不能翻身。這,就是整個「母語教學」運動推行的醜惡經過,造就了一批批被比下去和標籤了的所謂「中中學生」,剝削了大家平等地接受教育的平台,奠下了「只有英中才能上大學」這樣的謬論。如此謬例維持至今,成為全球教育體制中的一大奇境。事實上,幾乎除了香港以外,絕大部分先進國家城市的教育語言,均以母語為教學語言,絕不會有「法國人的學校用英語學地理」這樣荒謬的事;自然,也不會有學生因語言而被比下去。

學習英語,與以英語來學習知識,是完全兩回事 - 語言學習本身是獨立的。就算是香港的崇日青年,我看也未至於會用日語來看歷史書 - 除了非常精於日語的少數人。學習外語要靠的,其實還是自己,而不應盲目相信校園製造的「英語環境」便是「寶藏」,更不應以英語能力來評論和標籤學生,定他們優劣。

我自己的英語聽﹑寫﹑讀﹑說方面也無大問題,可以與洋人毫無障礙地交談;然,我的英語認知並非來自學校,而是來自平日看報紙﹑節目及多與洋人交談等等的機會來增長英語的熟練度 - 因為課本裡的英語,本來就不適用於日常的英語對答和交談;學校,真沒多大功用。

其實我不是想否定英語,更不是想說英語學不學也罷。無可否認,無論是否出於歷史原因,英語是世界語言是鐵定的事實;且透過英語能與世界各地的人溝通﹑交流,本身也是很有價值,很有樂趣的一件事。然而,學好英語與外國人交往,並不等於要從小到大便遺忘母語,更不代表要從小孩開始就要用外語來理解新的知識。

這樣的教育語言政策,其實害了一整代。

最後我只想說,我是支持母語教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