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

DTU Main Campus

Posted on Updated on

DSC_0182

上回簡單提過DTU的學習模式,今次就介紹一下DTU的校園環境。

DTU的主校園位於哥本哈根北部,Lyngby外面的Lundtoftesletten平原,佔地超過1平方公里,比香港所有大學除中大之外都大得多,具體一點即是3/4間中大、2間港大或10間理工大學,可說頗為誇張。不過學生人數就少得多,毫無擠迫感。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聖夜毅行(上)

Posted on Updated on

「下一站上窰……」在這個月黑風高的平安夜,三個傻瓜毅然踏出巴士,滿心歡喜地往西貢萬宜水庫走去。下車後,大家仍懷著興奮的心情往前走著,尋找那個應該在不遠處的岔口。不過,走著走著,只見直路一條,卻不見那神聖的路口。忽然,眼前一黑,目光移到地上,地上只有一條異常鮮明的明暗分界線,我們來到地獄的入口了!

繼續閱讀文章 »

笑的習慣

Posted on

不論何時何地,在大部分的時間跟我談話時大家總會發現我都是瞇著眼、笑著臉地跟你說話,感覺奇奇怪怪的。這種特殊的談話舉止早已成為我的一個習慣,說到原因,就要從童年時代的社交生活說起。

繼續閱讀文章 »

默.智.友.情.風

Posted on

一位沉默的人或許情操高尚,在我一邊比較大的卻是懦弱與空虛。

我並不比一般人正常,及不上他們如此好動活躍。

人家滔滔不絕,我卻有口難言。

他們隨口一堆話題,斯人無言以對。

只因一個在人面前時腦袋的空虛。

我只能以我並太純熟的文字,寫出我所想的。

我有理智使我觀察入微,卻它並不能成為融入大眾的技能。

我的熱情長埋心中,將冷漠表露無遺。

有時我表現傻噩,那只是我不會應對。

我並沒有憤怒,至少我多年未也沒有怒過。

我的情緒不多,也非常穩定。

我的容忍空間廣闊,雖不是無限。

我能廣納百川,故我平易近人。

我廣納友人,卻至而無一近。

而今,又因一份沉默,至親至誠的漸漸離我而去。

我的技術,成為了我唯一的注目點。

眾人之絆,若即若離。

我空有想法,到頭來只有孤芳自賞,全因從未擁有的主動性。

我可以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參謀,卻永遠不會成為眾人之首。

我有自知之明,我是一位服從者,一位好助手,但不會是一位領導者。

與我共者,應當能互補不足,互相了解。

敢作敢為,互謀互斷乃與我共事之最佳人選。

知人善解,互靈互通乃與我相伴之可能夠者。

冷漠神秘,或許是我另一個可吸引之處。

我曾經想保持極度低調,我並不喜歡高調與過份知名。

不過當我保持低調,我比透明人更透明。

絕對低調,到頭來只有被孤立的一份。

故此我不希望自己被無視,更希望一個良好的氣氛使我投入社交當中。

眾多事物皆難以改變,只能微調。

我所能做的,是保持自己的風格。

既然沉默是一種特質,就讓它維持下去。

若我的語速無法收下,就只有重複幾次。

既然我的表情生硬古怪,就讓它保持。

若我未能主動,就只能讓某人主動邀請。

我保持我的一股神秘,亦保持我最自豪的技術。

我仍繼續分享,縱使沒有人會留意這小小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