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

獨立思想始終是無罪的

Posted on Updated on

「港獨」二字,都不曾出現在大部份港人的腦海,但北京最近忽然煞有介事地將港獨這話題炒起,他們沒有恫嚇到港人,反倒激發了港人思潮,可親共人士直言港獨罪大惡極,必須立法制裁,將港獨推上思想自由的領域。那麼,擁有獨立思想是罪惡嗎?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中國反日跟伊斯蘭反美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幾天電視新聞的硝煙味頗濃。日本政府「購島」從而將釣魚台國有化,引起新一輪反日浪潮,各大城市皆有大型示威,日本車被燒、日本人被毆打、看似和日本有關連的事物都被搶被砸。母親看著,憤慨地說:「日本人真是衰,什麼都要跟人搶,反得好,日本仔活該!」

畫面一轉,同樣是打砸搶燒,不過這次伊斯蘭國家。最近美國上映了一套侮辱伊斯蘭教的電影,引起伊斯蘭世界反美。「這些伊斯蘭人怎麼如此野蠻?四處生事把世界搞得這麼亂。」母親看著硝煙場面卻歎息一句。

到底是什麼因素令兩個情況反差那麼大呢?從功利角度去想,反日人士的打砸搶燒一點意義也沒有,怒火發洩了,日本政府卻不會因此動搖。更何況燒日產車、搶日企,實質是侵害國人資產,損己無益,日本人只會偷笑。伊斯蘭武裝份子會燒大使館、塔利班會襲擊美軍基地,在這個層面上伊斯蘭武裝份子尚且比反日暴徒明智呢!

可是,這不代表可以做,以上種種行為從道德就上已經大錯特錯。不論反日、反美,都不能肆意侵犯個人權利,殘害無辜性命財產。縱然中日有著血海深仇,可今時今日大刀向鬼子頭上砍下去未必是義舉,當下大多日本人都是無罪的,也未必認同右翼立場,以民族身份定性敵我再加以傷害,絕是是濫害無辜,怨怨相報亦只會沒完沒了地為兩地人民帶來痛苦。

最後在陳義上,伊斯蘭信徒反美為捍衛宗教教義,中國人反日為捍衛民族尊嚴,兩者皆陳義極高,造成反差是由於反日情緒下後者陳義更高,就令人以為其他不義可以縱容甚至是必要的。不過,是不是因這些所謂大義,就可以將人性道德拋諸腦後,又可以不計得失、不擇手段呢?況且這班暴徒只不過是打著愛國旗號為非作歹,一點也談不上成就民族大義,既損文明又無實效,其情操比伊斯蘭武裝份子更為差劣,人家起碼在某程度上是被迫上梁山的。

當激情掩蓋理性,是非黑白蕩然無全,智能退化回混沌的年代。

(文章刊於20/9/2012蘋果日報)

祖國歌 Was ist des Deutschen Vaterland

Posted on Updated on

清朝道光年間,中西方交流頻繁,長毛狀元王韜到歐洲遊歷,3年後回國,開始著手編寫他在歐洲的所見所聞。其中一本《普法戰紀》記述1870年爆發的普法戰爭,並於1871年在香港《華字日報》連載。在書中他翻譯了兩首歌曲的歌詞,其中一首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法國國歌《馬賽曲》,另一首則是德國的《祖國歌》(即將要介紹的歌曲),它們成為中國史上首兩首具中文翻譯的西洋曲樂。

《祖國歌》(德文:Was ist des Deutschen Vaterland),直譯是「何謂德意志祖國」,是德國愛國詩人Ernst Moritz Arndt於1812年創作的一首詩,音樂家Gustav Reichardt於1825年譜成音樂。在1866年普奧戰爭爆發前作為德國的非官方國歌廣為傳唱。

繼續閱讀文章 »

理性、務實,才是正確態度

Posted on Updated on

菲律賓日前發生挾持人質事件,最終流血收場,令全港市民嘩然。市民除了對受害人表達深切的哀悼與關懷外,還不忘對菲律賓警方予以強烈譴責,不滿其處理手法。事件把香港人的幾種心態表露了出來。

繼續閱讀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