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香港人痛失主場

Posted on Updated on

近年傳統媒體自我審查嚴重,報導角度狹窄,催生不少網上媒體,先有網上電台為民辦網媒踏步而出,繼而有獨立媒體、輔仁等建立更成熟的民間記者平台,而在眾多網媒當中,尤以主場新聞最為出色,為香港網媒寫下輝煌的一頁。

主場新聞偏向傳統媒體的風格,具有完整且相對具水準的報導,使人們易於接受。更重要的是它能吸納多方面的訊息,也樂於轉載來自其他團體的資訊,同時善用社交及流動平台,有效而快速地將社會最新動向以及各方意見散佈。因此,它逐漸成為網民們獲取資訊的基礎渠道之一,不足2年就造就每日30萬獨立瀏覽量、專頁讚好達23萬的驕人成就,大大鼓舞香港網媒。

主場新聞亦憑藉其影響力捧紅了不少出色的博客,當中包括庫斯克、徐綠、灰記客等批判力強的博客,他們出色的文章因而能廣為傳播,為香港人的思想帶來不少衝擊。而其他形形色色於主場新聞供稿的博客,亦令香港人的視野擴闊了不少。

主場新聞的消失,代表香港失去了一個獲取各方最新資訊的渠道、一個讓思想發酵的理想土壤。雖然聲音不會因此而被滅,但現時暫無一個網媒的影響力比得上主場新聞,,資訊和思想流通能力難免下滑,而要重建一個相近的平台,相信需要不少時間,這一切絕非港人之福,尤其公民社會的發展定必雪上加霜。

期盼其他網媒能抵著政治壓力,繼續努力發展,集廣思,道真相,保著香港人的言論主場。

謹此向主場新聞表達萬二分敬意。

重新對焦(6):九巴偽術;東北偽術;僭建偽術;新聞偽術

Posted on Updated on

1.九巴只蝕不賺乃偽術 – 主流焦點

九巴週四向政府提出加價8.5%,理由同樣是嚴重虧蝕,但實情是九巴上次10年加價後錄得5000萬盈餘,母公司載通國際今年上半年亦已賺1.83億。九巴虧蝕的數據,是由於九巴將業務週邊的業務分拆出來,包括Roadshow,以及載通旗下5間地產集團挪用九巴用地後的地產收益。此外,區議會與九巴不協調以致路線重組困難也是車資盈利不堪的主因。

2.大陸製九巴繞車驗硬上弓

九巴利用政府環保資助購入電動車,九巴卻以高價購入來自大陸比亞迪車廠的巴士,這批單層電動車於一次驗車時不合格,但九巴於新一次驗車中故意跳過令車輛不合格的檢驗,使之通過車驗。

3.東北公私營屋二八比

陳茂波曾指東北新發展區公屋比例會過半,有誤導之嫌,現實是私營房屋密度遠比公屋低,以單位數計算比例會使人以為新界發展區會主力發展公營房屋,但以用地面積計算公、私營房屋比例實際上是「二八比」。

4.CY僭建非初哥 – 主流焦點

梁振英再被揭發他早於2000年已被控在赤柱舊居僭建,並拒絕修復,需在傳媒壓力下始處理。而他現時處理僭建問題的手法和競選時大力抨擊唐英年僭建相比,被批評為「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他「僭建處理左,僭建就唔再存在」的低智邏輯亦成為狡辯萬能key,廣被嘲諷,更被封為「不存在主義者」。曾猛烈批評從政者僭建是嚴重誠告和道德問題的劉夢熊,則未有發言,當時促請唐英年退選的信件,卻反被改成促請梁下台信。田北俊表示:「你 (梁振英) 呢,難聽啲 (講) 就係呃咗行政長官嚟做。」另有無數揭破請留意各大主流傳媒及網絡媒體。

繼續閱讀文章 »

重新對焦:DBC;親子王國;長生津;龍尾…

Posted on Updated on

由本週開始試行摘錄每週時事暗角,盡量整理主流傳媒輕輕帶過,甚至是被忽略的重要時事消息,以及補充可能被忽視的事實

1.

在爭取DBC集會,兩段DBC內部會議錄音被公開,錄音中黃楚標明確表明中聯辦反感,下令阻止李慧玲出任主持。
主場新聞:DBC股東黃楚標李國章錄音曝光

2.

爭取DBC復播集會,有4人正在絕食,其中DBC主持樓南光絕食超過130小時後不支被送院。一星期以來,政府對事件不聞不問,主流媒體只集中報導早前連續三日的集會情況。立法會於週五召開委員會商討事件。
主場新聞:二百人集會撐DBC 樓南光不適送院

3.

