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奪回瀕死餓狼的自由

Posted on Updated on

一隻狼快要餓死了,一隻狗看見後問他:“你現在的無規律的生活一定會毀掉你,為什麼不像我一樣穩定地幹活並有規律地獲得食物呢?”

狼說:“如果我有個地方住,我沒有意見。”狗回答說:“跟我到主人那裡去,我們一起工作。”於是狼和狗一起回到了村子。

在路上,狼注意到狗的脖子上有一圈沒有毛,他很奇怪地問為什麼會那樣。

“噢,沒有什麼,”狗說,“我的主人每天晚上都用一條鐵鍊子拴住我,你很快就會習慣的。”“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狼說道,“那麼,再見了,我的朋友,我寧願選擇自由。”

以上是伊索寓言故事的其中一篇,《進擊的巨人》片頭曲「紅蓮の弓矢」當中有一句「奪回瀕死餓狼的自由!」,就是來自這個故事。

狼寧願餓死,也不願跟隨狗到人類的家中生活,為的是堅守自由。為求安穩生活而甘為奴隸,是生不如死。

寧願餓死,也不要嗟來之食,這是對人格的侮辱。人要活得有志氣,要捍衛自己的意志,不要任人擺佈。

生活安穩,不代表生活幸福,生活過得精彩、能開拓自己的道路、心靈富足才是生活的本質,自由是組成其必要的元素,財富最多是輔助的工具,它本身無法令你幸福。

誠然,安穩和繁榮很可貴,要追求生活往往需要它們來承托,可自由卻是價更高。為安穩強迫禁閉自己,為財富而鎖困生活,那就是家畜的安寧,虛偽的繁榮,意義不如瀕死的餓狼,至少牠有自由的意志,活得光彩,死而無憾。

寧嗚而死,不默而生,努力追求遠大的志向吧!為自由而奮鬥吧!

廣告

衣冠奴隸

Posted on Updated on

Martin Niemöller牧師的懺悔詩在香港應該這樣寫:

當他們來抓民主派的時候,我為此歡呼
——反動之徒非死不可,對抗中央罪有應得!

當他們囚禁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我為此歡呼
——破壞社會安寧應有此報!

當他們來抓工會會員的時候,我為此歡呼
——此等報酬還不知足?不滿就跳糟,不要生事損害繁榮!

當他們扼殺小數族裔權利的時候,我為此歡呼
——不是華人滾回老家去!

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我束手就擒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算我倒霉吧!

不少港人不黯義之何在,不明公義何價,不為自由奮鬥,反而否定自由,更不斷為高牆添磚,何等悲哀。香港沉倫,實不出奇。

303332_290777731016662_100002533122213_618819_1201481442_n

香港的最大問題不是願意站出來的人不夠多,而是很多人根本沒有醒覺過來。

六四的進一步意義

Posted on Updated on

六四廿二周年了,又再聽到有人說:六四晚會只剩下儀式和空話,有什麼意義?抗爭了哪麼多年,中央都沒有理會。甚至有人說,事件過了那麼久了,即使平反了,也毫無意義。

年年高呼平反六四,是要繼續向中央發聲,要求把真相完完本本地公開,為去世的人討回公道,但這些都只是我們最基本的訴求。而更重要的是我們熱切期盼 中國走向民主的變革,完成中國人百年來的心願。為什麼我們不能忘記六四?這是因為我們真心的熱愛中國,希望中國人不再因追求公義而受到迫害,自由不再受不 必要的約束。當六四平反之時,就是中國正式步向民主之日,而我相信這一天必定來臨,但大前提是我們不能忘記這段慘痛歷史,更不能忘記我們對民主自由的信 念,要擇善固執、矢志不渝!

六四晚會,不是儀式,也不是空話,它的意義已經超越了悼念本身。是對民主自由這種普世價值的堅持。成千上萬的市民風雨不改,年復一年地到維園聚集, 以行動提醒自己22年前一件令人痛心欲絕的大事,不要被繁榮沖昏自己的頭腦,要堅守對民主的信念。點點燭光,除了是一份思念、一份期盼,還是一份傳承。我 們要讓更多被蒙蔽人知道國家曾有這一道傷疤,好讓大家引以為戒,推動國家繼續變革。六四晚會絕不是一場煽動人們群起顛覆現政權的活動,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 從事件中反思民主的價值,繼而以最理性的方式改變中國的現狀。

當中東人民為擺脫專制而反抗著;西班牙人為討回真正的民主而吶喊著,我們也要用我們的方式重新喚起中國人的良知,努力建設民主自由的中國。毋忘六四,毋忘百年中國民主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