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

模擬選舉,過程比結果重要

Posted on Updated on

那是個令人鼓舞的場面,一條長長的蛇餅繞在路德圍裡,雖然票站非常有效率,人群流動十分流暢,但人龍仍不斷地延長,義工忙於指示人們,熱心滿載,見此情景,著實令人熱血沸騰,頓時對香港充滿盼望。香港人,仍對民主充滿盼望,渴求行使公民權利,無疑在這次模擬的全民特首選舉中清晰展現出來。

破壞結果準確性簡單不過

不過,對於這次選舉結果,我認為不用過份執著和重視,雖然港大民調已經盡力確保模擬選舉的公正準確,但作為組織力有限的民間團體,要維持一個足夠公正的大型調查活動始終不易,距離盡善盡美仍有一段距離。這次模擬選舉的公正性其實十分脆弱,十分依賴社會信任。要破壞這場模擬選舉十分簡單,入侵電腦(誰知道黑客除了癱瘓系統後還做了什麼手腳?)、購入大量電話卡配合身分證生成器(曾聽聞某政黨有此舉動),暗中動員人馬種票(有人表示票站出現不少表面看來不關心政治的投票者),甚至自然至某派別主要支持者杯葛,都能影響結果準確性。當然這些人為破壞未必發生,但還是有點疑問,無論出來結果如何,都不必過份認真。

體驗過程比結果重要

雖然結果準確性成疑,但並不代表這次模擬選舉不值得支持,全民能夠參與,又不是真正選特首,再簡陋又如何?比起對結果的解讀,更重要的是體驗當中的過程!

透過切身的氣氛,透過親身參與,或是多方面觀測,讓港人了解全民投票的操作,了解當中會有什麼困難,誘發大家再次思考如何民主制度應該如何。而更為重要的是,我們要透過參與這次投票,宣示香港人的立場。我們要用威勢,用投票數字,用媒體的關注,用市民真情流露去告訴政府,告訴中央,香港人要的是公平、公正、公開,平等和真實反映民意的選舉,而非中央欽點,扭曲解讀民意,選民被選委出賣的小圈子馬騮戲。不論投票的是泛民、五毛還是土共,不論政見、信念為何,大家站出來,最起碼都是對手中選票的渴求,用選票直接表達自己的立場。

「真的沒我份 假的都不讓我投!」

這次模擬選舉愈是受到惡意破壞,我們就愈是要站出來對抗,向惡勢力的介入挑戰,用更直接的方式宣示立場。大眾的聲音不能被扭曲,不能被埋沒,權利不能被打壓。只有團結一致,以行動體現民主、自由的精神,才能將不義壓下去。

凝聚市民信念,重燃對民主自由的熱切盼望。

抹黑不成立,醜化非萬惡

Posted on Updated on

近日有關政府官員和特首候選人的負面新聞多如雨後春筍,情節日日新鮮,手法層出不窮,各位「食著花生睇好戲」的無票遊民追得疲於奔命。不少人,尤其是一方陣營的擁護者,都認為這些「黑材料」是為了抹黑對手,影響選情,需要禁止這些消息流出以維護選舉的純潔。然而,這些消息流出就是抹黑?散佈這些消息是不良行為?

繼續閱讀文章 »

電視辯論,理性行頭

Posted on Updated on

特首邀請公民黨余若薇就政改方案進行電視辯論,這是政府非常明智的一步,雖然來得比較遲。這次辯論可以讓更多市民了解政改方案的內容以及正反雙方的理據,好讓廣大市民反思政改的重要性,給他們一個明顯立場。就在這個時候,泛民卻大喊辯論不公,不夠民主,還要求加入現場觀眾、市場即席發問等環節。究竟這是否有必要呢?

這次電視辯論的形式比較特別,結構很簡單,只有特首和余若薇對辯,沒有現場觀眾,除主持以外也再沒有一個局外人參與。表面看來,這次是一場非常封閉的辯論,但實際上這對廣大市民都有所得著。為什麼?就從辯手看。

余若薇迅速踏出了重要的一步,打破了辯論本身的封閉,她在社交網站開設了群組,廣徵市民的問題,然後在辯論上轉達。余就此發揮了她本應要做的橋粱位置,市民就這樣間接參與了這場辯論。我相信余若薇是一位理智的人,相信她在辯論中能反映大多反對政改方案人士的聲音。雖然每一方只有一位辯手是遺憾,但這樣亦有它的好處,從經驗看人多時辯論時間總是不夠,一對一能使辯論更流暢地進行,而她的代表性相信亦已足夠。

其實,不設現場觀眾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我們看近來的城市論壇,一些的市民以激進的方式踐踏了理性的討論,我們難保他們在辯論之中重施故技,阻礙辯論的進行。要知道在有限的時間內,這班人打斷了多少時間的發言,數百萬市民就損失了多少時間的反思。這些激進表達意見的方式,只能在分場合使用,而且不能過火。為確保辯論順利、理性地進行,不設現場觀眾也是無可厚非。這次,這個舉動,相信不會對辯論的民主性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始終正反雙方都是理智和具代表性的辯手。

當然,這次辯論亦有它要改進的地方。第一,是時間,每次電視辯論,或是城市論壇的討論,時間總是不夠,而這次辯題事關重要而且問題多多,如果依慣例只有一小時,時間是絕對不足的。電視台的節目重要,這次辯論卻更加重要,如果辯論時間加長,無論對市民或是辯手,都有好處。第二,既然市民不能直接參與辯論,一個市民發問的環節就顯得更加重要,而且余若薇已從網上收集了不少意見,如果沒有一個專門的環節讓這些問題發表出來,實在可惜。所以這個環節應該包含在辯論內,好讓整個辯論更加民主化。

政府破天荒提出這次辯論,顯出政府是有能力開出更具效率的渠道接受民意的,期望政府能更加開放和開明,好讓政策符合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