DBC復播集會仍在進行,hkcitizen.net、OurTV、民間電台等網絡電台接力由週一起在集會中進行公共廣播,至星期日為止。
OurTV直播頻道:https://www.ourtv.hk/
HKCitizen直播頻道:http://hkcitizen.net/?p=7216

4.

繼續閱讀文章 »

大家是如何在冷漠下中伏的?

Posted on Updated on

《2011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將於5月9日於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保護版權,維護創作者的權益,本來是天公地道,不過,魔鬼總是在細節,知情網民乃至文化藝術界近期皆群起反對,更稱其為「網絡廿三條」。有此稱謂,這此修訂實為非同小可,與早前美國的SOPA法案相比似乎有過之而無不及。這關乎各位日後的言論自由,不要以為事不關己,法例一過,言論自由不單會進一步被收窄,而且任何人都隨時會惹禍上身!

你的日常行為足可坐牢

是次草案的修訂內容繁多,但當中有幾點是非常值得我們注意的。首先,它將侵權行為刑事化,以後只要你犯了任何侵權行為而被定罪,你將要面臨監禁和留案低。

繼續閱讀文章 »

核災應變的疑問

Posted on Updated on

近日保安局完成了大亞灣應變計劃的覆檢,公佈了改善措施。今早在電台節目聽到保安局大亞灣應變計劃副主任講述有關覆檢後的應變計劃和一些人的疑問,以下擇錄當中一些要點,以及節目中人的其中一些疑問,當中疑問自己亦作些少補充,提出更準確的疑問。

繼續閱讀文章 »

看孔庆东胡言乱语,浅谈香港地位

Posted on Updated on

德孤的小岛

最近因为北大臭嘴教授孔庆东的脏言乱语搞得香港人过年过得不舒坦。这位孔教授真是大陆百姓之耻,除了其肮脏的言语之外,还说明了其人之人品之恶劣,说明其自大,盲目傲慢,目光短浅,心胸狭窄,实际上是自卑心理在做怪。

他所谓的香港靠大陆供水供应蔬菜之类,好像是大陆白白的送水送蔬菜给香港呢。殊不知,在现代社会,市场经济,各地区之间互通有无,待价而沽,是再正常不过的。如果不是这样,我想,北京城里人,包括那个孔庆东,恐怕也没有蔬菜吃,这不还得外地供给吗?中国内地许多城市的食用水未必就是当地地下水,有很多都是周边农村的大江大河供给的。

而且大家可能不知道,香港从大陆购买的水价是十分的高的,要比马来西亚卖给新加坡的水价高出将近三百倍,人家是两个不同国家,而香港据说还算是中国一部分呢。

香港自从回归祖国之后,许多中国人始终没有把香港人当成中国人,没有把香港当成中国的其中一个城市。一方面大陆人都喜欢移民香港,除了那些大牌明星纷纷拿香港永久居留权外,不少中国孕妇纷纷到香港生产,这样生出来的宝宝能有香港居留权。

可是一方面,大陆因为经济好像起飞,钱多了烧得荒,而香港则因为与世界经济接轨,受金融风暴经济危机影响,好像需要大陆的支持,所以许多大陆人盲目骄傲了,看不起香港了,这位孔教授就是一个典型。这些人在香港比大陆好的时候,是仰起头看香港的,而当香港需要大陆帮助的时候,则就换了一副嘴脸了,这叫狗眼看人低。

其实,大陆到底会怎么样,谁也难说得准,现在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危机随时爆发。在我看来,香港在中国的地位是中国内地任何城市所无法取代的。

除了香港是自由港,是世界金融中心,是航运中心外,我认为香港的政治自由,法治社会是任何大陆城市所没法比的。不少大陆内地人士在香港出书,因为内地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出版自由,等等,都说明,香港是中国的有别于北京的一个政治中心。

中国过去搞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依靠香港和世界经济接轨,以后如果搞政治体制改革,我认为还是需要靠香港,需要靠香港同世界政治接轨。

当然,香港现在由于受制于大陆,在政治民主化方面裹足不前。我想这应该是不少香港人,大陆人应该关注的事情。香港应该比大陆先一步实现政治民主化。香港有很好的基础,包括言论自由,包括良好的法治制度,以及非常好的香港市民。

说到香港市民,作为大陆人,我是感激他们的,每次大陆有事情,香港从来没有缺席过。比如说那一年的天安门镇压,香港人个个上街,抗议屠杀人民的政府,从那以后,每一年,香港在维园都有举行纪念活动,二十多年如一日,十分的难得。

可见,香港人与大陆人相比,他们并不盲目,他们关心政治,并不沉醉于声色犬马之中。

孔教授骂香港人,说香港人还是殖民地思想,其实,做殖民地是香港人的错吗?台湾人也做过日本的殖民地,他们之中一部分亲日,我看这并不是他们的错。

就好像大陆人受共产党统治,至今还有许多人没有觉醒,这是他们的错吗?

