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警長跌死,責任誰屬?

Posted on Updated on

日前一名雞苗運輸工人危坐中環行人天橋抗議,一名警長在企圖爬上天橋時不慎墜下,傷重不治。事件引來社會極大迴響,傳媒竟見走向兩極。明報、蘋果、經濟等報章將矛頭指向示威者,更數激進抗爭的不是;陳偉業、東方則趁機將責任推向周一嶽,指警長跌死是政府態度所致,但其實大家都犯了同一種邏輯錯誤。而信報的評論,本人則比較同意。

繼續閱讀文章 »

六四的進一步意義

Posted on Updated on

六四廿二周年了,又再聽到有人說:六四晚會只剩下儀式和空話,有什麼意義?抗爭了哪麼多年,中央都沒有理會。甚至有人說,事件過了那麼久了,即使平反了,也毫無意義。

年年高呼平反六四,是要繼續向中央發聲,要求把真相完完本本地公開,為去世的人討回公道,但這些都只是我們最基本的訴求。而更重要的是我們熱切期盼 中國走向民主的變革,完成中國人百年來的心願。為什麼我們不能忘記六四?這是因為我們真心的熱愛中國,希望中國人不再因追求公義而受到迫害,自由不再受不 必要的約束。當六四平反之時,就是中國正式步向民主之日,而我相信這一天必定來臨,但大前提是我們不能忘記這段慘痛歷史,更不能忘記我們對民主自由的信 念,要擇善固執、矢志不渝!

六四晚會,不是儀式,也不是空話,它的意義已經超越了悼念本身。是對民主自由這種普世價值的堅持。成千上萬的市民風雨不改,年復一年地到維園聚集, 以行動提醒自己22年前一件令人痛心欲絕的大事,不要被繁榮沖昏自己的頭腦,要堅守對民主的信念。點點燭光,除了是一份思念、一份期盼,還是一份傳承。我 們要讓更多被蒙蔽人知道國家曾有這一道傷疤,好讓大家引以為戒,推動國家繼續變革。六四晚會絕不是一場煽動人們群起顛覆現政權的活動,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 從事件中反思民主的價值,繼而以最理性的方式改變中國的現狀。

當中東人民為擺脫專制而反抗著;西班牙人為討回真正的民主而吶喊著,我們也要用我們的方式重新喚起中國人的良知,努力建設民主自由的中國。毋忘六四,毋忘百年中國民主夢。

當仇恨掩蓋理性

Posted on Updated on

「報應到了」、「日本地震萬歲」、「日本人該當萬死」、「熱烈慶祝日本地震」

3月11日,日本發生該國有記錄以來最強烈的9級大地震,10米高的海嘯造成嚴重破壞,更引發核電危機。面對這種極度極酷的天災,很多中國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日本該死」,相關言論充斥各大討論區,亦有不少人看不過眼,作出反駁,最終演變成一場又一場沒完沒了的罵戰,令人討厭,卻有很高的反思價值。

繼續閱讀文章 »

讀書為什麼?—對於80後綜援碩士的少許感言

Posted on Updated on

近日一位80後中大統計哲學系碩士於網上求救,指自己失業兩年,見200份工皆告失敗,後得蘋果日報大幅度報道及轉介一次面試機會,事件引來大眾熱烈討論,以下為新聞片段:

昨日從一位網友的facebook看到這編新聞後作和他了一些討論,得出以下結論:一切都和教育制度以及社會價值觀有莫大關系

繼續閱讀文章 »

理性、務實,才是正確態度

Posted on Updated on

菲律賓日前發生挾持人質事件,最終流血收場,令全港市民嘩然。市民除了對受害人表達深切的哀悼與關懷外,還不忘對菲律賓警方予以強烈譴責,不滿其處理手法。事件把香港人的幾種心態表露了出來。

繼續閱讀文章 »

電視辯論,理性行頭

Posted on Updated on

特首邀請公民黨余若薇就政改方案進行電視辯論,這是政府非常明智的一步,雖然來得比較遲。這次辯論可以讓更多市民了解政改方案的內容以及正反雙方的理據,好讓廣大市民反思政改的重要性,給他們一個明顯立場。就在這個時候,泛民卻大喊辯論不公,不夠民主,還要求加入現場觀眾、市場即席發問等環節。究竟這是否有必要呢?

這次電視辯論的形式比較特別,結構很簡單,只有特首和余若薇對辯,沒有現場觀眾,除主持以外也再沒有一個局外人參與。表面看來,這次是一場非常封閉的辯論,但實際上這對廣大市民都有所得著。為什麼?就從辯手看。

余若薇迅速踏出了重要的一步,打破了辯論本身的封閉,她在社交網站開設了群組,廣徵市民的問題,然後在辯論上轉達。余就此發揮了她本應要做的橋粱位置,市民就這樣間接參與了這場辯論。我相信余若薇是一位理智的人,相信她在辯論中能反映大多反對政改方案人士的聲音。雖然每一方只有一位辯手是遺憾,但這樣亦有它的好處,從經驗看人多時辯論時間總是不夠,一對一能使辯論更流暢地進行,而她的代表性相信亦已足夠。

其實,不設現場觀眾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我們看近來的城市論壇,一些的市民以激進的方式踐踏了理性的討論,我們難保他們在辯論之中重施故技,阻礙辯論的進行。要知道在有限的時間內,這班人打斷了多少時間的發言,數百萬市民就損失了多少時間的反思。這些激進表達意見的方式,只能在分場合使用,而且不能過火。為確保辯論順利、理性地進行,不設現場觀眾也是無可厚非。這次,這個舉動,相信不會對辯論的民主性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始終正反雙方都是理智和具代表性的辯手。

當然,這次辯論亦有它要改進的地方。第一,是時間,每次電視辯論,或是城市論壇的討論,時間總是不夠,而這次辯題事關重要而且問題多多,如果依慣例只有一小時,時間是絕對不足的。電視台的節目重要,這次辯論卻更加重要,如果辯論時間加長,無論對市民或是辯手,都有好處。第二,既然市民不能直接參與辯論,一個市民發問的環節就顯得更加重要,而且余若薇已從網上收集了不少意見,如果沒有一個專門的環節讓這些問題發表出來,實在可惜。所以這個環節應該包含在辯論內,好讓整個辯論更加民主化。

政府破天荒提出這次辯論,顯出政府是有能力開出更具效率的渠道接受民意的,期望政府能更加開放和開明,好讓政策符合民意。

不是抗爭,而是洩憤

Posted on Updated on

完整閱讀:http://wp.me/pxpHx-6T

高鐵669億方案現已塵埃落定
站住立法會門外的青年們
繼續激烈地抗爭下去也不會逆轉的。

意見是必須發表的
抗爭是引起社會注意的手段
但過於激烈是會有反效果

多日來青年們已經非常成功地令高鐵問題成為社會焦點
亦令廣大市民更加關注政府的施政
可是現在夠了
雖然自己的意見未能改變大多議員的想法
但大家都已經付出了不少
給自己和市民上了寶貴的一課

一切已成定局
從這一刻開始我們應該監察政府
讓這方案順利進行
資金運用得宜
而不是以激進的心態繼續抗爭
不應為反對而反對
雖然這個方案未必是最好
但我們現在不應使它變得更差

從今次事件我還注意到一件事
社會的意識已見極端
人們各執相反意見
互不退讓
這是不理智的、危險的
這不是市民應有的態度
要權衡各方理據
要知道自己永遠不會看清事實的全部
發現自己是錯是應慎重考慮轉馱
而不能總是堅持己見
最後因此而失去理智
為社會帶來動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