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政策

為何要接受官方思維?

Posted on Updated on

香港回歸已經十四年,市民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不斷提高,但中央似乎對這個進度(可能還有方向)並不滿意,三令五申要政府加強國民教育。終於,今年教育局就推出了「德育及國民教育」的課程諮詢稿,決心將國民教育獨立成正規、規範化的科目。國民教育要加強,早已有很大呼聲,本來課程推出應該會受支持,但課程內容令人大失所望,教什麼,如何教,實在令人深感不妥,更有灌輸官方愛國主義之嫌。此外,現今教育的內容多與這科重疊,令人質疑這一科到現在還有沒有推行的需要性。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國民教育小吐嘈

Posted on Updated on

國民教育的最重要目的是要讓學生更多地認識國情,但事實上國情教育早已包含在通識和中史科之中,為何要多此一舉?現在有老師已經為教學時數不足而叫苦連天。

又說我們需要將國民教育統合,為什麼我們要統一地從政府所定的角度認識國情?要認識國情學生只得從學習科目中取得?

這科叫德育及國民教育,可我毫不看見這科有很多涉及德育,反而我覺得中化所宣揚的道德價值和通識的個人成長、公民教育更符合德育。

我們的教育是要培養人們獨立、理性、客觀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向學生灌輸中央的價值觀、官方立場,以片面的認知誤導他人。這裡是開放的社會,價值觀要自然、理性地轉變,不能讓當權者強姦人民的意志。

政府叫民族意識不深的學生要「自我反省」。天啊,這是什麼年代,還講民族主義?為什麼要事事都得支持中國,要人盲目認同?

政府特別強調要學生支持和認同中國運動員,要為他們自豪,為何劉曉波拿諾貝爾獎就不值得自豪,還要避而不談,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你也應該給大家討論空間嘛。你很明顯就是想大家盲目愛國。

那個許承恩說參加遊行不行,立場不清晰;講六四又不行,說事件無定案。但我想說,正正是這裡具爭議性的話題才能讓人深入思考。說什麼地震、毒食品、某某人得獎這些立場鮮明的題目又需要什麼詳細思考分析?學生正正是要深入這些立場不清、具爭議性的事件才能找到自己的立場、結論,而不是老師、政府說什麼就是什麼。

政府說相信老師專業判斷,我卻不敢肯定所有老師都如此有心,我看當你獨立成科後更多懶惰老師會照教材、課程機械式教授,學生就框在政府所定的框架下思考。

政府總是說外國國民教育也沒有問題,可是你能做到跟人家一樣水準,能做到客觀理性、發人深省嗎?起碼現時我完全看不出。還是到最後跟大陸一樣報喜不報憂,淪為洗腦教育,叫人單看表面,盲目愛國,被人指責就用「國情」作盾牌?

從補習風氣到教育意義

Posted on Updated on

在香港,學生補習幾乎成為了一種必然,無論中學生、小學生,甚至是幼稚園學生都要補習,最近連大學都有補習服務了。補習名師利潤豐厚,一年收上上百萬計,個別甚至上千萬,就算只是小有名氣,收入也十分可觀,足見學店發展的蓬勃。就為什麼補習成風?或是說為什麼要補習?我想這與港人的習性與有重大關系,教育制度亦是一個關鍵。

從前日本人認為要達到成功,個人修為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學習知識和技術,在社會上各施其職,流水式生產就是,國家繁榮就是個人光榮,故日本的教育就是不停地灌輸知識,學習不同的技藝,教學偏重填鴨式教育。因此,日本有一種補習模式,就是街知巷聞的「公文式」。學生不用完全理解一門學術背後的意義,教育工作者會將它設計成形形式式的題目,教他們如何拆解,只要學生逐級逐級把題目做熟,自然就可以無意識地把問題解決,達到所謂的理解和運用,故學習進度異常地快,尤其適用於考試上,可說是一種無腦但高效的教學。

回到香港,成功的定義是完成所有課程,得到學位,升到大學,認為這樣就鐵定得到比一般人好的待遇,進而較輕鬆地得到更美好物質生活。要達到這樣,唯一方法是通過考試。不過,學校的辦學宗旨不只是讓你通過考試,而是全人發展,並不保證你所得到的所有知識都能應用在考場上,是否有用全憑自己的分辯。要在考場中脫穎而出,破解考試法則成為了港人心目中的最佳方法。通過補習,學生得到了最實用的技巧,最精簡的知識,足以應付公開考試。學店的教育模式,往往能讓學生以最輕鬆的途徑知道他們在應考時所需要知道的。