当然,话说回来,香港这几年,越来越依赖大陆,确实需要反思,我认为香港可以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尤其是香港人需要争取相对独立,保证两制的实施,尤其是在政治领域。在经济上,也不能过分依赖大陆。台湾民进党反对ECFA不是没有道理的。

View original post

Posted on Updated on

郝生的作用係比人抽插為大家長智,忍辱負重啊

都是那些日子

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早前不點名批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指他做的港人身份認同民調不合邏輯、不科學,引來學術界批評後,這名自命為學者的宣傳文體部部長似乎十分不憤,今日又在《明報》以「近來香港社會常被混淆的幾對概念」為題撰文,再批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及鍾庭耀,可是只要細心看完全文,再了解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過去所做的民調,就可以發現,郝鐵川仍是用那內地文革式上綱上線、昧於事實、歪曲真相,只求鬥倒反對者的手段,去攻擊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及鍾庭耀。

郝文對民意研究計劃及鍾庭耀最重要的一項不點名指控,就是相關民調有政治目的、為某些政黨服務,所以已遠超學術範圍,無非,想借此指鍾與泛民有聯繫:

「縱觀香港某些機構10多年來的民調活動,不難看出,其議題10多年來一以貫之地面向公眾進行,為特定政團利益服務,企圖影響公眾言行,其話題理應屬於公共話題,其活動本質上當屬特定政團的政綱宣傳行為,早已遠離了學術話題、學術研究範疇。」

為政黨服務?查民意研究計劃直接與政黨、政團有關的民調,只有兩個,其一是「十大政團評分」、其二是「十大議員評分」。查最新一次「十大政團評分」於去年12月6日發布,第一位是街工、第二位是工聯會、第三位是民協,民主黨排第五、民建聯排第六、公民黨排第八,只高於人民力量及社民連,要為「特定政團的政綱宣傳」,豈不是為工聯會、民建聯宣傳?證明他們政綱立場較民主黨、公民黨更受市民支持?

至於「十大議員評分」,最新公布調查是去年7月做的,當時仍是余若薇排第一、梁家傑排第二、但排第三已是葉劉淑儀、第四是曾鈺成,排名高過劉慧卿、何俊仁、李卓人,莫非,民意研究計劃為公民黨「服務」之餘,又為新民黨及民建聯「服務」,打壓民主黨?

還有,民意研究計劃於1月19日公布駐港解放軍表現滿意程度的調查,對駐港解放軍滿意率有50%,較上次調查升3個百分點之餘,更高過市民對特首的滿意率,而以往調查結果,市民對駐港解放軍平均滿意率超過50%,這個民調由1997年開始做,市民對駐港解放軍滿意率由97年有四成開始,大體上是一直上升,更曾高見六成支持率,那,民意研究計劃又是否為駐港解放軍「服務」,「企圖影響公眾言行」?

由此而可知,郝鐵川寫這篇文章之時,連民意研究計劃曾做過甚麼調查也未有細閱,總之有一個調查不合己意、不符中共利益就舞起筆桿子去打,這,又和文革中那些打手有何分別?

至於民意研究計劃那些特首民望評分、高官評分,是否「為特定政團利益服務,企圖影響公眾言行」?作為一個在香港生活的「正常人」,任何人也覺得,特首民望評分、高官評分不合格,只是反映民意吧!若他們表現仍屬「合格」,才是天大的笑話,這才是毫無公信力可言!

童工難以明白,如此一篇打手式文章、完全偏離事實的批評,何以可以在《明報》刊登?童工引述資料,乃網上隨時可查閱,《明報》只要稍一翻查,就可知郝鐵川批評基本上完全無事實可支持,何以,仍要登這一篇文章?那,對無權無勢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及鍾庭耀是否公道?

童工覺得與其打孔慶東,不如打郝鐵川更好,因為,他真的利用其權勢,危害香港的學術自由!

View original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