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令俄羅斯抓狂的《1944》

Posted on Updated on

hqdefault

日前歐洲歌唱大賽,烏克蘭因今年新增的電視觀眾投票而突圍奪冠,但賽果一出隨即引來俄羅斯一片罵聲,和我夥拍Project的俄女也在facebook發泄了怨氣,這令從來不留意這些歌唱比賽的我要一探究竟。

就如同《十年》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爭議一樣,烏克蘭代表歌手Jamala的參賽歌曲《1944》被指宣揚反俄訊息卻能獲準參賽兼順利奪冠,從而引來比賽乃60年來最政治化的批評,而歐洲歌唱大賽卻是明文規定歌曲不可以涉及政治。

繼續閱讀文章 »

廣告

為偉大演說讚頌

Posted on Updated on

歷史上有很多偉大的演說,他們所說字字珠機,意義深遠,其震撼力更使人永世難忘,足以感染每一個人的思想。如果將演辭譜成悅耳的歌曲,定必使更多人得以接觸,發揮更強的感染力。

混音樂隊MelodySleep就作出了這種嘗試,一些出色演說的原音被他們重新混音,令出色的演辭有個全新、更親切的演譯方法。

Charlie Chaplin – Let Us All Unite!

繼續閱讀文章 »

後會有期 We’ll Meet Again

Posted on Updated on

不得已的分離大多時都是痛苦的,尤其因戰爭而離別,總是既哀且苦。1939年的歐洲,充滿戰爭的陰霾,沒有人知道希特勒的魔爪何時狠狠地爪下,各地都加緊徵兵,很多人被迫離鄉別井加入衛國的行列,這時Ross Parker和Hugh Charles創作的一首歌曲,成為了戰前英國最著名、最令世人共鳴的歌曲之一。

《We’ll Meet Again》這首歌鼓勵過不少因種種原因(當時自然是戰爭比較多)而要與他人分別的人,它告訴鄉親父老、家人愛人,不用為自己的離別而感到哀傷,聽到我唱著這歌,就要以歡笑看待,大家必將在某個晴朗的一天重敘。雖然大家心知那個地方很可能就是天堂,悠揚的音樂卻使人忘記了那份傷感,歡欣的歌詞和眾人齊心的合唱亦令大家從容面對。

二戰英國當紅歌手Vera Lynn在各地演出以及在同名電影中演唱後,此曲更深得人心,而歷史也沒有遺忘過它,它在戰後亦被用作愛人分別時的情歌,另外也出現過在幾套電影中。

繼續閱讀文章 »

沒有雪的雪山

Posted on Updated on

如果我說非洲有一座雪山,相信很多人都不相信,話我在騙大家。實不相瞞,在非洲的坦桑尼亞,的而且確有一座舉世聞名的雪山,名為乞力馬扎羅山(斯瓦希里語:Kilimanjaro,意為「燦爛發光的山」)。這座正好座落赤道之上的山是非洲最高的山,不要小覷它,它的最高峰達海拔5835公尺,比歐洲最高峰厄爾布魯士山還要高近300公尺,比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瑪峰低3000公尺而已。

乞力馬扎羅山其實是一座睡火山,和日本的富士山有點相似,不過科學家在2003年發現火山內的熔岩離火山口只有400米,雖然沒有歷史記錄,不過當地居民表示它在150至200年前爆發過。它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山頂比較平坦,火山口形狀成一環狀溝,頗為奇特。

Kilimanjaro-1938-uwmKilimanjaro

繼續閱讀文章 »

祖國歌 Was ist des Deutschen Vaterland

Posted on Updated on

清朝道光年間,中西方交流頻繁,長毛狀元王韜到歐洲遊歷,3年後回國,開始著手編寫他在歐洲的所見所聞。其中一本《普法戰紀》記述1870年爆發的普法戰爭,並於1871年在香港《華字日報》連載。在書中他翻譯了兩首歌曲的歌詞,其中一首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法國國歌《馬賽曲》,另一首則是德國的《祖國歌》(即將要介紹的歌曲),它們成為中國史上首兩首具中文翻譯的西洋曲樂。

《祖國歌》(德文:Was ist des Deutschen Vaterland),直譯是「何謂德意志祖國」,是德國愛國詩人Ernst Moritz Arndt於1812年創作的一首詩,音樂家Gustav Reichardt於1825年譜成音樂。在1866年普奧戰爭爆發前作為德國的非官方國歌廣為傳唱。

繼續閱讀文章 »

Amigos Para Siempre 永遠的朋友

Posted on Updated on

Amigos Para Siempre (英文:Friends for life 中文:永遠的朋友)是1992年西班牙巴塞隆納奧運會的主題曲,亦是閉幕歌曲。由著名英國音樂劇作曲家Andrew Lloyd Webber(多部百老匯歌劇的作曲家)的作曲,英國女高音Sarah Brightman(著名百老匯歌劇演員及高音歌手)和西班牙男高音José Carreras(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主唱。

歌詞以宣揚友愛為主,強調友誼不是萍水相逢,泛泛之交,而是持久永恆的,不要受外界影響,即使分離,友誼依然長存於心,互相連繫。其旋律溫暖動人,以和平與純真展示眾人友誼為何,除了於運動會中宣揚有誼第一的信念外,亦十分適合於離別時刻寄語眾人友愛長存,比很多歌都更適合詮釋友情。

此曲亦被改編成多個版本,其中香港將此曲改成《友愛長存》,由林子祥主唱,歌詞意境更上一層樓。二十年來歷久不衰,一直被不少合唱團和畢業班傳唱,實仍經典非凡之作。

獻給所有畢業班同學,尤其7B的各位戰友:Amigos Para Siempre!

繼續閱讀文章 »

淺談音樂消除人聲的基礎原理

Posted on Updated on

如何用軟件消除人聲,是很多人的疑問,尤其在各間學校的音樂比賽臨近之時,尋找消音之道更是當務之急。把音樂中的人聲消除,用的基本上是中學的物理知識,那我就把我所知道的都說一下吧。

一般音樂都是以立體聲錄製,它包含左、右兩條聲道,錄音師為營造更強的空間感,會將不同的聲樂放置於兩邊,而為突出人聲,歌手一定是置於中間,讓兩邊都能收到聲音。一些低音樂器,如大鼓、bass等因為波長夠長,方向性不強,所以也會置於中間。

繼續閱讀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