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拉布戰又五問

Posted on Updated on

Q1:拉布沒有意義,而且浪費公帑?

在公帑的問題上,其實沒有浪費任何公帑,無論有沒有拉布,立法會的經費還是這個數目,拉布沒有增加立法會的開支。而議會本來就是搞政治的地方,納稅人交稅經營議會,就是將政治角力從民間轉移到議會,拉布也是議會政治的一種,用立法會經費進行合乎規程的議政活動,又豈會是浪費?

如果你說,議員拉布是無聊事,浪費開會時間,故此是浪費公帑,那我就告訴你,拉布這件事是絕對有其價值,一個政府挾保皇黨而強推一個又一個極具爭議和牽涉社會原則的議案,在這個建制派佔據的議會下,議案必能通過,議會少數派或在野派以拉布阻止,捍衛他們的立場,是議政的一個合理過程,是議會政治的一部分,而且歷史常有,前年美國就有130次拉布,甚至建制派也曾在「殺局」議案時使用過。因此維持議會運作的公帑依然用得其作。

既然尊貴的議員也知道立法會一天需要90萬經費,也請你們不要視議會為遊樂場,隨意不出席會議,或是在議事堂消閒娛樂,放蕩渡日,做舉手機器。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拉布是少數派的權利

Posted on Updated on

「民主是兩隻狼和一隻羊投票決定午餐食什麼,而自由就是一隻武裝的羊反對這次投票」美國革命領導人,甚至被美國人尊良另一位國父的富蘭克林,一語道破了民主自由的其中一個真蹄。弱勢和小數派應當有權反對民主暴政,他們的意見應當受到尊重和回應,更何況這次反對的一方,並非處於絕對的弱勢。

政府提出的替補機制在群眾的反對聲中落幕,為保面子卻又提出限制議員辭職後6個月內不得重新參選,法案前天進入二讀。人民力量發起「拉布戰」,提出1306項修訂,以拖延惡法通過。不過二讀未正式開始,1300多項修訂還未帶到議事堂,議會已率先因出席人數不足法定的30人而被癱瘓,昨天大會已鳴鐘23次,一共花了超過3小時召集議員開會,昨天更是一開場就人數不足,最終流會,條例要重新排期再審議。

繼續閱讀文章 »

大家是如何在冷漠下中伏的?

Posted on Updated on

《2011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將於5月9日於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保護版權,維護創作者的權益,本來是天公地道,不過,魔鬼總是在細節,知情網民乃至文化藝術界近期皆群起反對,更稱其為「網絡廿三條」。有此稱謂,這此修訂實為非同小可,與早前美國的SOPA法案相比似乎有過之而無不及。這關乎各位日後的言論自由,不要以為事不關己,法例一過,言論自由不單會進一步被收窄,而且任何人都隨時會惹禍上身!

你的日常行為足可坐牢

是次草案的修訂內容繁多,但當中有幾點是非常值得我們注意的。首先,它將侵權行為刑事化,以後只要你犯了任何侵權行為而被定罪,你將要面臨監禁和留案低。

繼續閱讀文章 »

覆核勝訴不等於政策合宜

Posted on Updated on

終審法院對單非孕婦分娩收費有了最終的判決,有人說判決合理,認為對單非孕婦收費合乎社會需要;有人說不合理,認為法庭沒有作出公道的裁決。不過這兩種意見我都不能認同,因為這對法庭的功能都有所誤解。

繼續閱讀文章 »

抹黑不成立,醜化非萬惡

Posted on Updated on

近日有關政府官員和特首候選人的負面新聞多如雨後春筍,情節日日新鮮,手法層出不窮,各位「食著花生睇好戲」的無票遊民追得疲於奔命。不少人,尤其是一方陣營的擁護者,都認為這些「黑材料」是為了抹黑對手,影響選情,需要禁止這些消息流出以維護選舉的純潔。然而,這些消息流出就是抹黑?散佈這些消息是不良行為?

繼續閱讀文章 »

警長跌死,責任誰屬?

Posted on Updated on

日前一名雞苗運輸工人危坐中環行人天橋抗議,一名警長在企圖爬上天橋時不慎墜下,傷重不治。事件引來社會極大迴響,傳媒竟見走向兩極。明報、蘋果、經濟等報章將矛頭指向示威者,更數激進抗爭的不是;陳偉業、東方則趁機將責任推向周一嶽,指警長跌死是政府態度所致,但其實大家都犯了同一種邏輯錯誤。而信報的評論,本人則比較同意。

繼續閱讀文章 »

六四的進一步意義

Posted on Updated on

六四廿二周年了,又再聽到有人說:六四晚會只剩下儀式和空話,有什麼意義?抗爭了哪麼多年,中央都沒有理會。甚至有人說,事件過了那麼久了,即使平反了,也毫無意義。

年年高呼平反六四,是要繼續向中央發聲,要求把真相完完本本地公開,為去世的人討回公道,但這些都只是我們最基本的訴求。而更重要的是我們熱切期盼 中國走向民主的變革,完成中國人百年來的心願。為什麼我們不能忘記六四?這是因為我們真心的熱愛中國,希望中國人不再因追求公義而受到迫害,自由不再受不 必要的約束。當六四平反之時,就是中國正式步向民主之日,而我相信這一天必定來臨,但大前提是我們不能忘記這段慘痛歷史,更不能忘記我們對民主自由的信 念,要擇善固執、矢志不渝!

六四晚會,不是儀式,也不是空話,它的意義已經超越了悼念本身。是對民主自由這種普世價值的堅持。成千上萬的市民風雨不改,年復一年地到維園聚集, 以行動提醒自己22年前一件令人痛心欲絕的大事,不要被繁榮沖昏自己的頭腦,要堅守對民主的信念。點點燭光,除了是一份思念、一份期盼,還是一份傳承。我 們要讓更多被蒙蔽人知道國家曾有這一道傷疤,好讓大家引以為戒,推動國家繼續變革。六四晚會絕不是一場煽動人們群起顛覆現政權的活動,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 從事件中反思民主的價值,繼而以最理性的方式改變中國的現狀。

當中東人民為擺脫專制而反抗著;西班牙人為討回真正的民主而吶喊著,我們也要用我們的方式重新喚起中國人的良知,努力建設民主自由的中國。毋忘六四,毋忘百年中國民主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