問題是,補習真的是必要的嗎?其實它某程度上是一種「促進性條件」,使你更易掌握知識,根本和老師的存在一樣,最終能否吸收到,全看你的悟性。事實上,只要你有恆心讀書,配以香港豐富的資源,根本可以無須補習而取得一切知識。可是,很多香港人真的不願學習,沒有興趣學習,補習對他們來說是逃避教育制度的方法,得過且過而不至於考得太難看。此外,香港人是很被動的,平日幾乎沒有任何動力促使他們自發地學習,但試不得不考,肥佬更是影響終身,所以要靠補習來強迫自己學習。很多香港人更是對學習有一種惰性,也很恐懼,他們不希望花時間深究制度上不要求的東西,更害怕自己走在錯誤或多餘的道路上,而補習提供了最短和方向正確的學習道路,所謂正確的道路,就是不偏離考試的方向。

我並不是完全否定補習的功用,正如一開始所說,它能促進學習,因為你可以利用補習優化自己的學習效率,解決一些學科上的問題,提醒你一些以為自己已掌握但實際不是的概念,亦有機會激發自己的學習動機。我們要考慮的是值不值得花錢來得到這一項「幫助」——有時「免費」的學校教師也能解決你的問題,過多的幫助也可能會成為一種依賴,又變成「無腦學習」。

現在學生鋒湧去補習,是無可厚非的,這也和教育制度有關,原因很明顯,因為現行的教育令競爭激烈,一場公開考試足以決定整個人生,當中亦帶有一些社會因素。香港是一個講制度、講機制、講效率的地方,信奉功利主義、效益主義和拜金主義,希望一切是流水式的、可控制的,加上殖民時代的管治模式,一個嚴格規範的教育制度應運而生。課程範圍是鎖定的,好處是確保人人都接觸過一定程度的知識,缺點是彈性不足,無法依從學生實際需要。有人對學習感到沒趣,有人跟不上課程,靠補習救命。制度又著重分辯人才,精英經層層篩選而出,要上大學必先打倒一個又一個的敵人,勝則平步青雲,敗則一無所有,補習猶如一種秘技,付出更少,收獲更多。密集的課程和公開考試控制了一切,自己的努力是必須的,但未必違致成功,補習則提供了額外的彈藥。教育,似乎已經外判給這些學店。

教育就是應付考試嗎?顯然不是,但教育制度似乎要把它扭曲成是,變得愈來愈功利,沒能通過考試,前路多數會比較艱難,社會不會輕易選中你,你在社會中的流動會比哪些高等教育出生的人慢。要得到較好的對待,「玩贏」考試這個遊戲規是不二法門。補習似乎成為了一種必須,因為不補習的話你能在試場上打倒對手的機會就小了,就如窮困的人要有成就一樣,不是不能,但輸了起跑,跑也未必及人快,機會小了。考試成敗關乎一個人的一生,誰不能不對它全神貫注?

有人認為教育的意義在於建立豐高偉績,或分辯人的能力優劣,那並不完全正確。教育的意義不單是傳授文化知識,還是建立人們的心靈,以正確的態度處世和建立人生,正常的教育是傳道、授業、解惑,學校必須要將這三點做到,而補習只做到授業而不能教會學生立身處世。所以,單靠考試決定一個人的優劣並不全面,亦不利全人發展,更會把學生引向功利。當功利蓋過一切,人們的理想就會被扭曲,只追求最大的物質利益,人生腐化得猶如行屍走肉,為錢而活就是我們的「美好前途」嗎?我們要走在生物文化層,還是更高的價值層?

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

韓愈—《師說》

又有人認為沒有通過正式教育,也能有前途,李嘉誠就是實例。這點我不否認,但他在數十年間走了比循正式教育更苦的道路,五零年代他每天工作16小時以上,晚上還要自修學習,走了痛苦而漫長的道路才達到今天的地位,付出的比任何人都多,以功利主義來評價,他實在走了很多冤枉路。要是他當年可以順利完成教育,他的致富之路會不會更順利呢?或是簡單一點,一個窮困人家的子女,要是沒有被教育過,他的前途是美好的機會有多大呢?甚至,他對人生會不會有另一種看法呢?教育,總是步向理想和美好前途的最佳途徑,正所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只是,我們必須要循標準的途徑去接受教育嗎?起碼在香港是有需要的,一個完成預科的人和一個在中五轉讀高級文憑畢業的人,哪個的認受性會較大?很多時都是前者,但香港的教育制度成功讓學生踏上非常美好的道路嗎?又不是,過於殘酷的考試和教育制度扼殺了追求的自由,製造了激烈的競爭和差距,有教無類並沒有實現,無論教育和社會都有數之不盡的不平等,身在其中你不接受就會落後、被壓迫,後段的路途沒有那麼美妙了,真是矛盾。

接受教育固然能大程度上豐富我們的人生,不過又因為一個過度規範、標籤和殘酷的教育制度,使教育的意義受到扭曲。為生計、為前程,我們被迫屈服於制度的規範,融入了功利的風氣,缺乏對理想、對人生的反思機會。學店教會我們如何應付考試,教不會我們何謂人生的真義。

