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

重新對焦(19):財爺篤數新偽術;郭爽頭鎚再受疑;分地邊檢廢高鐵;以舞會政

Posted on Updated on

赤字變水浸 亂作假支出 基金0用途 財爺篤數新偽術

財爺原本預計本年度有34億赤字,最終卻有649億元盈餘,實際原因在於上年預算案於經濟前景難以出現衰退的情況下將收入估算大幅減少數百億,最終上年度除經濟增長外,賣地和印花稅收入更大增。

本年度預算案再估算會有赤字,因為財爺將支出增加超過500億。不過,紓困措施與往年幾乎一樣,而金額卻更少,只有330億,並無長遠解決社會問題的政策。

支出主要用於投放各種基金,但各基金效用成疑,用途不受規管,各黨派炮轟政府製造「基金文化」,將公共政策外判,並以注資基金避開立法會和公眾對財政運用和政策施行的監察。

以下為部分假支出例子:

  • 將150億注入關愛基金,但關愛基金能夠派出的福利不應多於綜援,每年應只能用10億左右;
  • 僱員再培訓局,掩有20億資產,而且每年只用6-7億,預算案卻注資150億,由於再培訓局課程主要由工聯會舉辦,注資有向工聯會輸送資金之嫌;
  • 環保基金注資50億,基金過去3年向各式各樣的團體撥款8千萬、1.4億和1.6億元,不少親中保守社團受惠並取得佔整體相當部分的款項,他們的活動更被質疑是借還保為名作政治宣傳,但環保團體卻指基金申請困難而沒有申請撥款。
  • 將50億注入語文基金,期望提升港人語文水平。但過去近20年基金只花去約34億,而且普遍認為基金無助提升語文,基金亦甚無建樹,田北辰表示,該會的功能並非提升英語和普通話水平,而是配合教學政策。
  • 以4.8億設立「準教師海外留學計劃」,純粹資助20人到外國進修並回流做教師
    (教育界普遍認為教師不受精英歡迎,是由於教育制度對教師的壓迫,以及,以金錢利誘他人投身教育,教師並全心教育,有違師德)

紓困措施亦被指富有階層受惠更多,例如擁有較多公司或物業的富人能得到多重利得稅寬減和電費補貼,或加劇貧富懸殊

郭爽頭鎚確實無心?

繼續閱讀文章 »

重新對焦(5):麥卡錫喊麥卡錫;烽火大地不烽火;四六開非四六開

Posted on Updated on

「主流以外」欄目已更名為「重新對焦」,敬請留意

1.高靜芝成李蓮英 – 主流焦點

人稱「左王」的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本週回應坊間傳言,直認CY下令凡重要法定機構及諮詢架構委任公職,必須通知中策組顧問高靜芝,她亦可以「畀意見」,引起政界嘩然。邵善波指高靜芝沒有權力,李卓人反問「你話李蓮英有沒有權?」。(李蓮英只是清末太監,並無實權,但深得慈禧太后器重,官員爭相賄賂攏絡,向皇家進言,實質權傾朝野)

2.聯合國商網絡監控 Google帶頭反抗

聯合國旗下的國際電訊聯盟 (ITU)與部份國家政府部門將於12月份舉行閉門會議,意圖對互聯網進行監管,審查合法的言論,甚至中斷互聯網的連接。Google 發起 Take Action campaign,反對該次閉門會議,並呼籲全球網民表達對捍衛自由開放的網路世界的支持!

3.烽火大地不烽火

無線節目《走過烽火大地》接連被批評誇張失實,錯誤渲染地區危險,有「造馬」之嫌。多名走訪過中東的人士分享自己的遊歷,反證中東地區並非危險處處。

4.梁愛詩喊被麥卡錫反共迫害 – 主流焦點

早前發表「批評法官論」而備受批評的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近期多番指自己被麥卡錫主義迫害,指自己有言論自由。不過言論自由並不適用於擁有公權力的人,而麥卡錫主義是「高牆對雞蛋的迫害」,梁愛詩此說是賊喊捉賊。而共黨經常誣陷港人,更像麥卡錫主義者。

繼續閱讀文章 »

不是抗爭,而是洩憤

Posted on Updated on

完整閱讀:http://wp.me/pxpHx-6T

高鐵669億方案現已塵埃落定
站住立法會門外的青年們
繼續激烈地抗爭下去也不會逆轉的。

意見是必須發表的
抗爭是引起社會注意的手段
但過於激烈是會有反效果

多日來青年們已經非常成功地令高鐵問題成為社會焦點
亦令廣大市民更加關注政府的施政
可是現在夠了
雖然自己的意見未能改變大多議員的想法
但大家都已經付出了不少
給自己和市民上了寶貴的一課