要讓教育變得更有意義, 我認為理想的景況是寬鬆教育,給予很大自主性,同時要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引發學習的動機,亦要令老師成為一個可敬的職業,使老師教得有心,學生有足夠的學習機會。考試不能主宰學生,不成為標籤,只作為一個參考,學生可以自由地追求知識而不受太大的限制,社會不扁低、拋棄「考試低能」。無論你如何起跑,跑得比人快還是比人慢,都能被平等看待,能公平地向理想進發,以及建立無憾的人生。

芬蘭是一個成功的地方,芬蘭的教育擁有很大的教學自主,寬鬆、平等的學制,但人們依然擁有高度的知識,甚至不少人精通多國語言,為什麼?全因他們推崇教育,每個人都珍視學習的機會,而又不被制度阻礙。有教無類和因材施教切實實現了,同時社會亦平等看待所有人。你在起跑時落後並不重要,人們會扶你一把,你有自由和時間,不受社會壓力,只要有心,到後來總會讓你走到同一陣線上。

可惜的是,要在香港推行這種模式,短期內似乎並不可行。港人走的不是人文主義,而是功利至上、追求效益與實利,社會以成績作為最高的指標,社會階層分流與流動的關鍵。有些家長不明教育本義,部分學生未有學習熱誠,又有教師無心教學,社會以成績看人。一旦教育大幅度寬鬆化,學生會否珍視教育?社會又如何適應新的運作模式?最大問題還是香港人的價值觀。香港的教育從實際上要何去何從,還要進一步的探討。

有些概念可能未清楚表達,歡迎指出問題,共同反思

參考資料:

三三四奪命版

也談母語教學

Posted on Updated on

香港回歸後大力推動母語教學,七成半的學校在初中皆以中文作為主要教學語言。母語教學本來是一件美好的事,因為母語使我們更易掌握課題,作深入了解。可是,十年來這項政策一直備受批評,說母語教學使學生英文水平下滑、學校風氣差了等等,挑通眼眉的會知道出現了一種標籤效應,不論家長、學生、雇主甚至教師都認為以英語學習的人才有成就。但在我看來,造成母語教育失敗的不單是標籤效應,還有教育政策。

我個人認為以母語教育是一件好事,無可否認使用母語學習會更易、更快和更好地學習,知識很容易就能被吸收理解。試比較一下你看廣東話節目和英文節目時的感覺,是不是看英文節目時會比較難去理解內容呢?縱使它輔有中文字幕。

那以母語教學又是否會令英語水平下降呢?或多或少都會有影響,但影響是不是很大呢?我又覺得不是。我從兩年的英語教育中感受到,語文科以外的科目雖以英語教授,但與日常英語又沒有太大關聯,自己的英語似乎沒有因其他科目皆以英語教授而有很大提升,反而因為以英語教授,感覺課文比初中時更難融匯貫通,甚至有時不能理解課文的意思。相反,當我看一次該課的中文版後,感覺是更清楚明日內容了。

有人認為以中文學習的人就沒有出息,但其實這是在教育政策和標籤效應混合後產生的錯覺。修讀英文班的人,全都是級中成績最好的人,他們都是級中排名最頭的數十名學生。文理科目成績較差的都排除在外,除非是全英文中學。那麼留在中文班的,都是一些平常成績較差的學生,就造成了中文班的學生看似能力較差的幻象。不過,他們有一部分資質其實不差,我看見有些讀中文的同學以中文學習後出來的成績比讀英文的高出一截。他們其實都是人才,可能英文稍差一點而已,卻被社會排除在外。我們看預科,大多科目都是全英文授課的,哪裡可以讓這班一直用中文讀的人才容身?不論你在會考有多高分,只要高中時你不是用英文讀,你都沒多大的機會可以升上預科,因為你根本難以適應全英的課程。而雇主很多都要求中七程度,埋沒了不少人才。這個情況或許會在三三四下有所改善,但標籤仍然存在,英文差的人要上大學進修學科仍然困難。

我們沒有見到會考英文科合格率因母語教學而大大下降,反而見到部分語文能力較差的人在考試中脫穎而出,只是受標籤帶來的精英教育影響,比例較少而已。

看日本,人家對英文其實不太在乎,想進修科學的就讓他們用母語進修,想學語文的就讓他們學,最後成為翻譯,協助不會英文的學士交流。他們不受語文阻礙,專心鑽研學術,才成就了科技發達的日本。

我明白,在香港對英文的需求比其他地方高和重要,但那個學習時數比其他地方都長的英語課程其實亦已足夠。知識行頭,其他科目應以知識為重,相關英語,到他們覺得有需要才學也不遲,更何況在中文授課的同時亦有些英語專有名詞滲了進來。我認為語文科以外的科目,知識的吸收比語文更重要,要不然索性把語文科的比例提升吧,為什麼要以外語扼殺語文能力稍差的人學習知識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