一切已成定局
從這一刻開始我們應該監察政府
讓這方案順利進行
資金運用得宜
而不是以激進的心態繼續抗爭
不應為反對而反對
雖然這個方案未必是最好
但我們現在不應使它變得更差

從今次事件我還注意到一件事
社會的意識已見極端
人們各執相反意見
互不退讓
這是不理智的、危險的
這不是市民應有的態度
要權衡各方理據
要知道自己永遠不會看清事實的全部
發現自己是錯是應慎重考慮轉馱
而不能總是堅持己見
最後因此而失去理智
為社會帶來動盪

高鐵之愚見

Posted on Updated on

很少在日誌中寫時事評論,平日都在論壇發表居多,趁著現在高戰吵得如火如茶,我也發表一下我的少少意見。

本人對高鐵雖不是非常了解,只略懂一二,不用視我的意見為專業。現時高鐵主要有兩個方案,一個是政府的西九,一個是公共專業聯盟的錦上路方案,前者造價超過600億,後者只需不足300億,相差超過一半。

從成本看,政府的方案成本是令人憤怒的。香港每人要付出1萬大元去建立一條只有26公里長的鐵路,這600多億還有什麼其他用途?600億,我們可以馬上解決很多社會問題,包含人口老化、教育、殘疾人士等等之餘還有淨。600億,我們可以建造多5座杜拜塔。要知道600億絕非小數目,在全國超過13000公里的高鐵建造計劃中,香港段短短26公里的造價是全國之冠,其他所有路段每公里平均造價只是2億左右,而我們每公里的造價是超過26億,全因一條長長的隧道和花費過百億的周邊交通網絡建設。我們為何要付出比國內高十多倍的造價?

錦上路方案,路程比西九短一半,造價也少一半,因它不需要全程在地底,亦不涉及昂貴的周邊問題。完善周邊交通,錦田只需20多億,比西九少得多。雖說方案造價有可能被低估,但600億和300比,再被低估亦不及西九來得貴。

在西九坐高鐵北上深圳只需34分鐘,但真正受惠於如此高速的車程,就只有西九以南的市民。我想沒有人會願意花最少20分鐘時間從新界南下乘搭高鐵,直接乘東鐵或直通車可能更快。政府可能希望將總站設於市中心可方便旅客,帶旺附近商業區和地價,但不要忘記錦上路方案也有一條快速鐵路把錦上路與九龍連接,我相信人們不會介意花多一點點時間轉車。而根據專家的估計,其實港島和九龍市民到錦上路轉車,並不會比西九花多很多時間。

效益方面,政府說西九方案可帶來850億回報,但那已經是50年後的事。而政府一直都高估了鐵路的收益,令人質疑50年後是否真的可以回本。機場快線當初估計開始時每日有39000人次,2011年有75000人次,但現在,每日仍只有28500人次。西鐵,03年本來預計每日340000人次,但到06年,每年只有200000人次。西部通道,本來預計2011年會有每日46100架次,現在,每日8000架次都未能達到。高鐵的850億收入大多來自車票,歷史告訴我們,我們很可能連成本都無法收回,而且50年後世界變幻多端,沒有人可以預測得那麼長遠。

總站設在西九,只令該區更豪,說的是本來已高的該地價繼續上升,我不是專家,並不知會有什麼更多的發展,但我知新界正在發展,提升新界的經濟似乎比集中發展西九、港島這些百年經濟老區來得好,更有持續性。政府說這669億可以50年後回本,看看其他地方的經驗,試問這真的能嗎?又有多少人能等到這一刻?香港是否要犧牲年青一代來換取未知的回報呢?600億可以解決很多現有的社會問題,幫到很多真正需要幫助的香港人,並非用作討好中國政府,把利益轉移到有錢人身上。

我不是反對興建高鐵,只是覺得現時的方案並未能滿足大眾,代價太高,669億打造全球最貴的一少段鐵路;為了盡快上馬而接受一個669億的昂貴方案,值嗎?600億投下去,香港以後會變成如何?西九方案未必是我們所能承受的。我們需要一個更合理的方案,絕不能為一小撮人的利益而犧牲廣大市民的財產!

一個如此重要的基建,為什麼要等到9年後才讓廣大市民認識?當然市民有責任留意,但政府更有責任去廣為發佈。

高鐵相關影片(持續更新):http://www.youtube.com/view_play_list?p=33AD543759C5BCE8